按大法要求的做,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二零零四年的夏天,我市国保支队的五名恶警开着警车到我们公司,还未進门我老远就看到他们,那时一点怕的念头都没有,当时心里想:谁敢迫害大法弟子,我让它(邪恶因素)有来无回!这一念发出就感到自己特别踏实,象山一样稳。几个恶警装模作样的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什么都没说就走了。事后想起他们开车过来的那架势,就是来绑架我的,他们没能动的了我,跟我那段时间学法的状态有很大的关系。

那段时间,我每天骑着自行车都在背师父的《洪吟》,特别是《实修》和《真修》,我反复的背,不断的用法来对照自己,我经常问自己:我到底是不是真修弟子?我做到“时时修心性”了吗?我到底实修了没有?这一对照自己吓了一跳,离法的标准相差太远了!从那时起我就加强了向内找,修自己。也就是在那种状态下,我把一个暴跳如雷、当众指着我鼻子骂我的司机用很平稳的方式善解了。那时看到他恼羞成怒、咄咄逼人的样子,我竟然一点委屈、不平衡的心都没有,想的是自己可能没把一些事情说清楚,让人家大热天的跑了几趟,才对我有怨气的,是自己没做好造成的,也可能是以前欠他的这次还债了。从那时起公司上上下下都认为我是公司里脾气最好、最温和的员工,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的心胸变宽了,大度了,性格也变得开朗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斤斤计较,受不了一点气的“受气包”了,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那种溶于法中的幸福感。

我从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开始抄法。一次正抄着,突然想起一个我认为很苛刻的医生要求我写病例的事,她要求我字必须写在格子内,不能写在线外,而且字要一笔一画的写,是啊!这不就是在点我吗?一个常人的病例都有这么高的要求,何况我抄的是大法呢!想到这我一笔一画的写了起来,同时也改掉了我跷着二郎腿写字的习惯。同时还要求自己边读边抄,这样我的眼睛、耳朵、嘴巴、大脑都调动起来了,我发现这样一来,我的字写的出奇的正规,写的又快又流畅,纸面干净整洁,不象以前老抄错,一错就得“打补丁”。而且法也学到心里去了。更玄妙的是,我今天抄到哪一段,就能碰到一些事情,刚好能用上这段法来归正自己的思想和认识。

印象最深的是我到妇产科医院定期去做产前检查发生的一件事。医生看着我的化验单说,我的血色素低建议我吃补铁的药和叶酸,而且说了很多大人不补铁小孩因缺铁后所产生的严重后果。同我一起去的婆婆紧张了,也建议我还是补点铁。我一下想起了当天我抄《转法轮》第六讲“走火入魔”那节里讲的:“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我谢绝了医生,告诉她我有更好的补血的方法,说完就拉着婆婆回家了。一个月后再检查血色素一切正常,医生觉得不可思议。我认为不管是抄法还是背法,那只是学法入心的一种方式,只要学法入心,自会变在其中。

我由于常人心不去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迫害了两年。从黑窝里出来后,看到《明慧周刊》中有同修写文章,用师父的法鼓励从黑窝里出来的同修突破怕心站出来揭露邪恶、曝光恶行。我犹豫了很久,在丈夫(同修)的不断鼓励下,我终于突破了怕邪恶怀疑是我所写从而报复的心,揭露了我在劳教所看到的恶警迫害同修的恶行。写完后当晚睡觉时,一刹那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朵巨大的花,金灿灿的,半透明状,正慢慢开放,美妙极了。我知道是自己做对了,师父在鼓励我,我终于迈出了这一步!后来听出来的人说,当地检察院和司法局的人都到劳教所去调查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把他们吓的够呛,搞了一个多月的整顿,把那个迫害大法弟子最厉害的恶警调到门卫看大门去了。从他们被曝光后,他们收敛了很多,不敢再动手打人了。

修炼中的经历与一点体悟,和同修们分享,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