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能儿”三哥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三哥小时候头颅受过伤,长大智力发育不全,不擅言语,不会数数,是个“低能儿”。他和我们一起生活。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喜得法轮大法,从此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三哥,改变了全家。

一九九六年七月,当时炼功点组织新学员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地点在我家。因人比较多,有上班的,有在家的,有要带小孩的,每天分下午、晚上两次,有时上午还加一次。三哥看到这么多人来,很高兴,就主动站在门外,不打扰大家,九天,天天如此。第九天下午,三哥对我说:“我三天没解大便,肚子硬梆梆的。”我问他:“难受吗?”他说:“不难受。”第十天,三哥开始解了,连续三天,解下许许多多,人不感觉难受。

打这以后,每次有新学员在我家看师父讲法录像,三哥就有一次大量排泄的过程。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三哥高兴的和一个新学员在一起看师父教功录像,我突然意识到一点,对三哥说:“每次看师父讲法录像,师父都给你清理身体,师父在管你呢!”他说:“我有。”我问:“你有什么?”他说:“我有法轮。”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晚上睡觉躺在床上感觉的到法轮在身上转。

一九九七年夏天,二姐从国外回来,那天一早到我家,我在公园里晨炼,等我回到家,二姐已经来了一个多小时。二姐一看到我就说:“他(三哥)怎么会聊天了?我们俩人聊了一个多小时了。”我说:“我修炼法轮大法了。三哥在大法中受益呢。”

二零零三年初夏的一天清晨,三哥起床上厕所,不留心绊了一跤,上嘴唇被铁皮割开一公分长的口子,地上淌了好多血。我用两手指把伤口一捏,对三哥说:“别怕,别怕,我们有师父,师父在身边呢。”三哥说:“我不怕,我不怕。”就这一会儿,血一下止住了。当时二哥正住我家,他要回国外去,身边带着止血胶布,拿出止血胶布给三哥用。可是止血胶布一用,血就不停的渗出来。我对三哥说:“止血胶布没用,把它揭了吧,我们有师父。”他说:“好。”拿下止血胶布,我用手指把伤口再一捏,血又止住了,一会儿,裂开的皮、肉粘合了。当天,喝些稀汤,第四天就可以吃饭了。

一天,邻居到我家,看到三哥,对我说:“你哥变了,原来身体有些僵硬,现在显的放松了。”经邻居这么一说,我回想起以前的他,和现在的他一比,是啊,以前他吃饭,拿起碗手发抖,拿起筷子夹不住菜,吃一顿饭要放几回碗,不知不觉中,这种现象消失了;以前他穿衣不会用拉链,现在能用拉链了;以前他不会数数,现在他自己会数了;以前他不大会说话,现在他可以随意的和大家交谈;他会伸张正义;他会穿针走线;在别人危难时,他会关心、帮助他人;一次在饭馆吃饭,他一粒一粒的把很小的花生拣到自己的小盆子里,告诉大家这些花生霉变了,不能吃。

十几年了,发生在三哥身上的神奇变化很多很多,人到中年身体会走下坡,可三哥一个低能儿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下,神奇的出现许多奇迹。好多亲朋好友惊叹三哥的变化,无不发自内心的感慨:“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