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否定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走入修炼的。修炼大法前身体非常不好,有胃炎、胸壁结核、关节炎,两次大手术把两根肋骨摘除,我和女儿相依为命。我对世俗非常厌倦,由于得病,常年的医疗费让我生活绝望,负债累累。过着痛苦的生活。

得法后我为自己能走入大法修炼而感到无比荣幸,在师父的佛恩浩荡在修炼的路上能走到今天,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用尽千言万语都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救度之恩。在这些年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我曾经被迫害被劳教,但最终劳教阴谋未能得逞,我就把这次反迫害的经历写出来。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的一天晚上,我们在全市张贴了营救同修的不干胶,我对大家说:“大家在家多学法发正念,明天就不要出去了。”可第二天,三个老同修带着两个年轻的女同修就到看守所要人。大人進去了,两个年轻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路上的电线杆上又贴了营救同修的不干胶,让一个开车的人看见了,下车来把小同修的不干胶接过去,小同修一看有人接很高兴,又继续贴。不一会开车的人带了几个人又来了,在那里观察,这时去看守所要人的同修也出来了,车上的人一下子就都扑上来,把所有人都绑架到派出所。当时很不理智,去的人有带手机的,我让其中一个女同修帮忙买打印机的钱,她也带在了身上,手机里有我的电话号码,同修就把我说了出来。我也没有智慧,没有发正念锁定她们,不要他们说出其他的同修。

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下午四点多,突然有四、五个人闯進我家,来人包括桃山派出所任姓所长、桃山公安分局政保科孙堂彬,其他都是派出所的人,我被绑架,家里新买的电脑、电视、大法书、一箱空碟全部被抄走。他们给我戴上手铐绑在椅子上,公安分局先是姓任的所长审问我,他说:“我问完了,你说,完了就让你回家。”我知道他在骗我,他说:“书、电脑、光碟是不是你的?”我说:“是我的。”我当时想,小同修都说了,那就认了。后来又过来两个年轻警察,是桃南派出所的人,拍桌子大叫,问这问那,我说:“该说的都说了,其他的不知道。”他们就连骗带吓说什么都是我干的。第二天,孙堂彬来了,上来就把我的头发一抓,打我,还拿师父法像在我身上、脸上扣,还说他迫害大法弟子没遭恶报:“我还没遭报呀!”说着,把法像放在我脚下,还说把师父法像放在什么什么地方也没遭恶报,总之对我的打骂对师父的侮辱,让我从心底里感到痛苦,对不起师父,因我没做好,连累师父,我对孙堂彬说:“你不要这样对待我们师父法像,快点拿起来。”他不拿,后来我说:“求求你不要这样,快点拿起来,这对你将来没什么好处。”不长时间他把法像拿起来了,我恨自己没有正念,没求师父反倒求恶人。他们轮班审问不让我睡觉,审问了一天一夜,最后把我送到看守所。我们开始背法,背《论语》,背十遍,二十遍,背经文。恶警听见我们背法,打我们不让我们背,还让我们分开,我们不分开,我们还炼功,半夜十二点起来打坐,有几个同修一坐坐到凌晨五点,警察看到后很佩服,说:“看你们谁坐的时间长,你们天天坐吧!”就这样我们把环境突破了,炼功学法不受干扰。

过了几天提审,叫我们去滚手印,印完后回号跟功友切磋,觉得不对,又配合了邪恶。然后我们开始一起发正念把所做、所说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全部作废,滚过的手印全部不好使。过几天公安局又来人说滚的手印不好使,需要从新做,当时把所有男的女的同修全部叫去,叫我们从新滚手印。我们说:我们都印过了,不再印,不好使是你们的事。结果我们号里的一个都没有配合,此事不了了之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对师对法更加坚信。

我们开始给号里的杀人犯、诈骗犯等等讲真相,劝三退,有一个杀人犯给她讲真相不接受,后来我们给她念法,念师父的经文,唱大法歌曲。有一天她做了个梦,说她在黑暗的地狱里,有个观音菩萨在前边带路,带她从地狱里往出走,越走越亮,最后就走出来了。之后再给她讲三退她接受了,还跟我们一起背《论语》。原来她被判了无期徒刑,“三退”后给她判了缓期徒刑。她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有一个女犯,原来是开赌场的,抓起来后判刑三年,判刑单子都填了,就准备送走了。走前我们给她讲了真相,她很接受。一天下午管教突然叫她出去,让她把号里的衣服脱了,放她回家了。她边脱衣服边眼睛睁的大大的望着我们,说:“真的放我回去了!”

我们想要是有一个电子书能学法就好了!上午跟女诈骗犯说,她认识姓张的管教,叫张联系同修。下午张管教来了,送来一只鸡给女犯。我们大家过去把鸡打开一看,鸡肚子里包着一个电子书!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非常高兴!我们天天学法、炼功,对师父百分之百的坚信,否定旧势力安排。我们天天跟看守所的所长、管教讲真相,让他们帮我们反映情况,他们说:“我们总是能收到明慧网发来的信息。”他们明白真相后向局里面反应了情况。一天公安局来人,说给我们劳教同意不同意,我们说不同意,要上告。我们发正念让家里人全部上派出所要人。后来真的亲人都来见到我们了,家里人说派出所要给我们劳教,问我们需要什么东西。我说什么也不要马上就回家了,放心吧,一定能回去的,师父会安排我们回家的。

四月二十九日早八点多钟,管教和所长来通知我们,说要把我们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劳教,叫我们快点收拾各自的东西。一个和我要好的女犯,给我拿肥皂、洗衣服,说到那里家里人不知什么时候能寄钱,这东西天天用,你拿着吧。我说我不用,我很快就会回家的,谢谢你。她说:别傻了,都成事实了,你怎么还这样。我带了自己的衣物,其它的什么都没有带,就下楼了。来到大院,我们号四个,楼下女号三个,男号六个,全部都是大法弟子,全部都要送劳教。一路上,我们都在发正念:让戒毒所拒收我们。怎么绑架我们,就怎么给我们送回家。下午到了戒毒所。在戒毒所医院,给每个人体检,我们号里四人全部查出有传染病,傍晚给我们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要送我们这些有传染病的回家。我们都知道这是师父给我们演化的,内心非常感谢师父。我们坚持发正念、讲真相,没有起欢喜心。

第二天,送我们劳教的公安局警察把我们叫到戒毒所前厅,问我们炼不炼了?我们号里的四位同修一致都说“炼”,后来他们就在一个单子上不知写了什么,让我们上车。上车一看,我们坚持说炼的都在车上;说不炼的,被劳教三年。车上还有三个男同修。我们又被送回本地看守所。我们觉得不对,没给我们送回家,我们就开始绝食。所长说明天是五一,五一放假,不能放你们。过了五一放你们!他们用手铐给我们吊起来,我们发正念把手铐打开,一个功友的手就从手铐里退出来了,邪恶没有办法就让我们坐下来休息。

五月五号那天,来了个管教对我说,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有人来接你,我出去一看是我姐和公安分局政保科的警察。我姐把伙食费交了,手续办了。这警察亲自开车来接我,他对我说:你看我是第一个放你出来的,你可别跟别人说,不要上明慧网。后来我才知道他从我姐那里勒索去了一千多块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