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痛苦一日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我的右脚背溃烂十年,三个脚趾象剥洋葱一样层层往外翻,整个脚背溃烂,不停的往外淌水,又痛又痒,痒的钻心透骨,只能用有棱角的竹筷子使劲的刮,虽能止痒,却把脚背刮的红肉丝丝,惨不忍睹。十年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医、西医、草药、民间土方,什么办法都用尽了,也没治好,痛苦不堪。

我市医院一主任医师和我家关系特别好,曾经尝试多种方法给我医治,都没有见效。他无奈的说:“我身为一个主任医师,却对你小小的脚烂无能为力。”

我爸捎信说老家农村有一个专治疑难杂症的土医,要我去看看。我急忙去了。见到土医后,他说:“哎呀!你这脚背烂得也是奇怪啊,就烂脚背和中间三个脚趾,大脚趾和小脚趾却一点事都没有,从脚背的烂肉往出淌水,一会功夫把地板都浸湿了,我看你这脚背的烂肉里有好多好多虫子在作怪。你放心,我有办法给你治好。”他吩咐我爸买药,药价还很贵。我爸费了一番周折才把药买来。

土医拿出一个甑(音“zèng”,蒸饭用的桶状物),甑下面垫一张大红纸,红纸上面放一钵子,药放在钵子里点火烧起来,把我的患脚架在甑上熏。我被熏得大汗淋漓,脚被烤得又红又肿,痛得我快晕过去了。我爸大喊:“赶快停下来,我女儿都快不行了。”土医漫不经心的说:“你老人家别急,你来看,你女儿脚里面的虫子全部熏出来了,起码有几千条吧。”在场的人一看,那张大红纸上面布满了极小极小的一条条白虫子,都感到很诧异。

可是,经过这一番折腾后,脚痛的我在床上打滚,死去活来,哀嚎着救命,还伴随着发高烧,一整天没有大小便。结果,这次不但没有治好脚,还多了一段痛苦。就这样,我一直在这种无尽的痛苦中煎熬着。

十年后的一天,一位老乡得知我的情况后,热情详细的把法轮功介绍给我,并告诉我某日在某单位的大礼堂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希望我去参加。

因为当时脚肿得很厉害,必须每天打吊针。老伴找来摩托车,招呼摩的司机直接送我去医院。在打吊针的过程中,我忐忑不安,好象有人催我走似的,三番五次求护士给我拔针,都被她拒绝,最后我告诉她我要去看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她才同意拔针,还说一切后果由我自己负责。我高兴的应承,并求她帮我叫辆摩托车搭我去。

当我赶到礼堂时已经迟到一个多钟头了。摩的司机扶我到礼堂门口,哇!整个礼堂坐满了人。我挪到一窗子底下坐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上的师父,师父讲的内容我从来都没听过。在听的过程中,内心深处荡漾着从未有过的感触:哦,原来是这样!哦,原来是那样!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学员们没有回家,绝大部份在单位食堂就餐。饭后,大家按时回到礼堂,继续看师父讲法录像到下午五点钟。我因行动不便,让他人先走,同时也在扫视人群中有没有认识的人,以便帮我叫辆摩托车。我慢慢站起来,突然感到一点不费劲,一看脚下地板干干的,我赶快掀掉脚背的纱布 (因脚背溃烂让人恶心,所以在看录像时一直是用布包着),霎时我惊呆了,整个脚背竟没有往外淌水!要在以往, 几个钟头下来起码要用几包纸巾。我又快速原地踏步,也没有痛的感觉。当时我高兴得简直想跳起来,我毫不犹豫的自己走回家了。

一到家,我拉着老伴的手围着他转了几圈,嘴里不停地叫着:“我的脚好了!我的脚好了!”眼泪禁不住涌出来,老伴看到我悲喜交加的样子,一时不知所措,急迫的追问到底怎么回事。我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把我一天所经历的事告诉他。听完后,他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十年的烂脚用尽了所有方法都没能治好,就看了一天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竟然自己走回家了,这简直太神奇了!要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啊?

接着我的脚在一个月内痊愈。从这以后我成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再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人越活越精神。十年来关心我的亲朋好友,尤其是给我治疗过的医护人员,他们都感到法轮功太神奇了,有个医生当时就向我要《转法轮》看。

见证了我身上显示的奇迹,我的老伴、女儿、姐姐、姐夫及好友十几人都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我们也一直沐浴在修炼后的美好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