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山东蒙阴县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今年3月份,山东官方报纸报导了一个惊人消息:在蒙阴县岱崮等地的山上发现了野狼,窜入羊群伤害了几头羊,亏了勇敢的牧羊人及时用鞭子驱赶才将其轰走。当地百姓都知道,野狼早已消失多年,现在又突然出现在山上,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人们最担心的是狼会下山行祸事,于是,山下附近的村子紧急行动起来,组织人员站岗放哨,守护家园,一时间,各家各户都及时锁紧家门,人心惶惶,生怕野狼下山进村。

狼真的下山来了,不是来自山洞,却来自官府

忙活害怕了多日,大伙始终没见狼面,也就不放在心上了,但就在人们疏忽的时候,5月22日,大股野狼群真的下山了,席卷蒙阴县,分头行动,来势凶猛,但这次专门扑向法轮功学员的家作恶。诸位可能立时明白了:奥,那不是经常祸害法轮功的那些公安恶警吗,它们不是都被百姓叫做土匪嘛,怎么又成了野狼了?这不有点过份了嘛。但是,这里的老农却说:别看它们是当官的,做起恶来比土匪还“匪”,比狼还狼。当官的被百姓称作狼,当然是很不光彩的事,但事实确实如此,土匪就是勒索钱财,撕票的时候很少,得了钱财就放人,但这些恶警绑了人抢了钱后经常“撕票”,先把人刑拘折磨,然后送进洗脑班或精神病院摧残,要不就劳教判刑入狱加害,如果看上你的身子骨结实,说不定要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再来个焚尸灭迹,让人死无对证。

而那个狼下山进村都在黑夜,而且只不过是为了一口食物,当然也有伤人的时候,但只要人们关好门窗,狼最多干嚎几声就走了,而那些恶警却不是“守规矩”的,他们不论白天黑夜就进村祸害百姓,撬门别锁、打家劫舍、抢劫钱财、劫持人质是他们每次下山习惯性恶行。十多年来,这种恶行几乎成了他们进村的规律,起初,善良的人们以为他们不明白内情,忍受着他们的折磨,耐心给他们讲道理,有的家人还给他们送礼请客让手下留情,一次、两次、三次,不但未见他们停手,却发现他们气焰越来越高,人们这才明白他们是一群暴徒,时间长了,他们的坏事做多了,当地百姓便称他们是土匪,可是十多年下来,他们拿着大伙上交的纳税钱享乐,又去抢了百姓的钱财挥霍,长年累月干着祸害好人的事,土匪可没有这样的条件干恶事,这不分明是狼吗?

已不止一次进村作恶

其实,那些被百姓称作狼的官警们,也不是一次下山进村行恶了,一九九九年夏,以恶棍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悍然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狂潮巨难后,蒙阴县、乡(镇)、村的党官警匪们,在权欲和利益驱使下,唯江氏流氓集团的马首是瞻,与全省的衙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六一零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教养院、监狱等单位互为沆瀣,对当地法轮功学员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使用数十种酷刑摧残当地法轮功学员,集古今中外最邪恶、最恶毒、最下流的方式一次次的施暴于这个善良的群体。

暴恶之下,这个县的恶徒们在沂蒙地区(九县三区)造下了至少“四个之最”的恶果:

1、参与作案迫害的单位人员最多、面最广

十多年来,历届县六大班子机关人员、县“六一零”、公检法司机关、企事业单位、各乡镇党委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六一零”、派出所、司法所、武装部、土地管理所、综治办、工商所、计生办、广播站、文化站、教委、医院及村干部等几乎所有单位的不法人员,皆主动被动的推波助澜或参与其中。

2、制造的冤案最多

时至今日,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已有一百八十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其中被枉判重刑的有:公茂海(男,大专文化,老家是岱崮镇,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滕德方(男,五五年出生,原县老干部局副局级干部,零三年六月份被非法判刑十四年);滕德荣(女,五三年出生,县建委职工,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公淑华(女,七八年出生,坦埠镇金钱官庄,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仵增建(男,五九年出生,高中文化,垛庄镇垛庄村人,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赵传文(男,六九年生,垛庄镇寺后洼村,零三年被枉判十三年);石增雷(男,五六年生,县农机公司下岗职工,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一年);王付成(男,蒙阴镇东儒来村人,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宋炳法(男,蒙阴县酒厂职工,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他们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大法学员张德珍、吕震、刘淑芬、隋学爱四人已被迫害致死。伊淑玲、张继梅等曾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全县法轮功学员被讹诈的钱财数百万余元;至今仍有多人有家不能回;无辜受株连的人不计其数。

3、恶徒们遭恶报的事例最多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蒙阴县垛庄镇六一零恶毒打手马隆军(音)于当日晚八时三十分左右在垛庄化纤厂南205国道上被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撞倒在马路上,肇事车辆随即逃离,马隆军被后边来的汽车轧死后无人发现。据知情人说又过了一夜的车,不知有多少车辆从他身上碾过去,第二天早晨才有人发现,马隆军的尸体早已成为肉饼。

这个恶报例子被当地人认为是近年来该县因迫害大法遭天谴的较惨烈的实例,十多年来,全县恶徒遭报的事例已经发现有一百多例,列全区之首。

(详情参考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报导: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一)

4、被“追查国际”追查的国际罪犯最多

自二零零六年始,“追查国际”对蒙阴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党官警匪帮凶共发布了十多个追查通告,几十名迫害凶手已被列入追查名单:

张广敬,彭波,王德路,类延成,焦玉香,孙淑爱,李倩,房思民,李枝叶,崔华东、李海涛,张元学,张咏,刘合砚,姚兴东,刘兆国,蹇家峰,焦永红,李勇,孙克海,王伟,邢宪英、李健,张明军,田晓东,李宝元,王伟、姚兴东、刘兆国、蹇家峰、焦永红、公茂侠,葛文波,李炳录、夏成轲,张晓英,胡守东、崔建华,秦元东、公茂礼、李秀福,李广、赵海涛、马玉亮,刘相雨,张世民,孙良山、杜中太,宋增强,孙云刚,石增浩,王衍忠、段尊国,王勤,房新宇,潘玉山,王士星,张峻、吕昌福、马静、王志,伊西臣,方国明,石运端,李振国、王兆洋,李向岩、莫光利、包西堂、秦成志、来现录,李长祥、刁传军,付守忠,朱崇宝,李友成,郑金启等。

“5-22”偷袭黑幕

2012年5月22日,红色恐怖笼罩整个蒙阴县,县六一零纠合的暴徒们又一次对全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罪恶的偷袭,仅半天的时间,就连续作案数十起,恶徒们将垛庄镇的法轮功学员彭长果、鲁兴英、刘兴琳,坦埠镇的王秀琴、冯爱红,旧寨乡的王法秀、郭玉祥、王在香、赵圣宝、英瑞芳等,蒙阴镇的李应兰、季永珍、张富存、王法凤等,桃墟镇的任秀红、类维玲,县农村信用社的张宗平绑架,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无辜抄家骚扰。

据了解,掀起这次大面积迫害的直接原因之一与新上任的县里主要头目们有关。2012新年前后,这个县曾经进行了班子换届,通过跑、买、赖才当上新官的有:蒙阴县恶党书记朱开国、县政法委书记孟庆龙、县公安局局长郑兆欣、县“六一零”主任王在恩(原任公安局副局长)等。他们上任后,多次密谋迫害法轮功学员,想把害人偷袭行动作为上任“一把火”,特别是大头目朱开国在全县政法会议上明目张胆的督促镇压善良民众,助纣为虐,才导致此次恶徒团伙作案发生。当然,蒙阴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如:县“六一零”小头目房思民、张家昭,张咏(国保大队大队长)等也参与其中。

十多年来,由于中共当局的暴政,这个县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伤痕累累,不少人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人们一提起曾经遭受的摧残,就心有余悸,新的班子上任后,人们期盼着能有开明的领导当选主政蒙阴,惩治贪腐,改善民生,想不到他们刚刚上任就行恶作祸,依然步前任后尘,与善良为敌,令人大失所望,不知道他们以后还会干什么祸事,人们都在担心:狼再来,怎么办?

其实,狼再来,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把门关锁好,不让他们进家,如果他们撬门别锁或翻墙入室违法犯罪,侵害我们的家园,我们当然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抵制和控告!要明白,私闯民宅、入室抢劫、打家猎色、拘禁人质都是犯罪。

同时,请您通过一切方式,掌握作恶者的底细,向如下全球机构投书: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http://www.upholdjustice.org
联合国国际法院http://www.un.org/chinese/law/icj
国际刑事法庭http://www.icc-cpi.int/Menus/ICC
海牙国际法庭InternationalCourtofJustice
为即将来临的“全球公审”和“北京大审”提供相当的证据!

蒙阴县目前人口大约50万左右,官员贪腐遍地,工业经济一片萧条,农民人均耕地只有一亩左右,其余被官商强行圈占,失业工人与农民只能靠外出打工度日,所以该县一直被列为全国有名贫困县之一。

可这个县连续三届人马不但在民生法制无作为,而在打击善良百姓却频出毒手,盖因他们出于对权欲名利的追随而丧失了良知人性,象本届班子也是因为权势使然才摆弄的他们找不着北而突然烧了一把害人的火,但他们这把火烧的很不明智。

这是因为:以江泽民为首的犯罪集团在全球范围内变成了人人喊打的罪犯,该团伙中的30多名高官已经在50多个国家被控诉,声名狼藉,江本人现在躺在病床上眼看要下地狱;而随着中共“打黑英雄”王立军被“黑打”闯美领馆事件发酵,原重庆中共黑老大野心家薄熙来彻底倒台被清算,薄的后台周永康被削权并即将被拿下审判,目前,曾经屠杀中国人民的“血债帮”惶惶不可终日,纷纷与原来主子切割或寻求保命退路。

更重要的是,几年来,在《九评》的感召下,现在已有一亿一千多万中华勇士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其中中共党员接近四千万人,中共号称有党徒八千万,现在退出了接近一半,其余党徒都争相传阅《九评》,寻找退党途径。中共已经名存实亡,解体在即!

在这种时局之下,以朱开国为首的蒙阴县新班子,只有了解真相,遵从天意,尊重民意,才是正道,如果背道而驰,继续作恶,想以烧一把害人的火作为升官发财的跳板,只能成为人民的公敌,只能把自己烧上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