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出修炼的好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通过学法,我悟到:一个大法弟子生活在哪里,工作在哪里,什么时候得法都是早有安排的,自己所在区域的环境就是自己的修炼环境,那里众生的救度就是自己的责任。甚至被绑架到什么地方,如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既然来到那里了,也把那里视为自己的修炼环境,展现在常人面前的是一个真修大法弟子的样,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一样的做,还总是乐呵呵的,在师父的呵护下,就能堂堂正正走出来,别人看到我身体也没受到伤害,还长得白胖胖的,说我不象从黑窝出来的人。

一、按照大法“真善忍”实修自己,洪好法,就能开创出修炼的好环境

我是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年六十九岁。修炼大法后,原来的病都好了,再没有去看病,吃过药,哪怕消业很严重,一个个摔跟头,盘腿痛得要命,都在坚信师父和大法中走过来了。

我刚开始走入大法修炼,还不太明白自己已经走上了修炼的路,看了《法轮功》(修订本)觉得非常好,就自然的走進来了,更不懂要开创修炼环境,只知道要做个好人,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行为上象个好人样,不能让常人小瞧。

厂里炼法轮功的由几人、十几人,逐渐发展到几十人,洪法周边地区农村增加到二百多人。人多了,得有个比较宽敞的地方学法炼功才行。开始,厂领导不放心我们,只让我们在俱乐部(能容几千人)前大厅前面和侧面的过道上学法炼功,刮风下雨就不好進行。我们每天学法炼功完了,自带扫把、铲子把大厅周围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早上,把炼功音乐开得很小,尽量不影响周围宿舍的人睡觉。后来,厂工会主席同意我们進入到室内前大厅学法炼功,把钥匙交给我们,自己开门進出,大家很高兴,也很珍惜这个环境,做得更好,把整个俱乐部内外的清洁全包了,厕所尿垢很厚,有的坑已被堵了,站长带领大家想办法弄通了厕所,并用硫酸刷洗干净,焕然一新,玻璃被常人小孩砸破了,同修自己出钱把玻璃安好,得到厂工会领导及全厂职工的好评,赞扬法轮功好。我们有什么要求,他们都大力支持,比如放录像什么的。这也给周边二百多人每周一块集体学法炼功创造了条件,需要开个法会也行,对大家修炼提高起了重要作用。

中共迫害开始后,厂工会主席很抱歉的对我们说:“对不起,没办法,上面不准,压力大,不能让你们在这里炼功了。其实,我们很愿意你们在这里炼功。”我们离开前厅后,有人跟我说:“你们走后,厂里那些跳舞的要求到那儿跳,把屋子搞得又脏又乱,工会主席说她们:‘人家法轮功在这里几年,做得非常好,你们才来几天就搞得这样子。’”常人怎么能象炼功人那样要求自己呢!

迫害开始前,因我修大法受益多多,常向人讲法轮功的好处,我的家人、亲朋好友,同事,儿子的同事、朋友都知道我炼法轮功,知道法轮功是讲”真善忍“做好人,是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对我的印象也很好,我丈夫、父母、妹妹都相继走入大法修炼。所以迫害发生后,我有一个较好的家庭环境,没有反对我修大法,更没有人劝我“转化”。邪恶想利用家人来做工作,强迫我放弃修炼,这一招就不灵。我不管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家人来接见时,没有一个人劝我转化回家的,没有一个人在我面前哭,反而还笑,警察坏人觉得奇怪。不但如此,我被关押在黑窝里时,过年过节过生日,我还会收到来自家人、亲戚、朋友从多个大城市邮来的精美贺卡,对我有很大的安慰、鼓励,同时震慑了恶人坏人,他们说:“你背后还有这么大一帮子人支持你呢。”我说我的朋友遍天下。我知道这是洪法的后效应,也给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对两个儿子说,你们做好自己的事,做个好人,我有师父管,你们不用担心害怕,他们也是这样做的。我把名利情放下,魔难中仍然表现乐观,脸上总挂着微笑,邪恶的人在我面前也恶不起来了。我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大法在我心里,使我坚定不移,相信风雨必将过去,未来无限美好。

二、在一个个黑窝里如何改变自身环境,减轻迫害

在人间地域这个环境里,要堂堂正正走过来,说难也不难,我认识到学好法是修炼的唯一保证,坚定的信师信法是修炼的关键所在,洪好法,讲清真相改善修炼环境对减轻迫害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必须修出慈悲心才能救人。这些贯穿在我的整个修炼过程中。

迫害开始,由于自己对修炼的误解,认为看守所、劳教所是修炼的好地方,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真正做到“真、善、忍”,我等于是在求,被邪恶钻了空子,不然我可能不会被送到劳教所去。不管到了哪个黑窝,我首先就是发正念清理环境,清除该地另外空间和里面每个人背后的邪恶与邪恶因素;向身边的人讲真相,写真相信让头头们了解大法和邪党的欺世谎言;能背的法天天背完,做错事了,师父点化后悟到了,马上归正行为和思想,挽回损失。自己的言行一定要象个大法弟子的样,才能改变那些人心中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误解清除毒害。在黑窝里向他们面对面讲真相很难,必须先取得他们的信任和好感,不急不躁,有信心有耐心,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市洗脑班有个陪教明白真相后,故意跟班长翻脸,不干了,提着包包就离开了洗脑班。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谆谆教导我们修炼人一定要修出慈悲心,对于表面的人一定要善。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我体悟到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展现出大法修炼人的与众不同:慈悲善良,对任何人都好,能帮助别人,处处为他人着想。其实善待别人,别人也会善待你,心生慈悲能消除怨恨,化解冤缘,这样环境就变好了,减轻了迫害。比如,个别不听劝善的恶警要罚我站,不准洗漱,不准吃饭,恶警离开后就有人叫我坐下,让我洗漱,塞给我馒头鸡蛋。魔窟里要去掉气恨心,鄙视心(对犯人),关心别人,大胆智慧讲清真相,时时保持正念,多发正念除恶,多背法,就会改变恶劣环境,还能救人,没有过不去的关。下面举几个实例:

(一)念正法理明邪恶哪遁?

1.在劳教所里,女队长找我谈话

一天,队长找我谈了一上午,想叫我放弃修大法,而我当时想借这个机会让她了解法轮功,谈话中,我智慧的讲清真相,态度非常和平和带尊重的口气与她对话,不正面与她顶撞,不让她生气。快开午饭了,她叫我下午写个“认识”给她。我下去马上找张纸写上:“我已深思熟虑,坚修大法到底。”跑到办公室去交给她。她看后,拍拍我的肩膀,笑着对我说:“你要修成佛道神。”我那样写,当时根本没考虑后果,也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后悟到是师父借她的口鼓励我呢!

2.擦黑板

劳教所办黑板报,写很多污蔑大法与师父的东西。我当时认识到这些东西虽然对大法弟子起不了什么作用,却会毒害其他众生,就决心参与擦黑板的集体行动。

一天,大家在坝子里集合时,我和同修一齐冲到黑板报处,几下就把黑板擦干净了,虽有一排犯人挡着,哪挡得住哇!擦完后,很快回到原处坐下,他们也搞不清谁去擦了,警察就叫把手伸出来检查,手上有白灰的同修就被用警绳捆起来,手铐铐起来。而我手上也有白粉笔灰,他们好象看不见一样,并叫我把手放下。接着又喊:擦了黑板的到办公室去。我想:不怕,做了就做了。站起来向办公室那边走去,结果我和另外几个人被犯人推了回来,并叫着我的名字:某某某坐下。我就坐下,什么事也没有。

我悟到是我念正,目地明确,擦黑板不是为自己提高层次而是为了别人不受害,也不是看着别人怎么做,自己就跟着做。这样,正神和师父就不允许邪恶迫害,就保护了我。被捆绑的同修是与我们隔开的,不知她们又受到什么样的迫害。

3.在邪恶的黑窝里炼功

在劳教所有一次晚上,我在床上炼静功,被所部值班队长发现,她样子很凶,不停的骂人,把当天晚上炼功的四位大法弟子叫到操坝罚站,说要站到明天早上。我一点不怕,站在那里,心中不停的背《洪吟》〈威德〉、《洪吟二》〈见真性〉。

站不久,一个值班管教对我说:我去跟换班后的队长说,让你回去睡觉。一会儿,果然,刚上班的队长把我叫去问话:“你为什么被罚站?”“炼功。”“不准炼功,为什么要炼?”“我是炼功人嘛。”“以后不要炼了。”我不回答,不想跟她硬顶。她就在那训话,她说她的,我没听见,我只管背法,她说完了,就叫值班犯人把我送回舍房去了。其他三位同修被铐在走廊铁扶梯上,听说铐了一个星期。秋风凉,晚上冷,值班的都穿棉大衣,同修穿得单薄,不知她们怎么熬过去的啊!我心痛,难受,可又无法帮助她们。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做同样的事,而产生不同的后果,现在悟到是我背法的威力,使邪恶不敢动我(当时不知道发正念)。

(二)改变看守所的环境。

去年,我回老家有事,碰到熟人讲真相被坏人构陷,将我绑架到看守所,关我的监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是大法弟子。开始时经常被牢头打耳光,因想救她,就没告她。通过讲真相揭露邪党的迫害,找牢头个别谈话,使整个监室的犯人都明白了真相,是党、团、队员的都退了,那个牢头也退了团队。

这样,我的环境变得宽松了,進来新犯人,她们还帮我问是不是党团队员?有外地来借住一晚就要走的犯人(到此地开庭)牢头还叫我快去讲,不然明早就走了。我在里面炼功,背法,立掌发正念,唱大法歌曲,大多数狱警看到都不管,个别的说几句就算了,也不会受到处罚。师父鼓励我,让我在似醒非醒的状态下,看到墙上堆满了大苹果;看到龙飞凤舞光彩夺目的美丽景象。由于平时掌握了一些法律知识,没有哪一条法律能够给法轮功定罪,我用法律武器自我辩护,理直气壮的要求法官出示法律依据,她拿不出来。后来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还把收去的三千多元钱要了回来。

(三)在洗脑班里讲清真相,转化被谎言毒害了的人。

洗脑班里的保安、帮教、陪教大都是从厂矿、单位、街道找来的退休职工或下岗人员,邪党向他们灌输了恶毒的谎言,让他们对法轮功,对大法弟子产生误解,心生仇恨。对这样的人,要改变他们的看法,发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讲清真相是唯一的办法。但那里不准我们讲话,也不准他们听,这就很难,开始只能多发正念,放诬蔑大法的录相时就给他们讲解造假疑点,慢慢他们就会明白。区洗脑班要求天天写个人认识,市洗脑班要求一周写一次认识,这就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写好了先给身边的人看了,再交上去,头头们看。自己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多背法,才不会迷失自我。自己的言行一定要象大法弟子的样,他们看到的大法弟子不是邪党宣传的那样,才能清除那些人的误解和毒害。

我能从一个个洗脑班(镇、区、市洗脑班里共呆了二十三个月)堂堂正正走出来,都是这样做的,最后邪恶没招了,放我回家了。

三、要改变环境,遇事不能绕着走,讲真相救人是法宝

中共迫害初期,自己总是人的观念看问题,用人的办法来对待邪恶的迫害,把大法书籍、大法资料这么藏,那么藏,也没想到那些不干净的地方也是对师对法不敬。

通过不断的学法,真正明白了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操控邪党,坏人迫害大法弟子,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它们在另外空间,什么都能看到,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它们也知道,怎么藏得住呢!大法弟子唯有正念强,走正路,面对恶警、坏人没怕心,师父和正神就不准它们干坏事,就能保护我们,就会转危为安。例如有一次被抄家,师父法像和大法书就放在客厅书架上却没有被抄走。

又有一次是一个晚上,接到一个居委会六一零(此人已三退)的人打来电话说:“今晚要来抄你们的家,赶快把那些东西扔出去。”我和丈夫不惊慌,马上坐下来发正念,结果那晚谁也没来,事后知道因找不着人开抄家证,就没来成。

我市开峰会期间(世界上很多大城市都参加),邪党怕大法弟子去讲真相,把大法弟子看得特紧,六一零派居委会人员、下岗人员、吃低保的居民轮流二十四小时守在楼门口,平时打电话骚扰,深更半夜还来按我家门铃骚扰。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不是害怕,还觉得这是向他们面对面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我和丈夫(同修)一起去找居委会的书记、主任、片警反映情况,讲道理,他们就制止了按门铃的骚扰,以后再没有发生过。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有意下楼去跟看守我们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天气很热还给他们带去西瓜、凉开水。他们感觉大法弟子真的很善良。了解真相的人,基本上都“三退”和记住大法好,有人还感觉自己非常幸运,主动要资料。前不久,居委会又有人打来电话“问候”,第二天我就到居委会去问是谁给我打电话了?主任说:“是我打的。”我说:“你如果个人有事找我,那没关系,如果是上面指使你干的,那就是干坏事,打一次给自己增加一次罪业,害你自己呀!千万别这样。”他也是已经得救的生命,以后就再没打过骚扰电话。

目前,也许“六一零”知道了,明着派人看着我们,反而被我们把他们转化了,就派人暗管。我就注意观察,专门去找他们,发现是谁,就主动讲真相救他。这样,我進進出出做什么,他们根本不管,只做样子坐在那里耍,同修到我这儿来也很安全,环境真的很宽松。

各位同修,个人层次心性有限,对法的理解、悟道都很肤浅,思想和行为有不在法上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