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师父指我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

师父指我修炼路  修己救人正苍宇
随师正法志殊洪  雷霆万钧开迷雾
佛光彻照润万物  法轮急旋大清除
珍惜法缘真正修  大法天梯迎面竖

师父指我修炼路  一路走来好幸福
悟性不高人心重  半信半疑也辛苦
层层天梯无尽数  只因归位在高处
修好一层隔一层  快速升华全在悟

师父指我修炼路  不会内找心最苦
不向内找无法修  掩盖执着千条路
私心夹杂各种心  捧着大法也邪悟
修炼有漏魔难多  越魔越难越踌躇

师父指我修炼路  溶于法中奏神曲
无边大法透心肺  执着似纸進熔炉
天梯不管有多高  攀登快似走平路
助师正法信天游  群仙天乐伴龙车

师父指我修炼路  不明法理钻迷雾
人心人理人办法  各种执着齐暴露
邪恶层层设圈套  想走正路也无数
人性灭绝酷不堪  仅凭感情顶不住

师父指我修炼路  学法不怠迷渐除
理白言明尽天机  博大精深皆天渠
越学越明心宽广  人念自销神念出
由人成神自今始  朗朗天庭是归宿

师父指我修炼路  摔摔打打才進步
由人成佛地变天  各种执着都得去
层层修好已神体  表层依有泥沙土
洗衣桶内尽翻腾  里外污垢藏不住

师父指我修炼路  浪子回头新一幕
跌到低谷并不怕  登地回天力更足
恩师胸怀容天地  慈悲怀里看咋悟
信师信法志不移  丢掉垃圾得金柱

师父指我修炼路  不真修者最糊涂
因为私我太顽固  悲惨结局必定出
直白法理倒着悟  手够天堂脚踏狱
迷者却是亲上亲  撕心裂肺动天哭

师父指我修炼路  整体升华互帮助
自己有时悟不到  同修提醒又督促
放下自我配合好  正念之场熔金炉
共兑誓约正苍穹  宏宇大戏风流主

师父指我修炼路  私我名利情难去
修炼就在世俗中  常人诱惑随时遇
修行攀高路特窄  如履薄冰慎踏步
人心顺水佛逆舟  去私内找舵把住

师父指我修炼路  唯有念正成盛举
正念正行一身正  讲出话来气也粗
唯我独尊大罗汉  邪恶见了就发怵
无私无我念才正  顺风扬帆无拦阻

师父指我修炼路  自我心窄路崎岖
自我就是魔性根  不知配合顾大局
自我似癌根难去  更换心肺长新骨
自我大山全拆除  四通八达驾长驱

师父指我修炼路  正法修炼弘愿殊
正念驱邪维护法  兑现誓约助师父
认真做好三件事  大慈大悲快救度
救得众生千千万  浩浩荡荡回归途

师父指我修炼路  心不坚定无根树
正念不稳心犹豫  瞻前顾后思无绪
言不由衷意飘忽  看到纸虎也恐惧
大法私我都想要  脚踩两船实难度

师父指我修炼路  坚信不移金刚铸
无限神迹法中显  心性到位师相助
棍打电击全失灵  正念出狱无人阻
一思一念不离法  天塌地陷无反顾

师父指我修炼路  观念遮挡必鼠目
所谓经验多片面  应有思维也被缚
一种观念一栋墙  师给智慧反被拒
绕一大圈仍绝路  东街未通西街堵

师父指我修炼路  满脑大法无杂欲
圆容贯通博法理  常人愚见全小术
去除观念智慧大  穹体万向把中枢
神韵美展大项目  神来之笔一念出

师父指我修炼路  明理去执能真去
天上看人是反理  人理过关不足取
执着对错论是非  不明法理才冤屈
关关都知向内找  抛弃执着是乐趣

师父指我修炼路  苦心栽培栋梁竖
良苦用心全为你  笑脸沉脸让你悟
热加工也冷处理  高标要求不含糊
深挖执着净无尽  老君炉高佛身巨

师父指我修炼路  真修必须师保护
业力堆山债无数  众债齐讨命难顾
恩师承受让我修  恩泽无量我幸遇
弟子感恩藏心里  暗下决心无需语

师父指我修炼路  失啥得啥要清楚
苦熬苦等亿万年  今能付出是天福
无我付尽方空无  洒脱无碍翩翩舞
心净体轻三界远  琼苍妙宇在吾腹

多幸运
太幸福

不入深山人间修
无量天梯地上走
步步莲台层层新宇
洪恩直托极美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