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歧途被附体 修大法开智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在我小的时候,时常看见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上学的时候我的书本上,只要有“佛”字出现,我马上会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佛”就坐在字上笑嘻嘻的望着我,我也纳闷的望着他,深思不透。由于自己是残疾,不管走在什么地方别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所以我悲观厌世,有时我自问为什么要活在这凄惨的尘世间?

一九九九年七月初,经人介绍進了某某法门,在其中日夜打坐、集体闭关。一次在深山老林里闭关,结果引来附体,被附体搞得神魂颠倒,整天昏昏沉沉。但我还是日夜打坐不愿放弃所谓的“修行”。就这样糊里糊涂坐了四年。最后,离婚了,孩子虽判给了我,可家没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这天,是我人生最难忘的日子。经家人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每天我都溶入在这一片净土之中,从此我脱胎换骨,心清体透。师尊帮我清理了附体,给予我第二次人身。

我每天只要用一颗纯净的心去学法,真的都能看到每一层次中的法理或更高深的法理、真理、神奇,显现在眼前,一次一次震撼着我的心灵、本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倍感大法无边,佛恩浩荡。在学法、再学法,溶入法中修炼,我深层的体悟到:大法弟子本身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法。我并暗暗发誓:我能在师尊正法时期走進大法中修炼,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荣幸。无论正法修炼路上有多么艰难,我会一直坚定的、稳步的走下去,永不回头!不管多难我一定要走出来,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

初期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相资料,也没有看见过。我和同修慧根姐(化名)交流,我们干脆拿笔在纸上写,然后在反面抹上胶水,再贴出去。可是一想那样做不行,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不安全。慧根姐说明天我到文具店去看一看有没有不干粘贴卖,结果文具店有卖的,买了三大包,正面是浅黄色的底子,红色的长方形大格子。我们拿一只粗黑色的笔在格子里面写上:“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几天后,慧根姐得到一张真相传单,高兴的拿来给我看,内容挺好。慧根姐就拿到外面复印店,复印了五十张。晚上和女儿带着真相资料、不干胶贴。来到大堤上,那里锻炼身体的人、纳凉的人很多,也是救度世人的好场所。女儿靠在路灯柱上发正念,我在女儿背后贴不干胶贴。有一次很晚我和女儿正在贴,一位男的走到我们面前望着我,我马上在心里说:你别害我们,我们是来救你的,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心里不觉得害怕,他望了我女儿(那时女儿八岁)一眼就走了。

冬天和女儿穿小巷过大街,隔四家或六家窗台上、门缝里、买菜台面上、凡是能放的地方,我们都放上真相资料。有一次,正在窗台上放真相资料,屋内人没出来声音就出来了大声说:你们在干什么,女儿说:我妈的鞋带松了,借你家的窗台靠一下。那女的没说什么就進去了。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走遍小县城的每个角落。

二零零五年初,慧根姐拿出自己存蓄的八千多元钱,购买电脑和所有的大、小耗材。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家庭资料点诞生了并运作起来了。我是一个对电脑一窍不通的人,拿起鼠标手战战兢兢不知往什么地方移动。但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刻碟、制作光盘封面、PVC护身符、mp3,在明慧网上发送“严正声明”、投稿以及到大纪元网上发三退声明。今天我借法会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平台对技术同修们说一声:你们好!虽然我们都是为法而来,兑现历史使命之缘走到一起来的。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但是我还是要对你们说一声:谢谢你们的帮助和无私的奉献。你们辛苦了!

二零零七年九月份我负责上网、下载、打印,另两位同修负责切剪、装订、包装。所以我们当地同修所需要的真相资料基本都能得到保障。我们的资料都是从明慧网上选取的材料,同修要多少就做多少。但是不符合明慧要求的资料,我们一律不做。因为资料点的同修走的正与不正,不仅关系到个人正法修炼上的问题,更重要的会影响到本地同修及周边同修正法修炼路上走得正与不正的问题。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好每一关。

随着证实法的需求,项目逐步的增多。在外地同修的帮助和支援下,又添置了二台连供喷墨打印机和一台佳能激光打印机,从而制作出了《转法轮》中师尊的彩色法像、法轮图形、封面、各地讲法彩色封面、各种彩色的传单、各种色彩鲜艳的小册子、《明慧周报》、护身符、各种彩色不干胶贴、神韵光盘封面、真相光盘封面。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的法器一直很平稳的每天运作着,救度各界众生和世人。

大法赋予我一切智慧和能力。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师尊给予的。弟子一定要听师尊的话。正念正行救度各界众生和世人,兑现誓约,真正从人走向神。弟子在此跪拜恩师!谢谢恩师!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