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不正常”

对人心与迫害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甲同修被诬告抓到派出所,同修没有怕,讲真相,几个小时后顺利的出来了。第二天他自己觉的很奇怪,自己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被放出来了。而周围的同修也有些不习惯,这么轻松的就出来了。

好象非要费一番周折,通过什么什么严厉的“考验”才能够出来才是“正常”的。其实顺利的出来才是正常的,为什么,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们,你只要符合了法的要求,正念十足,那么所有的迫害就会烟消云散,那个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理了,这边就正常了。就象那个病,你把另外空间的灵体拿掉了,那个病马上就好。从人的表面这一面看好象很奇怪,从另外空间来看,从修炼的角度来看很正常。修炼就是超常的。

问题出在我们的思维方法上:同修被抓后顺利的出来,我们当成了“不正常”;把非要通过什么邪恶的“考验”后才出来,我们却当成了“正常”。这种是非颠倒的逻辑真的是非常的荒唐可笑。那么为什么有的同修包括自己会有这样的变异的思想呢?

从法理上我们知道被迫害本身就是错误的,是旧势力强加的,是应该被否定的。但是思想中为什么却顽固的认为非要通过什么什么严厉的“考验”才能够出来呢?这不就是你在承认迫害、求迫害吗?不就是在求什么“考验”吗?

那是在我们的思想深处形成了一种错误的观念,当然这个错误的概念也是旧势力强加的,这种强加是通过许许多多的同修被迫害的事例而得以造成一种假相,反复的强化这种错误的逻辑,让你自己亲身经历过或者周围的同修的亲身经历来强化这种错误的逻辑。

这种逻辑就是,你做救人的事情会导致被抓,被抓了就会被抄家,抄到的资料就会成为被迫害的证据,然后你就会被判刑或者劳教等等等等;另外一点,你要想出来好象要么你妥协,要么你通过很艰难的种种考验你才能够出来,这几乎成了我们的经验,好象非常的有效。其实这都是错误的认识。

这些错误的逻辑与经验恰恰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在法中我们认识到:救人不应该被迫害的,更不应该被抓,资料是救人的利器,不是被迫害的证据;不是非要通过什么邪恶的种种“考验”你才能够否定迫害,只要你正念足,真的不动心,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你就能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关键是我们的心性要达到标准。

在中国,好的被说成坏的,很多人都是在用邪党的思维方式在看问题,就好比一个典型的错误的逻辑:你被打了,你一定是错了,那为什么不打别人。在这种错误的逻辑下,人们是非不分,不去指责打人者,而是首先指责无辜的被打者。在中共邪党篡权后历次的整人运动中人们已经习惯于这样的思维方式。但是虽然很多人都是这样来思考问题,但是这确确实实是错误的。就好象谎言重复一千遍还是谎言,指鹿为马却不是马。大法弟子,是正法正觉的未来觉者,所以不能够被这些错觉所迷惑,被这些谬论所左右。

我们的修炼是直指人心,是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是要通过什么旧势力的考验,在承认迫害中反迫害,而是修炼和迫害根本就没有直接的关系,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说:“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到:“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

在被迫害中,不是因为警察如何的恶,也不是人间的形势如何的复杂,是我们的人心放不下才导致了种种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不该出现的局面出现。扪心自问,就现在我们能够放下生死之念吗?如果不能,邪恶就会有存在的空间,就会有种种麻烦和干扰。如果现在不要能够放下生死之念,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放下?就这么拖下去吗?

改变人的观念很难,连思维方式也都变异了,所以连思维方式也要改正过来,否则通过大脑这个加工厂思考出来的都是错误的。

以上是自己对过去错误的思维逻辑的辨析,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