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父亲身上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父亲查出患有非小细胞腺型肺癌晚期,已经压迫气管致气管变形,并伴有严重肺积水,癌细胞最大达到5.5cmX6.4cm,医生说由于癌细胞长在右肺中间位置,没有办法做手术,只能先做胸膜固定把肺内积水排除,防止癌细胞分泌物再次进入肺内,父亲并不知道自己患了什么病,一直以为自己是肺积水,即使是这样,父亲也被吓坏了。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打在我的心上。然后家人就带着父亲去北京各大知名医院进一步确诊,是否可以手术,得到的答复都是一致的,医生说父亲的生命只能维持二~三个月。

我母亲从一九九六年就修炼法轮功,知道这种情况后,就开始告诉父亲心里想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并从正面引导父亲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来。这些年受母亲的熏陶,虽然因种种原因,父亲这些年没有真正走入修炼大法中来,但对大法的了解还是有的,也做了很多支持大法的事情。父亲方面的亲属都是常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劝父亲和母亲一起修炼大法。

就这样,在医院里,母亲天天陪在父亲身边,给他读《转法轮》,给他讲修炼故事,有时候父亲自己也读上一段。出院后,回到家里,我们一家人陪同父亲一起看李老师广州讲法DVD,陪在父亲身边一起学法,交流心得体会,并陪着父亲一起炼功。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也来到家里,和父亲母亲一起学法,增强了炼功的能量场,母亲还教父亲发正念,在每天固定时间一起坐下来发正念清除共党邪灵乱鬼。

这样过了二个月,父亲到复查的时间了,我就陪同父亲去医院重新做CT,结果出来后,让我们都非常震惊,原来最大癌细胞已经缩小了,变成了4.0cmX3.2cm了,把片子拿到教授那一看,教授都震惊了,怎么癌细胞没有扩散反而缩小了呢,就问父亲都吃了什么药,都做了什么?母亲就大胆的告诉教授,是炼法轮大法的结果。教授就告诉父亲要坚持,一定要坚持,他虽然解释不清其中的原因。我相信,父亲的变化对他来说肯定也是一次触动。

父亲一直坚持着,改写医生所说的只能活二~三个月,半年后,父亲又去医院检查,这次的结果令人更加惊奇,癌细胞已经变成1.2cmX1.0cm了,在这期间父亲已经知道自己真实的病情了,所以在教授又一次感到震惊的同时,父亲自己也说因为自己炼了法轮功才会有这样的转机,教授说这真是一个奇迹!

就这样,父亲变成了接近健康的人,期间母亲多次对父亲劝说,延长来的生命是为了让你修炼的,要好好珍惜师父给的第二次生命啊。可是由于人的观念,父亲中间还停止了修炼,过上了常人纸醉金迷的生活,导致后来癌细胞又扩大了成刚发现病情时,并开始转移到左肺和肩关节上,而且呼吸极其困难,已经离不开氧气了。

再次让父亲从新学法炼功,是在他去世前一个半月,那个时候他深知因为自己人的观念导致自己不能坚定的修炼大法,他已经很后悔了,并向母亲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说:“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是没有早日走入修炼,我知道现在已经晚了,但从现在开始我真心修炼,能修多少是多少,过去我都在骗你们说修炼,实际上根本没有放下人的东西啊。自那日后,父亲就天天和母亲一起读《转法轮》,听师父讲法录音,学老师各地讲法,看同修的心得体会,还有同修天天来和父母亲一起学法炼功。当看到一些老师说的话,他理解了的时候,就说:“哎呀,原来怎么没听过这句呢,原来我怎么没理解上去呢?”表现出他急于得法,并后悔自己知道晚了的惋惜的心情。

父亲最后的一周时间是在医院里度过的,去医院前一刻,父亲还在跟母亲与同修一起学法炼功,他深知自己已经时日不多了,就跟母亲说一定要到医院去,怕在家里邻居们害怕。父亲原来是个很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现在在生命的最后时期里却能想到他人,母亲说这也是他的一个進步,是因为修炼了大法才改变了他。在这一周里,依然天天学法,这时的父亲已经有时清醒,有时不清醒了,最后的两天时间里,父亲已经不能坐起来了,而且浑身疼痛,这时,母亲想,既然父亲已经知道大法了,而且还得了法,就应该让父亲跟师父走,母亲相信只要父亲一直坚持着,师父一定会管的。就这样,母亲就在父亲的病床边一遍又一遍的让父亲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读一遍,父亲就读一遍,即使实在他半昏迷的状态下,也能跟着读,这使我的家人都很惊奇,也很感动,后来大家就轮班的坐在他床边陪着他读。

在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父亲已经命在旦夕了,这一天我们整整陪着父亲读了一个晚上,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七点,父亲就表现出要离开我们的情形,跟母亲说:“今天我就要和你分手了,你知道吗?”母亲说,“不知道啊,你知道了?”父亲说:啊,你如果知道一定会告诉我的。接着父亲又说:我看到了,真的看到了,房间里全是佛啊,十几尊呢,你们看到了吗?不信不行啊,真的有神佛的存在啊,共产党真的完了!”然后就问我们现在几点了,我们告诉他已经八点了,父亲说,我要走了,我要下床,一会佛来接我了。然后隔一会就问我们几点了,最后一遍问,我们告诉他九点了,他就说“好、好”,然后说饿了想吃点东西,又喝了口水。

这时令我们惊奇的一幕发生了,父亲突然坐起来,让房间里的人把窗户打开,然后两腿双盘坐在病床上,并开始打手印,母亲后来回忆说自己都没见过,手印打的非常漂亮。手印结束后,父亲就在床单上抓来抓去,口里并说着好多的法轮啊,大的小的数不过来。最后父亲说谢谢其中的一位同修,是他在最后的时刻还陪着父亲一起学法炼功。同修问父亲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还需要什么,父亲连说了两次没有没有,然后父亲说我要休息了,说完就侧躺在病床上走了。

我相信,父亲有了最好的归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