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为别人着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近一段时间,凡是熟悉的同修总是一个一个的从我大脑里往出翻,翻出来的都是同修的“缺点”和“不足”,我还唉声叹气的为人家着急:唉!这么多年了咋还不会修啊。不能不管,得帮帮。还自以为是为同修负责,于是今天找这个谈谈,明天找那个唠唠,忙的够呛。导致近期学法学不進去,大脑就象被一层厚厚的屏障给间隔着,感觉只是眼睛在看、嘴在读,根本就不能够入脑入心,什么法理也看不到。

也知道是不对劲儿了,盲目的发了几次“正念”,可这种状态却丝毫没有改变,整天的忙于“做事儿”,完成任务似的学法。随着时间的延续,学法时大脑那种被间隔的感觉越来越强。

慈悲的师父看到可怜的我还不悟,及时讲法叫醒了我。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你的思想无论符合了哪一类生命状态,哪一类生命马上就起作用。”“其实只是因为你的执着引起了它们起作用,从而加强了你的执着。”

是啊!抱着这么一大堆的人心和执着怎么能得到法?它们能不阻碍吗?在这样的状态下,还能发出什么正念?发出的都是粘糊糊的东西,不但不好使,倒起反作用。

再仔细查查自己,脏东西还真不少: 遇事总是先找别人,第一反应就是他怎么这样?她怎么那样?就不知道先想想自己什么样,指责、埋怨都形成自然了。从不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不知道考虑别人的感受,不是把师父赐予的法宝“向内找” 装在心里作为行为的准则,而是挂在嘴上用来自圆其说、掩盖执着,凡事习惯于以我为中心,爱听好听的,稍有不顺,心里就不舒服。

扪心自问:为什么看到的都是人家的“缺点”和“不足”?怎么就看不到人家的优点和长处呢?甲同修的真诚你能比的上吗?乙同修的善良你做到了吗?丙同修的宽容你行吗?同修那么多的闪光点为什么不看、不学?暴露出的“不足”不正是让你修、让你提高的吗?同修就是一面镜子,无私的照着你,你咋就不知道珍惜、不会用呢?这不正说明是你自己不会修、不想修吗?不急自己,反倒急起别人来。你把别人都修成了,你干什么去?

我用三天的时间反思着自己,向内找自己,每天把学法放在首位,除极特殊情况外,通常都是先学法。学法前把大脑清空,所有的事都搁在一边,清除一切干扰因素。学法时双盘端坐,恭敬的捧着宝书,全神贯注,排斥外来干扰,刚一冒事儿,就把它压住,决不顺着它想,一字一句入脑入心的学,不求速度,不赶时间,稳住心,慢慢读……很快,那种间隔的屏障消失了,感觉是真正的自我在学了。

我把师父的新讲法《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学了一遍又一遍,要求自己守住一思一念,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无论碰到什么问题,都提醒自己用法来衡量。

前几天,我们请来技术同修为我地修理打印机,技术同修起早贪黑忙了几天,可刚修好没等走呢,有的又坏了。技术同修临时决定搞个现场培训,以便今后出现问题能自行解决,不至于误事。为了省时、见效,我们把另一地待修的机器和几个同修都调了过来集中培训。

提供场所的同修一看就急了,非常激动的冲我来了:你们这是干啥?不就修机器吗?咋搞成这样了?那几个人是哪儿的?赶快撵走……我说:那可不行,费这么大劲儿,这么远的路,也不能白折腾啊?最快也得晚上走。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真自私,一点儿整体观念都没有,自己的修好了,就不管别人了。正开始埋怨,一下想起了师父给的法宝“向内找”: 不对呀,同修的压力太大了,我根本就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去想,这确实超出了她的承受极限。再说事先不和同修商量,这本身就是对同修不尊重。我错了。想到这,心里立即平和了,那股怨气也没了。最终问题得以妥善解决。

另外,这次的交流稿是我自己打的字,我不会打字,这是头一次。以前写稿都是求同修打,说的好听点儿是求,实际是在指使。同修的工作又忙又累,每天下班还要熬到深夜,可我却不想这些,只想达到自己的目地,我想什么时间发稿,立马直追叫人打,马上发出去,发完后我轻松的回家睡觉了,同修的工作就得再往后延,再多付出。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真是对不起同修,真是自私。就不知道设身处地为同修着想,而同修总是那样无怨无悔,尽心尽力。相比之下,差距悬殊。这次,我命令自己必须完成,不能再给同修增加负担,给同修留出学法时间。

我终于学会了放弃,学会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学会为别人着想,虽然还很肤浅,但我会继续努力,直至形成自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