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之初经历的一次次震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二月中旬得法的。得法前我的身体有很多病,什么冠心病、风湿性关节炎、胃下垂,还有很多无名的病,如腰疼,上二楼就得休息一会,否则上不动。我是搞医的,可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各种药摆满了抽屉,可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天天年年如此,活得真累。我每天到公园散步,名曰锻练身体,可也没有什么用,解解心疑吧。

一九九五年二月中旬的一天早晨,我去公园散步,大雪后的公园满地积雪,一片白,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围着一群人,树上扯着大红条幅,上写“中国法轮功”,条幅的旁边挂着国家给的“边缘科学進步奖”等图片,人群中间站着个老太太,在讲法轮功怎么好。我抱着一颗不能上当的心,远远离去,一个人走在积雪中,伸伸胳膊,扭扭腰的独自散步,走了会觉得无聊,又回到了这一群人旁边站下,侧身细听老太太说:“你要学法轮功,你的头上有法轮,身后有老师的法身保护你。”我一听心中暗笑,抬头看一看上边有没有法轮,转身瞧瞧身后有没有老师的法身,结果什么也没有看见。我刚心想:睁着眼睛说瞎话,就在此时,我的身体竟自然的脚往下踩、头往上顶、胸往开扩,全身象伸开一样挺直,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想放松,身体不听我使唤了,足站有两、三分钟,身体才慢慢的放松了。这下我信了,因为我感受和体会到了发生在我身上的第一奇迹,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从做好人开始。

我看见了法轮

就在我走上修炼道路的第一天,中午午睡,在梦中看见一个黑白无颜色的大轮子,在我头顶上旋转,当时我还不知道是法轮,因为刚進入修炼的大门,什么也不知道,又没有书,所以不认识法轮。和别人一讲,才知道是法轮,大家都说我有缘份,刚得法就看见法轮了。

天目开了

在我得法的十天左右,我的身体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举步艰难,到今天的行走如飞,只几天的时间就发生了如此的变化,我的心里非常的高兴,感觉像回到了二十几岁一样,一身轻。

一天早晨,我又去公园炼功,这一路上身轻如燕,飞跑着進了公园,满地的积雪、薄冰,还有没冻上的泥,我每迈一步都得看脚下的路,突然觉得头上方一道厉闪从头上闪过,我抬头瞅正上方时,正上方的厉闪没有了,却发现眼睛的两侧又有厉闪从上而下闪过,我又看两侧,两侧的厉闪没有了,头的正上方又来了厉闪闪过,总之,我看哪儿哪儿没有,不看哪哪就有厉闪闪过,整个路程能有六、七百米远,都是如此情况,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跑到炼功点和老学员讲,她们说你的天目开了,我只觉得奇怪,也没深信,因为我除了光以外,别的什么也没有看到。

当天晚上八点多钟,我早早就睡下了,可怎么也睡不着,闭着眼睛数数,大概在八点半左右,我闭着眼睛的突然亮了,原来的眼前是漆黑的一片,瞬间眼前出现了蓝天白云,一条笔直的大道通向前方,道的两边是绿色的草地,参天的大树,遮天蔽日,从树叶的间隙里透出蓝天白云,从道的左侧来了一群羊,雪白的羊群,衬托着绿色的草地特别醒目,这群羊是从大道的东边往大道的西边奔跑,在羊群的南边有一个剃光头、腋下挟着一条鞭子、穿一身黑色的衣服的五十多岁的老头,在羊群的北边有一个穿一身蓝、剃着光头七、八岁的小男孩,随着羊群向前奔跑。羊群后边还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身穿一身红衣服,跟着羊群向前跑,好象要通过大道上西边的树林子里去。我就这样的看着,想着,这是哪呀?是什么地方啊?现在是二月中旬,满地的积雪,枯草埋于雪下,光秃的小树在风中摇摆,一片凄凉景象啊,这哪来的春暖花开、绿树成阴的景象啊,我看这看那,总也看不完,心想先把眼睁开,过一会闭上眼再看,看还有没有,我马上睁开双眼,坐起来,望着马路上路灯听着过往车辆的机器声,有半个小时,我再从新躺下,闭上眼睛,细看,什么也没有了,只是一片漆黑。

第二天到炼功点和老学员讲,才知道真的是天目开了,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景象,我从我自身的感受对法轮功有了進一步的认识,对师父有了進一步的坚信,相信师父讲的法没有假,没有骗人,天目真的开了,真的看到了常人看不见的东西,我相信了师父所讲的法,相信了法轮功是超常的科学,我猜想师父一定是超常的人。

我得到了法轮

在我得法的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我常想师父说给下法轮,我怎么炼功这么长时间还没给我下法轮呢?怎么回事呢,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在没得法前,由于身体不好,四处看病,那真是有病乱投医,找过农村的巫医,“即跳大神”的,为了我身体健康,还供了一堂子老仙(即狐、黄、白、柳)等,身体照样不行,原来初一、十五,要上供的,有时忘了上供就头疼,头晕,起不来床的,得法后,书上说叫把供那东西扣了,我也没敢,有一天又到初一,我没给上供,看看怎么样,结果什么反映也没有,原来师父真给清理了,真是空的了,我马上把香炉扣了,按书上的要求做了。

就在第二天,我的小腹部位突然旋转起来,正转反转,转个不停,足转了两天的时间,转的我特别难受,用手按着肚子,不好使,照样转,趴到床上压着肚子不好使,照样转,就象住小房离火车道近,你要是躺在炕上,过火车时震得身体突突乱蹦一样,这样转了两天停止了,我知道是我把供的大仙的牌位扣了,师父看我真的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才给我下了法轮,我虽然没有见到过师父,但师父说过:“看书一样会有同样状态出现,同样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转法轮》〈第二讲〉)我从我自身的变化,我真的深深的感受到了师父的伟大,是师父的法身给我下上法轮,从此我走上了光明的修炼之路,在师父的关照,和法轮佛法的沐浴下,直到今天,无论千难万阻决不回头。

师父帮我戒了烟

我曾是下乡的知识青年,在农村的寂寞使我学会了抽烟,这一抽就是二十年,导致我经常咳嗽,胸闷气短,我想各种方法戒烟,都没有成功,如买“戒烟灵”——往烟上抹的、“戒烟精”——往鼻子上抹的、瓜子、糖块、毛磕,把牙都磕出了几个豁都没能把烟戒掉。

自从走上修炼道路以后,看《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这本书以后,读到戒烟这一讲时,我当时抽的黄红梅烟,马上变味了,好象烧干白菜叶子味,非常的难闻,我当时就明白了是师父帮我戒了烟,我马上不抽了。一个多月后,我到姐姐家串门,姐和外甥们给我上烟,我说不抽了,早戒掉了。大家说:“都四十多岁了,抽吧,还戒什么烟。”真是抽烟喝酒架不住三让,加之自己内心深处也有点馋烟,接过烟又抽上,没抽上一星期,我就咳嗽的不行了,一咳嗽一个团,一咳嗽一裤子尿,此时的我追悔莫及,把好不容易戒掉的烟再捡起来,这可怎么办呢?只有再求师父帮我了,我双手打着莲花手印,捧着书,心里暗暗的求师父,帮我把烟戒掉,我向师父发誓,永远不再抽一口烟。然后我就再期待着奇迹出现,半天的时间过去了,拿起烟抽还挺香的,心里很失望,怕师父不管我了,等到晚饭后,我又去拿烟抽,这回不行了,烟还没拿到手就感到我的嘴里、食道里全是烟,呛得我恶心、头晕,直想吐,我知道师父又帮我了,我心里十分感动,师父,我一定好好的修炼,决不辜负您的希望,谢谢恩师。

师父给我清理身体

修炼前,我是个身体多病的人,从来睡觉不敢脱内衣内裤,连袜子也不敢脱,腰上扎个半尺多宽的大板带,就怕受风加重病情,自从修炼后,全身冒火,再也不怕风了,衣服也敢脱了,板带也扔了,可其它的病还很多如腰痛、胸闷、气短、冠心病、胃下垂等,多的很。

有一天早晨,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全身不听使唤了,我心里没底了,这种症状早没有过,这是怎么回事呢?咬牙起来,自觉脚下无力,扶墙走到了厨房,看到盆里泡的衣服,就抱着去洗衣服,可是手勉强拿起衣服,都不会使劲搓,双手软弱无力,洗不了衣服了,心里有点紧张,这可怎么办哪,全身都不好使了,我突然想起做动功吧,看看怎么样,我开始做第一套功,当做到第二遍抻的时候一身轻松,手脚都好使了,全身也有力气了,自此以后,全身的疾病渐渐的全好了,告别了半辈子的药罐子,是师父给了我新生,谢谢恩师的再造之恩。

师父就在我身边

自我走上修炼的道路以后,我知道师父时刻在我的身边,每当我做错事或想做错事时,师父时刻提醒着我,点化着我,使我感动万分。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时我带着第一个学法小组,每日读法,找自己的不足,使自己的每言每行都符合法的要求,师父说:“我要叫你做一个比常人中的好人还要好的人,最后做一个超常的人,达到圆满。”(《加拿大法会讲法》)所以我都按此要求谈出自己的缺点,和各种执着去掉它,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谢谢伟大的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