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泪 坚持走好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我于一九九八年的七月开始走入法轮大法中修炼,一晃十多年了;在走过的这段时光中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但也经历了许许多多不同程度对大法是否坚信的考验和执著心难去时的苦恼。

在得法时也有几次不同的遭遇,第一次记得好象是在九六年的九、十月份,在本市一个小书店里我看到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打开一下就看见了师父教第五套功法时双盘打坐的照片,心里很喜欢!但当时苦于囊中羞涩,口袋里连请这本书的十几元钱都没有,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小书店。第二次是九八年在厦门市一家书店看见了宝书《转法轮》,我打开看完了前面的《论语》和一小段讲法就说这书写的太好了,但都因口袋里连十几元钱都拿不出来只好无奈的和大法擦边而过。

九八年的七月我在家乡一小镇上和二哥、二嫂一起在二哥的同学的引导中走進大法中开始修炼。在刚刚得大法的时候心情很激动,几乎每天都会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去掉了抽烟、喝酒、打麻将、打牌赌博等不好的恶习惯;同时也放下了看电视、电影与下棋的瘾好。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发动这场邪恶迫害时,我带着求圆满的心和二哥、二嫂与家乡的功友们一起几次去过南昌市省政府上访,回家后的几天都一个人在外面炼功来证实法;被贵溪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违心的写了保证不再炼功,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和耻辱。出来后因怕心很重,在以后的几年中几乎完全放弃修炼,混同于常人,在随波逐流中向下滑,那些去掉了的执著和瘾好又都执着起来了,还染上了上网通宵玩游戏的执著心;主元神明白的一面在无奈中经常从睡梦中哭醒,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苦恼和痛苦真是过的生不如死。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我在南昌市打工时遇到九九年以前认识的功友周大姐,她知道我的情况后鼓励我说:“师父还在等着掉队的学员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呢,不要失去这亿万年不遇的机缘啊!”在我离开她家时给了我一本宝书《转法轮》,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慈悲伟大师尊的怀抱中;从新开始修炼。

零五年的农历正月我来到湖南省衡阳市打工。一天我在理发时给店老板讲起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她听过后告诉我她姐夫的大姐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后来我就叫她帮忙找她那个亲戚来见一面。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呵护安排下我和本地的同修们形成一个整体,本地的同修带我参加了她们的学法小组集体学法、交流。这给我以后的信师信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以后几年有好多次睡梦中有别的法门的神呀、老道呀来说它是我的师父要我跟它走,我都清清楚楚的说:“不去,你不是我师父,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

那时我一个月的工资也从以前的三、五百开始上涨到除去吃饭和住房的开支还有一千多元,在手工技术上也提高一大截。这样我也几乎每个月都能拿出二、三百元赞助本地资料点;也常带些真相资料随身发出去和给身边的熟人看。在那里的几年中身体的变化也很大,体重从八十六斤(我身高169公分左右)长胖了十五公斤左右;脸色也比以前红润有光彩,人也精神很多,睡眠也改善很多,在一起的同事也常说我比以前开心了很多,人也比以前精神有活力,也愿意帮助别人;我知道这是沐浴在佛光中得来的福气啊!同时也非常感谢这些异地的同修大姐和阿姨们给我的帮助和鼓励,衷心谢谢她们。

零六年下半年我开始放下怕心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刚开始从自己的亲人和身边的同事讲,渐渐在村里对熟人讲;再后来也给陌生人讲。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遇到很多很感人的故事,有些人一听到真相就表态愿意退出邪党的邪恶组织。但也有些被邪党谎言毒害很深的人出言讽刺和嘲笑等,也有的人会把我赶出他家;但我也不为他们的所为而动心,只是觉得可惜和遗憾,希望他们还有机会了解真相得救度。下面举几个听到真相表现很欣喜的例子:

在湖南省衡阳市打工时,有一个人来我在的厂里拉木柴回家烧,他曾经是个邪党的党员,他一听我讲完大法被邪党诬蔑迫害和如今“三退”的真相就说以前他在家里接到过一份真相资料,也看过了,他说自己当时就想声明退出但又不知道到哪里去声明退出呢,我说给他起个化名退出,他却说就用真名退,然后就把他的真名字写给我拿去退出。

还有一个在一起做事的同事有一天晚上邀请我去他家玩,我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和三退信息后,他表态退了团。有几天他没有来上班,过了几天他一见我就对我说:“突然想起来我在高中时还加入了预备党员呢,你也给我把预备党员退了吧;”他用的也是真名退。

在本市也有一些受那些从邪恶劳教所“转化”回来的人毒害的昔日功友,在交流中可以听出他们在信师信法上不坚定;甚至怀疑明慧网。我就谈自己从新走回大法中修炼后的体会和身体受益的变化,他们也看到这些都是真实的事,我们九九年以前都是认识的,那时我的体重只有八、九十斤,现在体重六十公斤左右;脸上的面色也比以前光滑细嫩有光彩。我对他们说:“在我现有的层次一点初浅的认识是:师父还是以前的师父,大法也没有变,只是对我们这些大法弟子的要求比以前更高了,责任更重大了。而真正变的是我们自己的心,在信师信法的问题上没有以前那么坚定了,随着正法结束时间的延长,我们在常人中没有放下的执著心更加重了,忘记了师父讲的要“向内找”的法理而转向外去求了。”他们听过后有的承认是这样的,有的不吱声。

随着自己经济上的宽裕,二零零九年七月我买了二哥的旧笔记本电脑和一台小型喷墨打印机开始学着做真相资料。因当时什么都不懂,选的那款机子不合用,就在十月份再买了一台打印机回来,电脑也联上网了,这个时候也懂一点初浅的打印技术了;就自己上网下载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打印。同时也做不干胶和真相币,还能帮同修上网发“三退”名单。后来又学会了刻录“神韵”晚会光盘的技术,就自己从网上买了些可以打印的防水光盘刻录“神韵”晚会光盘,并打印好盘面;有些给其他同修发,自己也面对面发送一些。

因为是小型家庭资料点,这几年我一般都自己拿钱买耗材,不接同修们的钱。因为是农村,多数同修家里都不很富裕。有一次,一大姐同修拿来一千九百多元钱要做真相币;听说我那打印机出故障了不能打真相币了,就叫我拿这钱去买过一台好的打印机来用。我当时也不同意要她的钱,她执意要留下这些钱,还说我们是一个整体呀;谁拿钱还不都一样吗?而在我们这里的同修也就她家经济条件最好。这些年她断断续续拿出四万多元钱赞助过好几个资料点,同修在这一点上真的是很了不起的,值得我们学习啊!后来我就拿这笔钱买了一台可以打印光盘封面的机子,用余下的钱再买了几十包不干胶。

在写体会的过程中不断的回忆着自己这十几年来走在修炼路上点点滴滴,真的是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都有;能走到今天真的用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对慈悲伟大师尊的感恩。就写到这里吧,有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