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武汉女子监狱逼做奴工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武汉女子监狱多年来除了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也和中共其它监狱一样,还强迫法轮功学员从事奴工生产,从中攫取非法利润,整个过程即残酷又血腥。以下是一位法轮功学员自诉在湖北武汉女子监狱被逼做奴工的情况。

被强制拆纱整整十八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从看守所被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刚开始在入监队,每天要做十几小时至近二十个小时的奴工。在入监队,我碰到武汉法轮功学员刘佑清,当时她在入监队已关押半年了,我看到她人瘦的都脱了形。她不妥协坚持信仰,狱警想方设法折磨她。

监狱里有纺织车间和织布车间,把废纱头拆成纱后从新再纺,纱头灰很大,每天拆完纱脸、鼻子、头发和眉毛全是灰。由于监狱卫生环境极差,得肺病的最多。监狱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接触。每天我看到刘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拆纱,从早到晚就在那里拆,每天到晚上我们干完活去睡觉,早晨五点多起床,还看她在那拆,半夜她拆不完,就让她“挖墙”(一种非法的刑罚:人离墙三步远,头顶墙壁)。

刘佑清已年过半百,这种折磨对她是难以承受的,每次都是哭着在痛苦中煎熬着,然后继续的拆纱。上十天后我下队了,刘佑清一直在那拆。下队后我一直很挂念她,终于从一位从入监队下来的服刑人员那打听到了一点情况,她说:刘佑清整整拆了十八天的纱,狱警一天都没让她上床睡觉,我可是一天天帮她数着的,整整十八天啊,真是可怜啦。

没日没夜的干也干不完

二零零一年,我和荆州法轮功学员陈静江被劫持在武汉女子监狱老残队。顾名思义,老残队关押的都是些年老的、病重的、精神有问题的以及残疾的犯人。尽管是些老残人员,但奴役劳动并不轻。奴工活品种花样繁多,一旦完不成任务就要遭惩罚,如有时被吊起来示众,以此警示其他犯人。

老残队利用奴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就更加残酷。学员每天被逼做上十个小时的加工活。记得在二零零二年某月,我和陈静江因传递经文被发现,老残队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队长丁玲丽(音)和一帮警察把我们俩分别叫到办公室进行哄诈和威胁,想让我俩说出对方,并交出经文的来源。我俩都不配合,一个字没说,气急败坏的丁某罚我俩一天做三天的活。

那时正在做挂在圣诞树上的彩灯,属于出口产品,听说远销好多国家。我们被罚的活是拉灯线边子――把挂灯泡的电线拉直再扎成把子。此活很费劲,很伤手,做的量又大,一般人是难以承受的。我和陈静江没日没夜的干也干不完。当时我的双手全都是血泡,大拇指的指甲壳和指甲肉裂开了,鲜血直流。血肉模糊钻心的疼痛。即使这样狱警也不许我停下手上的活。我只好用一块纱布(是平时做的加工活拆纱的脏布)把手指缠住继续做。有一位犯人头子心不忍跟警察讲,说我那双手伤的看不得,警察照样要我做。后来负责包夹的犯人有时偷偷帮着做一些。

陈静江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每天从早到晚不停的做也做不完。警察就不许她睡觉,通宵达旦的做。后来他们为了把我俩分开,把我调到另一个队,以后我就没有陈静江的消息了,不知道她做这种苦役到什么时候。

“以后也不可能有人能做这么多”

在武汉女子监狱我碰到了彭燕。彭燕从看守所到监狱,睡过死人床,被吊被铐,关禁闭等,二十三岁的她经历了种种磨难,也遭受了残酷的奴工迫害,以下是彭燕对我的述说:

二零零二年,我在武汉女子监狱喷织中队。当时正值监狱做彩灯,于是警察张彩虹、程菊辉就安排我做加工活。说和犯人一样,犯人做多少我就得做多少。而实际上我比犯人做的多得多。犯人们都是要进车间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病号没进。进车间的回来后,仅做极少的加工活,而不进车间的则必须做全部任务的加工活。对未进车间的病号,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安排的。但要求我做全部。

开始时,要我拉灯线边子,每天要做4800个头。第一天我就因为无法完成就不让我睡觉。管教警察让包夹盯着我,但不准他们帮我做。我一直做到天快亮时才完成。可是随后就涨到5700个,再后来到6400个。旁边的包夹看我做的艰难,任务又太重,就教我做,不久我就能很快的做完。后来才知道,监号内没有其他人做完过全部任务的。最后我一天能拉7200个头子。

如果中午能休息一下,做事效率就高些,晚上九、十点就可休息。但管教不让睡。有几次中午休息,被当班的管教责骂。管教让包夹看着不许我再睡。中午不睡会,我精力不支,手变的很慢,就无法完成那么重的活。

这期间,我还被要求穿灯泡,每天6袋,打包每天40个,手指都被打肿,手无法握紧。而这些都在我能很好的完成后,就换成别的奴工或追加任务。监狱利用不停加码的劳动来迫害我。

一个管教说,象彭燕这样,一天能拉这么多头子,在监狱还是第一个,以后也不可能有人能做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