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陈德光、盛春梅一家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一年七月以来,兰州法轮功学员陈德光一直被非法关在海石湾看守所。兰州中级法院开庭原定六月十二日,目前无限期推迟。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兰州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在红古区花庄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到花庄派出所。花庄派出所所长雷富林曾在海石湾呆过,他认出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后,一心想加重迫害,当晚罗织罪名,开出拘留证,先后三四次欲将盛春梅关入看守所,但都没得逞。后盛春梅回家,陈德光一直被非法关在海石湾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下午,盛春梅的代理律师到兰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邴建峰法官的办公室办理手续,接到法官通知,称法院已定于六月十二日对陈德光、盛春梅进行非法开庭审理,后推延到十四日,刚刚获悉再次推迟,说是无期等待。

陈德光,男,一九四六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职工(现已破产),家住红古区海石湾大通路394号。陈德光修炼前患有腰肌劳损、颈椎骨质增生、胃下垂等多种疾病,而且每天要抽 两包半烟,天天都喝酒。陈德光于一九九七年八月十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一身疾病不翼而飞,烟、酒都戒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陈德光受到残酷迫害。以下是陈德光、盛春梅一家遭迫害经历。

第一次上访肋骨被打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陈德光抱着相信政府会和平解决问题的心态,带着身份证去北京上访。结果被强迫押回本地,非法拘留在兰州市红古区拘留所十三天。

鲁姓所长指使吸毒犯毒打法轮功学员,陈德光的肋骨被打断,用手摸感觉扎手,也不给治。回家后,陈德光一直被受邪党指使与欺骗的不明真相的世人监视,邪党派出所人员还打着各种名义到他家骚扰。一到两会等所谓“敏感日”,没有任何理由,又被非法拘留,并无依据延期拘留十七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妻子盛春梅第一次进京护法,被押回兰州后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陈德光在兰州市城关区做生意,被当地派出所多次骚扰,使全家无法正常生活。

第二次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盛春梅与陈德光及儿子再次进京上访,后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家中只有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独自生活半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陈德光再次进京上访,又被海石湾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同拘留的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当时还没有到取暖期,拘留所也没有取暖设施,鲁姓所长依然强行收取法轮功学员每人一百元取暖费。

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陈德光被警察张文革从家中骗出说有事要谈直接送到红古看守所其后被邪党派出所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在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一起被非法劳教的还有许伟跃、刘汝花、关龙梅、吕东湘等法轮功学员,当时参与的中共邪党派出所人员有赵振国、李凌、阎斌、张文革、王海涛、赵伟等。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晚八时,盛春梅与其女儿外出发送真相资料后失去消息,下落不明。

当晚十时十二分,其家防盗门传来异常的开门声,陈德光十三岁的儿子陈剑儒打开内门后看到是派出所的警察张文革在撬门,情急之下上了保险,并用电话通知其他法轮功学员。警察张文革见状便灰溜溜的走了。后其家电话被监控。三日后,陈剑儒被迫离家出走。

在陈德光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吸毒犯、违法乱纪等人员打骂,以及强制高强度奴役劳动等迫害。更甚者,二零零一年六月,劳教所为了强制“转化”,中队长扈相贤,小队长王长寿亲自带领警察给陈德光上背铐,并吊起来,脚尖只一点挨地,这还不够,大夏天用两床棉被再把人整个捂严实。陈德光立即浑身打颤,汗如雨下,衣服全部湿透,浑身无力,腰直不起来,胸部疼痛,呼吸困难,之后胳膊长时间不能动。恶警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当时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用这种酷刑折磨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劳教所大张旗鼓,让被关押人员兴建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房,陈德光因说:“我就是法轮功(学员),我怎么能给自己盖牢房关我自己呢?我不干!”并拒绝建牢房而被警察王绪兴指使的吸毒人员清晨强制在山头上冷冻。当时正值严冬,北方的天气很冷,滴水成冰。冻了三个多小时后,又开始毒打他,把他已长好的肋骨又打断了,骨头凸起很高,腰也不能动了。陈德光要求检查身体,治疗伤痛,并要求依法上告,严惩凶手,都遭劳教所拒绝。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陈德光、盛春梅和陈盛华三人于劳教所被迫害时,陈德光的儿子被陈德光单位保卫科接回家,安排他在子弟小学复学,当时陈德光单位破产,盛春梅早已退休,但政策规定退休金不给发,只发给二百元生活费,孩子才十四岁不会计划着花钱,饥一顿饱一顿,导致一次孩子在学校饿晕了过去,在宿舍重重摔倒,嘴唇因而磕穿了。

二零零二年八月,团聚才三天的陈德光一家,因为看望另一法轮功学员曲淑范被海石湾派出所以“非法聚集”、“闹事”等罪名再次将陈德光、盛春梅和陈盛华劫持到洗脑班迫害,精神受到极大摧残。陈德光直到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才回到家中。

夫妇俩再遭绑架 公检法合谋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陈德光、盛春梅夫妇因讲真相遭人恶意告密,被花庄镇派出所恶警绑架,陈德光刚一进花庄派出所,便被所长雷富林(其人在海石湾工作过六年)认出,当晚就被罗织罪名,开出拘留证。陈德光在七月六日被绑架时一直讲真相,警察缪彦才就当众打陈德光耳光,陈德光被绑架到花庄派出所后,又被单独关押,遭数人群殴,包括打耳光等,门外可以听到乒乓的响声。 当晚警察将夫妻二人关在一起留了两人看守,盛春梅见丈夫陈德光脸被打肿,脸色发黑。

第二天七月七日,两人被转押到海石湾,盛春梅在被强迫体检后,由雷富林亲自转送到兰州市九州看守所,看守所拒收。雷富林仍不死心,又先后三次把盛春梅送到兰州市三所大医院体检,检查完一次往看守所送一次,但次次被拒收。第三次送时,雷富林言道:“不信送不进去。”但是看守所医院还是拒收。雷富林还不死心,要求见看守所警察,警察也拒收,雷富林一伙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将盛春梅带回家。

此时已是八日深夜十二点。恶警将盛春梅挡在门外,由两人拉住,拿着从盛春梅身上强行搜走的钥匙打开家门,在没出示任何证件、只是口头宣称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十多人冲进陈德光家中非法抄家,花庄镇派出所恶警伙同兰州市红古公安分局及红古区海石湾派出所恶警开着十几辆车,将陈德光家包围,一、二十人掠夺家中财物,在掠夺时连一个纸片也不放过,将厨房的碗柜、卧室的衣柜、阳台的杂物箱,全部将物品翻出检查后但凡跟法轮功沾边的物品全部掠走,包括电视、电脑、打印机、DVD、刻录机、U盘、MP3等以及众多珍贵大法书籍、法像及真相资料等物品,连多年不用的毛衣编织机、雨伞等等物品及写有真相的钱币数百元也被抢走,还有陈德光与老家亲戚的照片、他们家的老照片、手机和电话号码本也被抄走。现场目击者称警察闯入民宅将强抢财物装了好几车运走。并敲诈勒索保证金五千元说是作为盛春梅取保候审的押金,临走时说陈德光被关在海石湾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恶警以刑法三百条立案对陈德光、盛春梅加以迫害,因非法抄家时抄出许多真相资料及书籍,在七月十八日又以“危害国家安全罪”立案,想以此来加剧迫害。兰州警察于十二月将陈德光转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欲勾结检察院、法院对他非法起诉、判刑。在十一月初红古区公安机关将案件交给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家人在拘留期间没见到陈德光,得到起诉通知后决定请律师介入。十一月二十三日,陈德光的女儿与律师见面签了委托书,十一月二十四日,律师见到了陈德光本人并将陈德光对警察张国维的控诉书带出,他在控诉状中详细描述张国维对他进行“暴力取证”的过程: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张国维因为非法审讯陈德光没有得到其想要的结果,气急败坏,对陈德光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暴打,打他的脸,用拳打他的脖子,用脚踢他的胸脯;用脚搓踢他的两腿,张国维踢累了,转一圈又踢,抓住他的两只胳膊,脚下使劲踢,踢的陈德光阵阵钻心的疼,晚上睡觉疼的无法翻身。为了将陈德光关入看守所实施进一步迫害,第二天带他到红古区医院检查身体,但只做透视、验血等,不做体表检查。当时陈德光的两腿很粗、红肿青紫,腿部的肿胀直到三个多月后才消除,但至今形成一个鼓包,颜色时红时紫,时痛时痒。律师在会见陈德光期间,带出控告花庄派出所警察张国维刑讯逼供的“控告书”。其家人已交给市检察院负责此案件的检察官、市公安局督察科及红古区公安分局督察科,要求立案侦查。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陈德光的女儿将陈德光对警察张国维的控诉书交给检察官施兴林时,施检察官说他要出差一星期,案件已退查至红古区公安机关补充证据。其后陈德光的女儿将从法律上查到的一些资料及与律师交谈的所得写了一份情况说明递交给施检察官,施检察官翻了一下拒绝了,说我们会按照法律办的,再说你父亲的案子我们要开会研究集体决定。陈德光的女儿返回海石湾想给父亲送棉鞋,等到星期二去时,从早上去门没开,等到见到值班人员才知道就在那天早上陈德光被劫持到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随后陈德光的女儿到红古公安分局法制科递交了陈德光对警察张国维的控诉书,法制科长让留下联系电话等答复。等到的答复就是:我们会把它作为一个问题调查一下,我们的职责只能严肃一下纪律,如果立案你们要去检察院。当把陈德光对警察张国维的控诉书递交到红古区检察院时,是一巨姓女内勤人员接待的,她将陈德光的女儿反映的情况和控诉书留下,又留下陈德光的女儿联系电话,说给领导反映后给予答复,等到的答复是:不能光凭控诉书立案,要有证据,照片或验伤报告。陈德光的女儿问:我见不到我父亲如何拍照、验伤?对方说:这你们要找公安机关。

在律师带出控诉书后,红古看守所警察只好带陈德光去医院专门检查腿部伤情(后附有诊断报告),陈德光又写了事实真相,证明腿部伤情与看守所无关(后附),陈德光的女儿质问一红古看守所警察:为什么腿部伤势如此严重当时看守所还会接收?

这样这事就不了了之,当陈德光的女儿去问红古公安分局法制科陈德光的情况时,法制科科长竟然反问说:你们想干什么(指控告警察的事)?我们也去调查了,人家就没打你爸,不是你说打了就打了。陈德光的女儿说:我们不想干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打人的就要受到惩罚,那么多警察为什么(我们)单单只控告张国维?这说明就他打的最厉害。要证据你允许我爸验伤就行。法制科科长说:“那你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说了要举证找办案单位。”法制科科长说:“我工作这么多年还没见到这样的,你爸关在哪让哪验伤。”

其后,陈德光的女儿为了申请给父亲检查身体还多次去看守所、检察院,无一例外都是推诿。一直拖到二零一二年二月,陈德光的女儿在丈夫陪同下和弟弟再次去找检察官施某,他说:“你爸的案子我们考虑再次退回补充侦查,关于张国维暴力取证因为没有证据我们也将它作为一个问题发回区检察院让他们做出合理解释了,你们不要再给我寄信打电话了,这件案子不是我说了算的,上次就告诉你了要上会讨论。你们回去吧。”

回家又等了一个多月,期间电话还是打不通,后来是律师联系家属说案子已退查(四月份),家属回红古一问早在三月案子已经补充侦查完毕又返回市检察院了。

在此同时,四月四日陈德光的儿子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到天祝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天堂寺派出所绑架,五日转到天祝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但是四月十九日(离拘留期满差两天)就被天祝国保大队及陈德光的儿子住地的国保大队警察接走、关入龚家湾洗脑班。陈德光的女儿多次去龚家湾洗脑班要求见弟弟,洗脑班均不让见,称“领导不让看”。

五月二十八日,兰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邴建峰法官通知陈德光的女儿,让她和她母亲盛春梅到法院去取起诉书。现在陈德光和盛春梅正面临非法审判,而陈德光的儿子还在龚家湾洗脑班。希望外界关注中共对这一家人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