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自我的执著 坦坦荡荡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我的修炼环境主要是在单位里,我们是新建单位,单位里的大大小小员工有一百多人,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从给他们讲真相的经历中,真正体会到了“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大法的超常神力。只要我们有一颗慈悲救人的心,放下对自我的执著,正念正行,师父就把有缘人安排到我们身边,就能把人救了。

对自我的执著,在人的一层理念上就是虚荣心,自高自大,以“我”为核心,不失面子。在讲真相救人时表现在不信师不信法,怕别人告发“我”,怕别人知道“我”在讲真相,怕耽误“我”的时间等等,也就是围绕着“我”在考虑怎么救人,给人讲真相时就象是偷偷摸摸的一样,所以在这时你就是给别人讲了也救不了人,不仅正神不帮你,旧势力的恶神还会嘲笑你,说不定还钻空子迫害你。

由于工作关系,在单位里我和老板接触机会较多,我就先给老板讲。首先给老板亮明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师父教我们要按“真、善、忍”做人,我会严格按“真善忍”的要求我去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老板对我的要求也欣然同意,并告诉我,过去他们家是被打成右派的,父母亲领着全家人走南闯北吃尽了苦头,所以他们全家人都不会入党的。并将以前入过的团组织也给退出了,相信法轮大法好。

给老板讲过真相后,再给其他人讲就好讲了,因为老板也看过真相小册子,非常了解法轮功到底是干什么的,所以他从不管我给谁讲真相,有时看到我在给谁说话就和我开玩笑说,又给人家讲了。讲真相不能挑人、不能挑地点,只要是你周围的人都是你救度的对象。

师父讲过:“但是你得分什么事啊,这么大的事,人都在等着救哪,你只要不太过份,人家就会理解。我们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区大大方方的走过去,然后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讲,马上表示非常高兴,就在等你一样。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由于我们是建厂期,所以就有好多工程在干,我每天接触工程老板,在给他们结算工程款时他们都说要请我客呀、送礼呀,我就告诉他们我是学法轮功的,我不会收你们一点礼的,有人晚上把礼物给我送到家都被我拒绝了,并给他们讲“有得必有失”的道理,他们会很感动并问很多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我正好都能把真相给他们讲明白,他们都做“三退”后,还要我的电话号码,便于以后联系,都愿意和我交朋友。有个工程老板帐结完以后好长时间见我后还告诉我一件事说:他们是搞钻井工程的,有一次在给人家挖井钻头掉進井里,用专业工具怎么也捞不上来,就想起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解危难的话,于是就绕着井口转圈的念,最后真的奇迹出现了,钻头被捞上来了。她边给我说就又念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的很欣慰。

由于我没有想过给别人讲真相对我有什么好和坏,只是感觉自己学法的十几年中,虽然在被邪党诽谤、造谣、诬陷法轮功的恶劣环境下修的很艰难,但是师父将我满身的业力给我拿掉了,我每天很轻松愉快,很幸福,所以我不想自私,就是想让大家都知道法轮功是教人“真、善、忍”的,这么好的功法要让大家都来分享。而共产党是教人搞假恶斗的,是害人的。在单位里上上下下从领导到工人大多都讲退了,连很多政府部门退休的或退居二线的老干部(在原来的单位都是一把手。老板想利用他们所以就把他们聘请过来)也来我们单位上班,她们来一个我跟他们讲一个,讲一个他们退一个,并且他们都很同情我们法轮功,都骂共产党凶残、丑恶、毒辣。

某位原政法委书记退下突然也来我们单位上班,我就想起他以前的种种恶行。他迫害大法弟子很卖力。曾经有位大法弟子被他指使手下关押,这位大法弟子的公公突然病故,家人找他说情让这位大法弟子回家一趟最后给老人送殡尽尽孝心,他坚决不同意,并说要想回去先交几千块钱才让这位大法弟子回家看一眼就得重回看守所。这位大法弟子家里没钱给他,他竟下狠心不让他回去。由于此人迫害大法弟子,诬陷法轮功,儿子已经成为他的替罪羊了,开车肇事,五马分尸,死的很惨。我想起这些,怨恨心、憎恨心、仇恨心和怕他告发的心都出来了,“不救他,我要看着他怎么灭亡”。但每每看到他又想救他,在班车上、在办公室、在工地上经常给他辩论有关“修炼”的事,有时争的脖粗脸红的,最后都要把他气的不得了,那时也没有一点大法弟子的样子,就象要在人多的地方证实一下我很勇敢,我学的是正法,我要把你的理辩倒……

直到有一天,有人对我说:“听说你经常在单位讲有关法轮功的事,这事被公安局知道了,你可要注意啊。”听到这话,我简直羞的无地自容,师父慈悲啊!又挽救了走在危险边缘的弟子,好险啊!我这颗“自我”的心太强了,我是修炼人,学“真、善、忍”的。可我的善哪?我的忍哪?我的慈悲心哪?我的正念哪?我在干些给大法抹黑的事。找到这颗执着心后我就赶快发正念灭掉它,灭掉我脑中的“恶”。师父把他安排到我的环境中上班就说明他也是有缘份的,从救他的过程中来修掉我的执着心。他是个说话不经过大脑、办事很粗心的人,受共产邪党的迷惑,他也是个受害者,我要救他。他是很可怜的,他替共产邪党卖命已经遭恶报了,但是他还在迷中,并发正念铲除他背后共产邪灵的干扰因素,求师父加持弟子,当我再去我的一切不好的念头,放下“自我”后,主动找到他向他道歉,承认我说话有伤害他的地方,请他原谅。他也变的很和气,和我说话很客气,后来当我再给他讲起有关法轮功的话题时,他虽然没有表态,但是他已经在心里默认了。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