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浅谈解体邪恶无形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读了明慧网五四一期的交流文章《及时曝光邪党》,觉的同修写的“关于新学员虽然没被邪党绑架、劳教或被迫离开家园啊”这一段深有感触。下面就和大家交流一下我本人经历的无形的迫害,意在曝光邪恶。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初得法

我是零五年得法的新学员。得法的初期就是喜欢看书、学法。炼功是我在看了大法书半年多以后才学的(当时的层次认为炼功对自己修口有帮助,学法前爱谈论别人的毛病改不掉,认为炼功能约束自己)。这时又听一同修说有发正念讲真相的事,自己也跟着做,那时的讲真相全是凭着人的热心去做的,也劝退了一些人。但是后来从法中知道:人做人事只得福报,不能圆满,就努力摆正基点,所以我一直平稳的做着三件事。在这平稳的日子里,通过大量的学法我逐渐认识到了大法的珍贵,三件事的重要,救人的紧迫。

邪恶的迫害

零七年九月十日,邪恶因素利用我丈夫人的一面对邪党的惧怕对我進行迫害。那气势真的令我不知所措。他烧了我的大法书,摔了mp3,还“命令”我不许再学大法,不许和别人说法轮功的事。我不同意他就打骂我,(以前的我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的,更不要说打骂了)还以死来威胁我。当时我还不懂发正念的真正意义,更不懂这是邪恶的迫害。而面对他破坏大法的行为,就用人的一面坚持着,心里有坚定的一念:决不能放弃大法。我怀里抱着吃奶的女儿委屈的哭了许久许久……

在以后的日子里,看书、学法、发正念、讲真相,都成了他打骂我的借口,和他讲真相,不但不听还气的不行,气的他三更半夜用皮带打我,要用皮带勒死我,我的叫声吵醒了女儿他才罢手。有一次,他只发现了我一本《明慧周刊》和一些真相资料,就大动干戈,竟然用钢筋棍打我,还把我的父母、妹妹,他的父母、妹妹、妹夫都找来了,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重复着那些电视中宣传的邪恶谎言。我深知是谎言,但却无力说服他们。(有人心障碍着)这时丈夫说:“我也知道法轮功好,但是××党不让炼。你如果还继续学法轮功,咱们就离婚,孩子也不让你看,现在你就和你父母走。”我没吱声,这时我父亲就举起板凳打我,他的父亲则用撞死在我家里来威胁我放弃修炼。当时的我真的感觉天要塌了,没有我倾诉的对像,没有我讲话的权利,只有服从别无选择。当时的我正念不足(认为我不妥协就会象他们说的那样众叛亲离、家破人亡,就会给我身边的众生带来对大法的负面影响,已三退的人也会对大法产生误解。我们村有五百多户,两千多人,除了一个状态不太好的老年大法弟子外没有大法弟子,如果我走了就不会有人再去救他们了)。所以我违心的妥协了,说了不该说的三个字。当时的我心如刀绞,泪水止不住的流着。

在那段无法学法的日子里,我一天天不知所措,不知该干什么,没有了往日的欢乐和充实,没有了法我不知为啥活在这世界上。真切的体会到失去大法的痛,那是人间的任何痛苦都无法比的,在这段日子里我想来许多许多……最后坚定一念:无论如何,我要坚修大法!

走出迫害 走向光明

也许师父看到了我那发自生命本源的一念,不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安排我认识了一些精進的同修,同修与我交流这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邪恶的谎言对世人、对我的亲人的迫害,目地是毁掉我与我的亲人。在师尊慈悲的加持下,在同修们无私的帮助下,我又有了大法书,又回到大法中来了。这时的我已经识破了旧势力的阴谋与邪党的谎言迫害,现在正以精進的实修面对面的讲真相、持续使用真相币、发神韵和大法护身符等实际行动否定这一切迫害,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这无形的迫害,救度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和众生,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向伟大的师尊合十
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