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大法弟子:赶快抓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我是曾经的大法小弟子,由于一直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时常是不够精進,最近认真学法后看到自己的问题。决定把它暴露出来,赶紧去掉。抓紧现在,勇猛精進。

学法要认真

最近学法状态不好。今天学法就心不在焉,很乱,就想:我去躺一会儿听听歌,歇一下。结果就睡过去了,多次清醒时心里想着:我要起来学法,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它控制。但还是没动,就这样持续了一两个小时。但当克服它坐起来后,感觉脑子是很清醒的,没有困倦感。打开书一个字一个字的抄,不再去想以前练过的常人的书法笔画怎么写的,就是工工整整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声音,再抄下来,结果越抄越入心,感觉这些法以前都没有学过一样。刚开始抄的一段话就是“气上头顶下不来,它只是一个时期的状态,有的人很长时间,半年了也下不来。下不来找个真正的气功师引导一下也能下来。那么我们凡是炼功时冲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哪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转法轮》)我一下子就明白师尊在点化我呢,之前一直心里执著着高考,执著着那些肮脏的名利,常人稍微说一两句不顺耳的话内心里就忿忿的不行,不断的想别人的不好,一点都不像个修炼人的样子。而且以前学这个问题的时候总觉得师尊讲是修炼界的不良现象,不是说我的,总是不认真去学。

早上稍微有点拉肚子、来例假的表现,脑子里就一下涌出好多不好的念头。然后我就看到师尊讲“炼功人将来修炼也不会舒服的,身体出现许多的功,都是很强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的你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强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转法轮》)。

真正的放下执著和纯净学法时,就会看到我们捧的是多么珍贵的一本大法了。

要参加晨炼

之前一直没有灭掉自己内心那个求安逸的心、懒惰的心和人每天要睡多少多少小时的旧的观念。于是高考前就自己给自己放松,每天九点多十点就睡觉了。十二点的正念没有发,晨炼也不想参加。中午补上的时候还安慰自己说中午炼主意识清醒等等,其实这都是掩盖自己那些不好的念头。

在认真的学好法后,我认识到一定要克服掉这些不好的东西。前天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后就对自己说,今天我就躺到地上睡,我一定要参加晨炼!当自己把心摆正后,早上不需要四、五个闹钟也可以马上清醒站起来炼功,并且头脑清醒。炼完后我想真神奇,一点也不困,想着就开始打哈欠,打了一半我悟到这不是不对的吗,我又不困干嘛要打哈欠呢,一个“灭”字打出去就连哈欠也不想打了。

讲真相目地要纯

前几天天上自习时班里闹哄哄的,前桌的同学扭过来不停的找我说话,我想这不是来听真相的么,就从“六四”讲到了大法的真相,他不断的接腔表示赞同,当我讲过后还没提出来要替他退党,他就对我很认真的说,其实有些事情听听就算了,有些事情不同人有不同的说法,除非咱们站到了一定高度才能对真相一目了然,不然你就不知道哪个是真的。而我以第三者的身份给他讲,所以一下子就被噎住了,加之自己有怕心和下课了旁边的人催着我走就没能给他劝退。

回家的路上反思,发现由于讲真相前,我因为怕心不敢张口,转而动了一念,要是因为没给他讲真相我考试没考好怎么办。这是多么坏的念头啊,完全是为私的,而且自己紧张的声音也颤颤的,一点信服力都没有,我是常人我也不退啊。

“弟子: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对小弟子的要求与成年大法弟子一样吗?

师:这个不一样。小弟子他们在技能上、在表达能力上、在社会被重视成度上,都不同,还是不能一样要求的。孩子与大人不一样的,小孩就是小孩的状态。这个过去我已经多次讲过了。”(《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师尊给小同修放宽了要求,可是从小同修成长起来的我们,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忽略了这一点,认为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在讲真相的力度上不够。其实每个阶层都有每个阶层要救的人。我们曾经有个政治老师在一次讲完课后就对我们说,他们大学的老师就天天上课给她们讲法轮功,结果她什么也没听明白(或者是明白了不敢对我们说)。但是讲课的时候有污蔑大法的内容她依然照讲。这样有多少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对大法犯了罪啊!我曾经也在讲真相中遇到过跟随家人一起退过的,但这只是极少极少的,单论中国每年数以万计的庞大的考生,这样大的数字,我们不去讲又等着谁呢?我们作为熟悉的人讲真相更容易打开他们心结啊。况且只是表面上我们在讲,真正的是师尊在做啊!

同修们,快醒一醒,走出来吧!听一听身边的人内心真正的声音。我们班主任就在前几天,毕业的前夕才对我们说,“老师就不敢说自己有着独立的人格和清醒的思想,我感觉我就像是被奴役了一样,我的思想已经完全僵化了,你们就不一样了,希望你们可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还有一名老师嘴上说着邪党好,可是偶尔也会对我们感慨社会的诸多黑暗,并坦言自己看见了也不敢说,只能继续说它好。身边的同学也常常感慨着不知道活着为了什么。我们何其有幸今生得法,怎么就不舍得让他们得救呢?

要把大法摆在第一位

一次模考前家人同修拿着小同修写的文章给我看,明白之后还是依依不舍的,放下课本还难过的直掉泪。

还有一次考试前,师尊借家人同修的口点化我,在考试前做了个梦,梦里清楚的说了我的考试分数和名次,结果出来的成绩一模一样。师尊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讲:“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

其实明白了法理之后再去学常人的知识,就觉得一切都很简单,常人也明白即使是到了最难的高中,时间紧也只不过是因为在不断的抗遗忘,而我们做好三件事后,脑袋很纯净,记东西一下就记住了,这样的时间才是被我们真正的利用起来了啊。况且常人中的同学还时常可以从紧张的学习时间中挤出来时间去网吧、去逛街、去谈恋爱等等,就比如他们很想去上网打游戏,学校管的很严,他们还有无数种方法去应对,每天翻小墙头、跳窗户都不怕,可以整宿整宿不不睡通宵上网。那么我们身为一名大法弟子,怎么能说没有时间去修炼呢?就象我上了高三之后反而发现学校给了很多时间让自己来安排。当把大法摆在第一位的时候,一切其实就可以迎刃而解。

修去色心

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后我发现其实自己的色心也很重,走路时、看照片时喜欢评判一下别人,这些色心潜藏的很深几乎成为不自觉的习惯了。平时没事了也看小说,甚至比常人看得还欢。

有一天晚上做梦的时候就看到床下面有一条巨蟒,周围阴森森的,我打出很大很大的“灭”字也灭不干净,直到请师尊来加持才把它灭掉;连续好久就梦见天花板上,墙上,每一个地方都是一小团一小团的小蛇,甚至还会往下掉,自己吓的只记得跑。我曾经多次在师尊法像前发下誓再也不看小说。可是又总是被这些不好的东西干扰。

这一段做梦连续三天都梦见自己在厕所,周围一堆一堆的粪便,而自己还很开心的和周围人边说边上,最后有一天梦到自己从上课的地方出来去找厕所,進去之后发现是象正常凳子一样板中间挖个洞下面有袋子接着,我坐的地方下面没有袋子,我就一直不好意思左顾右盼的不敢上,等到下一拨人来了我还是没有上,而手机上不停的有电话告诉我没有时间了,要上课了。看了上期的周刊我才知道这就是指我的这颗色心,师尊催我快去呢。以前一直不把它当回事,掩盖它,现在意识到这不好的念头就灭掉它。“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我向内深挖后发现后面有掩藏的很深的为私的黑东西,想自己过的好的心,想满足自己的求名的心,求安逸的心,在各种情节中放纵自己的欲望。挖出来后我在学法时整点发正念,不断的清除。

端正修炼态度

之前由于自己不够精進,做的事情时常不在法上,对周围未修炼的家人、同学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这实质上就是在抹黑大法,影响他们得救。常人不懂得什么炼不炼的,他只会记得你是个修大法的怎样怎样,这对大法造成了多么坏的影响啊。

修炼是很严肃的,要修就要精進,不然那就不叫修炼了。昔日的小同修,清醒起来吧,认真的想一想,不要错过了这万古的机缘。千万不要因为从小就得法而身在福中不知是福了。

大法对我们有着严格要求,修炼人就是应该有着好的成绩、好的表现。可是这是我们修的好、放下了那颗心才表现出来的。就如同考大学,我之前一直执著着成绩,甚至还幻想着精進一段时间换来个多好的成绩。临考试前紧张的坐立不安,写体会的时候打字的手都直发颤。后来悟到,我们来世的目地就是救度众生,我们该救哪一方众生,该去到哪里,师尊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常人紧张是因为他们想通过这场考试换来以后在社会上更方便的追名逐利,而这次考试于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关卡,一个修去执著的机会。我紧张是因为我还有没放下的执着和欲望,是因为我把这场考试看的太大甚至比我都要大了。向内挖掉这颗求名的心,显示的心。信师信法,我就感觉心跳都渐渐平缓了。

这篇文章拖了很久才写出来,写出来的过程中我也去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也是抛砖引玉,希望更多的小同修拿起笔来写文章大家共同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