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乡政府干部尹晓燕十年来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任丘市议论堡乡政府工作人员尹晓燕是计生站副站长。尹晓燕自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中旬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真正体会到大法带给她的好处:多年的胃病、低血压、痔疮全都不治而愈;以“真、善、忍”为行为标准,使她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好人。

尹晓燕在家里孝敬公婆,成为左邻右舍公认的好儿媳。一次婆家妗子拉着晓燕的手亲切的说:你婆婆在世时曾向我说你就像她的亲闺女一样。

二零零八年底,她的公公卧床不起,期间,尹晓燕日夜守候在身旁,公公嘴里的粘痰自己不能吐,尹晓燕就用棉签一点一点的给他往外擦拭;公公病稍微好点能坐起来时,她拿着公公的手臂,手把手的教公公活动身体。尹晓燕善待老人的一言一行,婆家的兄弟姐妹妯娌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老人病愈后感动的说:你对我太好了。

在单位,无论对领导还是同事都以诚相待,是公认的好人。有的同事曾经说:有什么事找晓燕商量,她没有坏心眼。以前单位的女厕所很脏,修炼后,尹晓燕总是不声不响的打扫干净,同事们看到厕所干净了,就猜准是晓燕扫的。她对来办事的群众热情服务,对请客送礼的婉言谢绝,有的老百姓感动的说:这位大姐真好,说话真和气。

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尹晓燕在居住小区拾到一枚金戒指,在门卫室的黑板上两次刊登“招领启事”,门卫感慨的说:现在象你这样的好人少哇!

就是这样一个人人称赞的好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受到了严重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尹晓燕被“六一零”等绑架到“沧州市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迫害,前后二十七天;二零零七年十月,又被单位构陷到任丘市纪检会;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夜间十点被任丘市城区分局绑架到任丘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二十九天。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尹晓燕公务员编制至今未落实,在政府人员工资待遇不断提升的这四年(二零零八~二零一一年),她的工资始终未得到调整。

议论堡乡政府前任书记王志强(手机号:13931728988),自二零零二年四月至二零零九年一月在任期间,不断的配合任丘市“六一零”强制让尹晓燕放弃自己的信仰,鼓动单位领导、同事、尹晓燕的同学、亲戚劝尹晓燕放弃信仰,并对尹晓燕实施监控。二零零二年九月份的一个周六,计生站长隋中华(手机号:13582760993)以上级计生局来检查工作为名叫尹晓燕到单位,可单位里根本没人,也没有什么检查,原来只是为了监控她而把她骗到了单位。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上午,正在单位值班的尹晓燕,被议论堡乡派出所所长刘志杰和警察柴永良叫到派出所,刘志杰再三逼问尹晓燕还炼不炼法轮功,尹晓燕回答了一个“炼”字,刘志杰二话没说就对她实施绑架。

参与绑架的有议论堡乡派出所、任丘市“六一零”、议论堡乡政府部份工作人员等。原来这次绑架早有预谋,尹晓燕当时奋力反抗。她早听说了洗脑班的恐怖和罪恶,无奈还是被他们硬塞进了车里。尹晓燕被绑架后,议论堡乡派出所、任丘市裕西派出所恶警到尹晓燕家非法搜查。

在洗脑班,每个屋里非法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和帮教人员,严禁大法学员到室外活动。每个房间的屋门上有一个比一元硬币大点的洞便于外面的人员对室内进行窥视。法轮功学员必须住在对着门的床铺,门外的看守可以随时偷看屋内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一次尹晓燕刚炼功,门外的看守就拿着电棍进来了,打开电棍放着啪啪作响的蓝光,威胁尹晓燕不许她炼功,那里的工作人员轮番做“转化”工作。这些人大都是从沧州部份单位调去的。她们哄骗、吓唬、编造歪理邪说,强迫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给尹晓燕造成了精神上的巨大伤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初,在下乡入户工作之余,尹晓燕张贴了几张大法真相,被同事王承群(手机号:13931791412)看到。王承群因不明真相向领导打小报告。书记王志强因此事将尹晓燕构陷到任丘市纪检会。十月三十日上午尹晓燕正在家中,单位王玉庚和田洪文、郑花阁开车来到尹晓燕家,将尹晓燕劫持到市纪检会。纪检会的边占坤以失去工作、关押相威胁,逼迫她写不炼功“保证”。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初,乘尹晓燕没上班的时候,单位庞鹤亮、田洪文陪同派出所王增辉非法搜查了尹晓燕的办公室。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奥运期间,尹晓燕又受到单位及市纪检会的骚扰。单位通知尹晓燕去任丘市纪检会,尹晓燕拒绝配合,尹晓燕被开除党籍,但未通知尹晓燕本人,且一直从她的工资中扣所谓的“党费”。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日尹晓燕在新任书记王宝强(手机:15028630099)及组织委员杜建峰(手机号:13930778637)面前公开退党(其实二零零五年她已经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邪党),二零零九年四月单位在全乡党员会上公布开除尹晓燕党籍。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夜间十点,公安女便衣谎称是楼下邻居骗开尹晓燕的家门,一下子闯进了十几个警察。恶警到处乱翻,领头的是任丘市城区分局的崔伟民(手机号:13803173205)、彭建伟。尹晓燕家被抢劫,抢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主机、两个手机、读卡器、大法书籍、师父照片、护身符项链、钱、年历等。至今被抢劫的部份物品仍被扣押在任丘市国保大队(主机、手机、读卡器已要回)恶警手中。尹晓燕多次向国保大队长孔繁茂(手机号:15603170001)索要未果。

当晚,他们把尹晓燕绑架走了,却做贼心虚,警车不敢停在楼下,而是停在远处。此次绑架幕后操纵者是任丘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尹晓燕在任丘市城区分局被强行戴手铐、脚镣、坐铁椅子长达十三个小时。二十六日中午,她被绑架进任丘市看守所。

尹晓燕被强制拉到任丘市医院做身体全面检查,之后被非法关押迫害二十九天。期间尹晓燕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参与灌食的有:任丘市看守所所长李金鹏、看守所工作人员、任丘市医院两个医护人员、男犯人等十几人。

单位以尹晓燕被开除党籍、二零一零年被公安局绑架刑拘为理由,在年终考核时说她不合格,从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一年四年不给尹晓燕长工资。时任组织委员姚俊林(手机号:13932759787)、书记王宝强。

这些年来,单位多次对尹晓燕进行监控,如:十月一日等所谓敏感日,单位都是打着“工作忙”的名义,不让计生站的全体职工(近四十人)回家,实质是为了监控尹晓燕,但表面不让尹晓燕知道而其他许多人都知道。单位在配合中共对尹晓燕进行监控迫害时,这些职工也被剥夺了人身自由,也成了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在这场迫害中有许多人其实是很善良的人,但是因不明真相,对这场迫害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也许你是主动的,也许你是被动的,也许你是无奈的,在无神论的灌输下,人们忘记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忘记了头上三尺有神灵,忘记了害人就是害己。

真诚的希望所有的世人看清真相、明辨是非做出自己理性的选择,了解真相是您得救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