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法轮大法已经传世二十个年头了,世人多数认为法轮功只是气功锻炼身体而已,却没有人认真的去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如此害怕法轮功?法轮功为什么能在世界上洪传?

现在让我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为什么受到人们的欢迎。

我走入修炼有个漫长的过程,从不知什么是修炼,到有心去了解人为什么要修炼?最后走入修炼,前后几乎研究了近三十年。我把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也许能解除您心中的迷惑和不解。

我原本是个身体很不好的人,患有胃病、高血压、肾病,经常出现头晕,只要外面有流行性的疾病,我几乎是回回都得大病一场。久而久之,我觉得去医院不是解决我的问题的根本之道,就去寻找其它渠道,用提高自己的免疫力的办法使身体健康。

为此我订了很多气功方面的刊物。由于气功有很多是超常的理论,和世间的常识不同,在探索中我又涉猎到一些新知识,例如:人体与科学、科学与气功、飞碟探索……,很多的未知领域方面的知识等。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研究气功,自己也开始实践。由于自己很投入,也很用心,当时身体状况是:没什么大的变化,病没好,也没扩大。通过十几年时间对气功的了解,我知道,气功是超常的,还有更高的单传和秘传的法门,还有些世间看不到的。我带着迷惑和不解的心,一直在渴盼着奇迹能在我身上出现。

那时正是气功热的年代,我除了自学,还经常去参加各类气功学习班,我一共学了七种气功。几年来我结识了很多热衷气功的朋友,他们也经常到家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给我送来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让我给他翻录。当时我意识到学的气功也太多了,不想再听其它的了,就打算内录,即不放出声音来录制。当时我妻子也跟我一样,我学她也学。当时她说:连录带听吧!就这样在录制时既听又录了。听着觉得法轮功确实和其它功法都不一样,从晚上九点钟开始录,一直录到半夜,也听到半夜。这时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想跪下,感到非常好,妻子已经睡了,我还在听,一直录到午夜时分。几天后我把法轮功的一套录音带都录下来了。

法轮功是九四年末传来大庆的。我是九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在二厂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后得法的。其实我真正得法是在这之前的三月二十二日,因为那时师父就管我了。那天恰巧也是农历二十二日,也就是黄历和农历都是一天。就这样我和妻子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我们不再为生活的琐事而烦恼,不再为金钱利益所左右。平时我们感到已经進入中年的那种日薄西山低落的情绪没有了,好象生命的风帆又在从新扬起,那种殊胜愉悦的心情无法言表,我好象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新的世界。

从我走上修炼的那些日子起,我的身心变化非常大,我一直在追寻、迷惑不解的问题得到了答案,通过修炼我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人们一直认为是“迷信”、是要破除的东西,我知道了这不是迷信,那是更多的人还未涉猎到的领域,是人们应该在实践中去探讨的未知。象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既有生活的阅历、又有相应的识别能力,同时又有在生命的科学边缘领域探索了多年的认识。其实,人一直认为的“现实”,只不过是被实证科学迷住了人的先天本性后看到的假相。人的贪婪、愚昧和“破除迷信”,是造成人的道德下滑、先天的善良心灵被扭曲、美好的心智被丢弃的越来越多的根源。如果人再这样走下去是很可怕的,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不就是人有道德规范才成为人吗?如果连人的行为规范都破除了,不要了,那还是人吗?那真是最可怕的。

通过法轮大法修炼,我的身体净化了,身体柔软如婴儿,体轻似气球,老往起飘,走路象个孩子,老想跳跃着走,由于年龄大,怕别人看了觉得怪怪的不好。妻子自然也是同修了。

我是一个实修者,很认真。既然学了,那就好好学,好好修。那时候正是中国改革开放时期,经济活跃的年代,人们都在向钱看,下海、打工、经商,是当时最热门的话题。我的工作是审预(结)算的,妻子是物资保管员。我们俩的职业在当年在别人看来是个美差,都是能发财能得到实惠的好单位。但是,当我们读了《转法轮》时,我们知道法轮功在人的道德方面要求是非常严格的,首先要重视道德提升,心性的提高,要从做好人开始,做更好的人,直到成为一个无私无我的觉者。我和妻子商量:是修炼?还是过常人的生活?如果修炼就要放弃在日常生活中不正的行为,并放下对钱、财、物的执著。其实就我和妻子的工作性质来说,在工作中不用巧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发家了。我和妻子本能的选择了修炼。

从那时起我们在家庭中、在社会上、在工作单位,都用法轮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

有一件印象深刻的往事我想说一说。

到九八年底我已经修炼三年了。当时我们单位每个人都在写年终总结,我就把我在日常生活中的往事,我如何做的写到了总结中去了。一天,机关职工开会,书记在会上说:我说一件事,咱们单位有个好同志,他的总结我看了,非常好。我做政工工作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文章,语言不华丽,一件件小事做的非常感人,他就是咱们单位的净水。当时一听是在表扬我,我觉得那都是些很平常的事,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按修炼的要求应该做到的一些小事。记得我的总结写了约十二页,其中谈了这么几件事:

修炼前,施工单位给我买了一个摩托罗拉牌的BP机(当时三千多元一台)我看了《转法轮》后,想:山东的学员学了法轮功以后把自己以前从厂里拿家的毛巾头都送回厂,我也不能要施工单位的BP机,我应该把BP机还回去,不能要人家的东西。当我把摩托罗拉BP机送回施工单位的时候,他们说:“净师傅,就是一个BP机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再说这是我们施工单位必须要这样做的。”我说学法轮功就不能这样做了,在我的坚持下他们也只好收下了我还回去的BP机。

一次年终结算时,我被借调到管理局去审预算,在那里每人一个单间,一个办公桌。当时一个施工单位的预算员来审结算,他把我的办公桌抽屉拉开,扔進去一盒烟把抽屉关上。我看到后拉开抽屉,拿出烟盒递给那人说:“我不会抽烟。”那人又把我还回去的烟盒扔進我的抽屉。我警觉这不是烟,就打开烟盒,一看,里面装满一盒百元的人民币。我说:“我不收任何人的钱,我是学法轮功的。”他不解的问:“法轮功是什么?”我说是修佛的,我用手指了指我胸前戴的法轮章。他说:这和修佛有什么关系?我说修法轮功不能坑害别人,要做好人,处处事事先为别人着想。他似乎没听懂我说的,又说:“净师傅,要高抬贵手啊!”言外之意是审结算时你不要克扣我们。我以很平和的语气说:“你放心,我会实事求是的审你的结算的,这你看了我怎么审你的预算你就知道了。我一定本着为我们单位负责,同时也为施工单位负责的原则,认真对待结算中的每一项,该补的补,还有落项的,不该有的就改过来。那几天我回家时他总要给我叫出租车,我谢绝了,花自己的钱坐公交车上下班。当我把他的一本结算审完后,他说:“净师傅,非常感谢你!我很满意。”他还说:“如果大庆的所有预算员都能像你这样,那我们就好了!”

我爱好画画,书法等,单位出版报、搞画展的活动一般都由我去做。所以我也经常去百货大楼买一些画笔、宣纸、墨、文具等物品。每次搞书法和绘画时,身边的同事都要找我要一些宣纸和墨类等东西。学功以后,我觉得拿公家的东西送人是不对的,也是不正的行为,我想以后我应该做好。以后再买来东西,有的同事还是来拿,他们认为,那是公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我只好记下来他们都拿了些什么,我就把在百货大楼买的物品算一下是多少钱,把小票撕掉,不报销,同事拿了也就算拿我的了。

孩子的老师知道我是搞预算的,一次两个老师和孩子说,让你爸爸找个施工单位把我俩家的房子刷了。孩子回来告诉我这件事。修炼前,这点小事只要给施工单位打个电话就能办到。现在不行,我是修炼的人,我不能这样做,就告诉孩子说:你到外边看有站大岗的(找活干的),让他们到咱家来。我就和来的人说,你们去刷哪里哪里的房子,干完活后到我家,我给你们开工资。

类似这样的事我都是这样做的。

一次一个装潢公司的领导和会计到我家,说:净师傅,看你家到现在还没装潢,我们给你装一下吧?我说,不用,我家这样挺好的。他们又说,净师傅是不是怕我们说出去影响不好?这样吧,你象征的花点人工费,我们给你装。我知道,一项工程造价人工费只占很小的比例,他们也是象征的让我花点钱,不至于造成影响。我善意的拒绝他们的建议。

修炼以后我不参加施工单位的吃请,不收受施工单位一切钱、物,在审预(结)算时不克扣乙方,真正做到了廉洁奉公,一尘不染。

我和我的妻子虽然没有显赫的地位,但是修炼以前我们俩的工作很自然的就能得到某些额外的利益,而且我们只有一个小女孩,生活很好。但是,由于我和妻子都很顾自己的家,顾自己的亲戚,生活的琐事使我俩经常发生矛盾和争执,为此打闹了十二年。由于自己的父母去世早,我小的时候是姐姐象母亲一样的照顾我,直到我生活能独立。我的日子好了,应该报答姐姐。修炼后,一次我和妻子说: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如果不是修炼也就不会告诉你了。修炼前背着你给了我姐七千元钱,怕你不同意就没告诉你私自做主给姐姐邮去了。她听了也是一惊,可能当时心里稍微有点不平,过后她说:你也不容易,在工作中得攒多长时间才攒够七千元钱啊?算了,事情都过去了。修炼后,我和妻子十二年的吵闹结束了,从此我们相互间遇事向内找,看自己哪没做好,就连心里的事互相都是沟通的。夫妻之间相互尊重,我在家里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几年来,在我所审核的(预)结算工作中没有出现过差错,多次国家审计局来大庆审核我的结算都没有出现问题,结算误差核减额都在规定的范围之内。

我在总结中写了十几件工作和生活中的事。在散会的时候书记对我说,一会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我去了,书记说:你的总结非常好,想给你拔拔高,把你的总结作为典型引路发言,报公司去。我还没明白书记的意思,他又说:你的文章缺点东西,没有突出政治,没有邓小平的话,你应该把邓小平的话加里边就好了。我明白后说:“书记,我不是学了邓小平的理论才这样做的,我是学了法轮功才这样做的。”书记说:那不行,你的事很好,如果加上邓小平的话就太好了,就能通过。我说:不行!书记又说:你不用管了,你可能不会改,好了,我让吴秘书来。他当时就拿起电话让秘书来办公室。秘书来以后,书记说:你拿回家去把净水的总结改一改,明天早晨上班时你俩都到我的办公室来。第二天,我按时间到了办公室,书记问吴秘书:怎么样?吴秘书说:改不了,如果改了就象油和水一样,油在上边漂着,水在下边,溶不到一起。这时书记又打电话给我们预算的主任。主任是个女大学生。书记说:你看看净水写的总结,给他加上邓小平的话。女主任把文章拿走了。一个小时左右回来说:书记,好改,只要把文章中的一句话拿掉,再加上邓小平的话就可以了。当时我的文章的开头有这样一句话:“我之所以能在工作中清正廉洁,不贪不占,生活中能做好,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书记一听,说:那你就把这句话拿掉吧?我说:“书记,里边的事可以拿掉几个,但是那句话不能拿掉。”书记当时有点生气说: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回家自己改!三天后如果你不把这句话拿掉就取消你的发言。

我深知,我如果把那句话拿掉了,当年就能被评上公司的标兵,既能带来荣誉也能带来利益,但是却失去了文章的根本意义。由于我坚持说真话,证实自己真实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就这样,三天后不但取消了我的典型引路发言,就连每年都能被评上的“先進个人”,也因此而泡汤了。

一年后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当时大庆管理局对法轮功有一个文件,上面有几不准:法轮功是×教不许上访,不许这不许那的列了一堆,最后要求炼功者必须人人签字。当时领导找我签字我没签,我回答的很肯定。后来一个很正义的单位领导找我,和我谈话,他说:净水,你知道上边要整你们啦,如果不签字就不让你干预算的工作了,还要调换你去打扫卫生,面临的长工资也不给你长。我说那就随便吧。那个领导说: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如果你不愿意签,你点头就行,我们给你签。我说不行,那不也是自己同意了吗?就在我们谈话的最后他说:“不是法轮功不好,法轮功挺好,是共产党不好了……”

就在我和妻子为自己的信仰,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时,被早在那里等候多天的大庆派去的驻京“610”人员劫回大庆并交当地派出所。警察在询问我时说:你们单位领导来要你了,他说,你们单位就这么一个好人,是单位里都公认的好人。由于那时对法轮功進京上访一律严管,我和妻子被关進看守所一个月才回家。后来参加大庆6.18集体炼功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不“转化”又被延长一个多月。由于迫害加剧,警察常常到家骚扰,“610”又到我们俩的单位强行扣发了我们俩的工资至今不给,致使我和妻子不得不流离失所十一年至今。

结语:以上是我在法轮大法中十六年的修炼过程的点滴。我知道,不只我是按师父和大法的要求这样做好人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也都是这样在修炼中不断的要求自己做好人,道德和思想境界都在不断的提升。法轮大法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指导修炼者修炼,直至达到同化宇宙特性的更高境界。我想,到此,读者大概明白了法轮功是什么了,明白他为何深受国人和世界人民欢迎了,也就知道江泽民和共产党为什么那么害怕法轮功了。

而中共执政以来,以战天斗地的狂妄心态,无视天理自然,民意,堵河填海,乱砍滥伐,严重破坏了自然生态环境;在几十年内大搞政治运动:土改、三反、五反、镇反、五七年反右、五八年大跃进、社教运动、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学生直至残酷迫害法轮功,整人的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把中国人斗了批,批了斗,再踏上一万只脚……。而这种强奸民意、逆天叛道的种种使社会腐败,人伦道德皆无,天灾人祸不断,官商勾结,警匪一家,黄赌毒泛滥,这不就是中共邪党无视生命和迫害信仰种种所造成的无法逆转的社会问题吗?

今天,世人在觉醒,一亿国人已经退出中共恶党、团、队,这也就是中共几十年来倒行逆施违背天理民意、迫害好人的报应。俗话说:“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那也是历史的必然。善良的百姓不要被这种假现实迷住了您的双眼,退出中共恶党、团、队顺天意而行,那是你明智的选择。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