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轻轻的往上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我是潮汕籍大法弟子,从一九九七年得法以来,一直沐浴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之中,多次化险为夷,我对大法从感性认识升华为理性认识,从此我知道这是一部修炼的大法,是真正让人成神的大法。

一、我轻轻的往上飞

在一九九七年,我和老伴从友人手中请到大法书籍,我们毫不迟疑的走進晨炼的队伍中,早炼功、晚学法。看到同修很精進很坚定,很多同修一身病都不翼而飞,个个精神饱满,神态非常祥和。与炼别的功法的人相比,确实有着天壤之别,每到炼功点我们心里总是快乐无比。

有一次我躺在床上,体验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写的一段法:“大周天一通这个人就可以起空的,就这么简单。”我轻轻的往上飘在空中,也不知是怎么上来的,然后轻轻的飘下来,那种境界,那种感觉真是无法言表,真是除了神仙,谁能见到凡人飘浮于空中。我彻底的相信了,这部法是真的,我要投身于修炼之中,不管有多苦,我都无怨无悔。

二、越活越年轻

随着修炼的深入,师父给我俩逐渐净化身体,老伴每次洗完脸后,脸盆的水是浑浊的,脸上的皮一层层的剥落,我知道是在净化身体,所以心里很稳,丝毫不害怕,我们是相信师父的。没多久,老伴的脸也不脱皮了,继而是光滑细腻,面色红润,黑斑也消失了。一般五十多岁的年纪,最起码也有好多皱纹了。这样的情况反复了好几次,每次老伴都更加容光焕发,认识老伴的人见到诧异了,怎么越活越年轻,我们总是自豪的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

有一次,老伴在消业时较厉害了,足足一个星期吃不下,拉出来的是带有腥味的血水,小便则是带有消毒水味的液体,整个人起不了床。我们反复朗读师父在《精進要旨》〈病业〉中讲的法:“那么我们修炼的人除了师父给消的业以外,自己还得还一部份,所以会有身体不舒服,象有病一样的感觉,修炼就是从人生命的本源上给你清理。象树的年轮一样每一层都有病业,那么就得从最中心给你清理身体,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来人会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险。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个两个,这样人能过的去,在难受的过程中又还了业,但这也只是我给你消业以后所留给你自己承受的一点而已。”

尽管老伴吃不下也起不了床,我们也不害怕,因为它不是病,是在净化身体。就在这个时候大学毕业的儿子打来电话,告诉我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到时候要戴上学帽与父母照相留念。是呀,相信天下的父母都会盼望着自己的孩子学有所成这荣耀的一天,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呀!儿子不知道他父亲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我听着电话不忍心说下去了,只好含糊的应着。放下电话后不知道怎么办,望着师父慈祥的法像,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跟师父请一天的假,让我们去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我与老伴商量了一下,既然不是病,是清理身体,那只能是越清越好的,一定会好起来的。于是我们跪在师父法像前敬上香,跟师父请了一天的假,然后老伴如同平常起床,也吃一碗稀饭,坐上车去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到了儿子的学校,老伴象没事的人一样谈笑风生,与儿子留了影。谁也不曾想到,不吃不喝一星期的人会有如此充沛的体能应酬一天。奇怪的是回到家又是继续便血和拉消毒水样的尿液,又吃不下喝不下一个星期,后来逐渐恢复,如同往常去炼功、学法,象这样无缘无故的便血又持续半个月,倘若是常人,不知要花多少钱医治。自此以后,老伴以前腰部换季节时疼得下不了床的症状消失了。这次消业使我们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一定要正念正行修炼到底。

三、逢凶化吉

我和老伴自此以后风雨无阻的坚持学法炼功,在利益面前守住心性,以法为师,虽然每天工作很累,很忙,我们每天却很充实,身体上没有疲劳感。有一次,我和老伴乘搭一辆摩托车返回工地做饭,在过一个三岔路口时,有一辆小车不知从何处急驰而来,摩托车司机紧急刹车措手不及。两车撞在一起,汽车挡风玻璃当场全碎了,车门也不知怎么的撞出一个大窟,我的小腿被压在车轮下。

很多人来围观,有的说赶快叫救护车,有的说,这条腿肯定是骨折了,保不住。当时我也不害怕,心想我是修大法的、不会有事的,自己慢慢的把腿从车轮下拔出来,然后站起来,没事。老伴和摩托车司机两个人倒地后也站了起来,没事,老伴手里拿着一罐玻璃瓶的咖啡也没有摔破。汽车司机吓坏了,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没事不用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们把车费给摩托车司机后两人步行到工地一看,原来我全身脏兮兮的,冲完浴后才发现腰部有一点点破皮而已。回想起刚才惊险一幕,如果不是师父法身保护,今天就得躺在医院里受罪。

还有一次,我和老伴乘车去办事,车开着开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前轮钢板断了,发不起电,刹车失灵了,司机也是修大法的人,他继续慢慢开着车,找到了修理厂,修车的听我们叙述后都说太幸运了,前轮钢板断了,刹车又失灵,没翻车,太神奇了。如果不是我们修了这部伟大的大法,可能就在劫难逃了。

四、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天空布满阴霾,邪恶铺天盖地诬陷大法,刚开始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后来听说其它地区的同修自发去北京讲清真相,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个公道,还师父一个清白,尽管我从未去过北京。于是,我们几位同修带上干粮踏上北京的路程,几经辗转终于到了北京,当晚我们还幸运的住進了旅馆。也不知当时旅馆已经受邪恶控制非法监视外地游客。第二天我和同修带上备好的条幅,怀着一颗证实大法的心,走上天安门。

到了天安门,看到许多不同地区的同修也来这里证实法,内心也很激动,大法实在深得人心,所有来到这里的同修都是无私无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为了说句公道话。我们选好显眼位置,拉开备好的红条幅向世人展示我们的心声,瞬时间,我觉得当时的身体无比巨大,天清体透,思想中没有常人的杂念,那一刻真是顶天独尊的气势。

我和同修同时高声喊出“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口号。不一会儿,警车呜呜的奔到我们身边,抢条幅,同修还被恶警狠狠掴了几下,然后被绑架上警车,关入牢房。当时的牢房是按着省份来关押的,每个牢房都满满的,都是大法弟子,有一个年轻的妇女还带着几岁大的小孩,实在令人感动。恶警连小孩也不放过,一同关押進来。那时候,大家丝毫不害怕,同修们在牢房里背《论语》、《洪吟》等大法经文,交流不少心得,就这样被关押了十多天,后来我们被遣送回原地。

回到家中,通过学法我们悟到:被抓不是修炼的目地,讲真相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职责,所以我们更要理智的修,智慧的讲真相。我们除了每天炼功学法发正念之外,从不间断的发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打真相电话,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顺利的走过来了。

风风雨雨走过这修炼的十六个春秋,很多体会无法一一言表,感谢师尊慈悲苦度,唯有信师信法,修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大法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