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洗脑的喉舌们的悲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近日查看明慧网上有关“1400例”谎言的报导时,看到下面一条消息:《湖北日报》政宣部记者赵良英多次在媒体上撰文诬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被邪党评为二零零六年湖北省“普法先进个人”。不禁感慨万分。该不良记者可能为这个“光荣”窃喜过吧?哪里知道自己处境的悲哀,又哪里知道这一切正是被中共长期洗脑的结果。

赵良英的诬蔑文章很多,而且被四处转载,并因此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二零零六年,赵良英在一篇报道中把湖北宜昌赵国元服毒身亡的悲剧嫁祸给法轮功。事实真相是,赵国元因修炼法轮功,四次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和看守所,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后服毒自尽。赵良英在文中极力掩盖中共的血腥迫害,编造谎言,阴险构陷。

赵良英在另一篇报道中刻意造假美化湖北省黄冈市洗脑班。文中极力涂抹粉饰却无视该市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恶行,如超负荷军训、强迫看诬蔑材料、毒打、曝晒、剥夺睡眠以及下流的毒招——扒光男学员的衣服……甚至连花甲老太也不放过(这一招使很多学员的精神受到重创)。

中共违宪违法迫害法轮功,却处处打着法律的名义,比如明明是残暴的洗脑班,却偏偏美其名曰“法制教育班”,还要进行全民“普法”。其险恶的用意显然不只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而是针对全体国民。它的最终目的是要给全民洗脑,而后牢牢控制民众。赵良英之类不良记者所干的,就是用谎言掩盖中共暴行,灌输中共用以洗脑的慢性毒药。

赵良英所在的部门是政宣部,即政治宣传部,名称上就毫不隐讳的表明邪党喉舌的性质。而英文里的“宣传”(propaganda)一词,是和“洗脑”、“欺骗”联系在一起的,是个地地道道的贬义词。只有在法西斯和共产党的词典里,“宣传”一词才有正面的意义。事实上政宣部的职能正是灌输中共的洗脑和欺骗。新闻的基本职能——呈现客观事实,在政宣部,就变成“为中共政治说话”。赵良英的系列造假之作就是从这片邪恶的土壤里滋生出来的。

在西方社会,新闻造假是要受到处分的,不但报纸要受处分,连获得过的奖项都要撤销,严重的还要受到法律的追究(如赵良英被“追查国际”立案)。而在中国,新闻造假却被赋予各种名誉。虽然这些“荣誉”和新闻类风马牛不相及,但是作为中共抛出的诱饵,赵良英式的不良记者还是趋之若鹜。中共以这种反人类普世价值的邪恶机制培养了一大批趋炎附势的喉舌。

如政宣部作为喉舌媒体最重要的部门,政宣部记者的文章被刊登在报纸的重要版面,却无不呈现出歌功颂德、献媚邀宠之态。新闻以其监督政府的职能,被认为是第四权力。然而这些被中共洗过脑的“记者”们,就象是一群失忆症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权利所在,甚至连基本的质疑精神都已丧失,更遑论记者应具备的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

其实,记者的职业素养是最容易抵御中共的洗脑术的,从流亡海外的人中有一大批是记者身份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新闻报道要做到客观、真实、公正,中共对新闻自由的钳制正是达到这一目的阻碍。稍有新闻常识的记者据此就很容易对中共产生质疑。而在法轮功的报导中,就更容易看清中共的邪恶。

以赵良英采访的洗脑班为例,中共遍设全国的洗脑班是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未经登记注册的非法机构,里面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绑架劫持进去的,被非法拘禁的人怎么可能有表达的自由?这样被胁迫表态的报道能真实吗?中共安排的采访秀不是别有用心吗?

另外,诽谤法轮功的重大报导,一律按中宣部要求采用新华社通稿,其它媒体没有单独报导的资格。地方的报导,也是达到一定行政级别的记者才有资格享有当地“六一零”的耳提面命,也必须按“六一零”的指令行事。这种只反映党魁意志的报导能客观公正吗?新闻媒介的采访权和报导权被剥夺,而法轮功被迫害,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作为记者,还应该很容易看清,中共一直在利用媒体的公信力愚弄民众,侵夺民众的知情权。对民众而言,没有全面的信息来源,不可能对一件事情做出正确的判断。而中共一面倒的抹黑法轮功,恰恰是剥夺了民众全面获取资讯的权利。

如果看不清这些,只能说这样的记者不是缺乏起码的职业素养就是被中共的党性蚕食了良知,而这两点都是中共洗脑要达到的目的。失去了灵魂的政治喉舌最终以中共抛出的几片烂菜叶作为食料,还津津有味的咀嚼着,这样的处境不悲哀吗?

喉舌们如果不介意进一步看清自己的可悲,还可以看看民主国家的记者是如何通过法轮功报道一展身手,获得国际声誉的。

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时,《华盛顿邮报》记者在第一时间赶往死亡者之一刘春玲的家乡河南开封,通过实地采访,得知刘春玲从未炼过法轮功,于是在二月四日发表题为“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当众自焚的动机乃为加强对法轮功的斗争”的深度调查文章,为中共造假嫁祸法轮功做出了历史证言。

《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经过独立采访法轮功学员和家属,于二零零零年四月报导了山东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经过,题目为“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该文不仅在国际上首次揭示了这场迫害的残酷性和系统性,还对一群信守真善忍原则的修炼人的心灵进行了透视。伊安.约翰逊因这篇报道于次年获得普利策新闻奖。

只会杜撰邀功请赏的平庸之作的中共喉舌们只能望洋兴叹了。不过,同样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报道,赵良英如果有勇气象这两家媒体的记者那样,去采访赵国元身边的法轮功学员,这样即使一时写不出深度透视的佳作,或者没有发表的渠道,最起码也可以在探寻事实真相的过程中完成反中共洗脑的自我救赎。

作为一个媒体人,即使在高压下不能做到探寻真相,做出客观真实的报道,至少也不能昧着良心颠倒黑白,栽赃陷害,助纣为虐;至少,也应该有勇气看清并承认剥夺中国民众新闻自由权的罪魁祸首正是中共邪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