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制造的滔天罪恶(3)

可疑的死亡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接上文《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制造的滔天罪恶(2)》

导言

据有限的调查,在周永康二零零三年五月离任四川省委书记职位之前的三年多,就有十八名被迫害致死的四川法轮功学员遗体或脑后有洞、或者死不见尸、或者脸上已化妆,身上被厚厚包裹不许查看……发生最多的是成都、遂宁、绵阳新华劳教所、达州、乐山、内江。鉴于中共邪党血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些死亡案例非常可疑。

1、李新策被迫害死 遗体后脑有洞

李新策,男,四十三岁,四川自贡法轮功学员,自贡市公共汽车公司(虎头桥)汽车修理厂修理工,家住自井区解放桥松毛山。李新策因两次上访,二零零二年三月被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九月四、五日被迫害致死。其家属在查看遗体时,发现遗体脑后有一个洞。劳教所为掩盖事实真相对外进行欺骗。自贡市公安政保(813-4702024)一男警也称李新策是因撞墙“自杀”而死,但该男警没有解释“撞墙自杀”为何会在遗体脑后部留下洞。

2、阙发芝生前被转入地下医院体检 后遭药物虐杀

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阙发芝,临终前所照照片
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阙发芝,临终前所照照片

阙发芝,女,二零零二年五月末,她第三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据她生前叙述,她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三日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绑架到附近的派出所,当晚下半夜阙发芝被劫持到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被送劫持到附近医院,又被转移到附近地下室的医院。进地下室之前,不法人员将她的眼睛蒙上什么都看不见,进院后才将布取下,她看见有背枪的警察站岗,警备森严。在地下室医院中,开始几天她被用一种不知名的仪器折磨,恶警宣称是检查身体。检查完后她被双手铐在床上,脚被戴脚镣,然后给阙发芝输液,输了不明的毒药。几天后阙发芝被送回东城看守所,恶警说:你不说名字,马上送到医院住院。由于阙发芝怕再到那个医院,只好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米易政保科的杨梓华到东城看守所接人,北京东城看守所的恶警告诉杨梓华,说这个人(阙发芝)有(因注射了毒药引起)心脏病、肾衰竭,回去后活不了多长时间。阙发芝六月中旬被劫持回当地公安局后,生活已不能自理,六月二十八日因生命垂危被送回家,回家之后一直全身浮肿,呼吸困难,不能睡觉。一直处于极度痛苦之中,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晚含冤离开人世。阙发芝遭药物虐杀、灭口,那个北京某地下医院被怀疑参与活摘器官的罪恶。

3、彭方建死后,家人见到遗体脑后有一大洞

彭方建在灵泉寺看守所死后,家人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端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两手拳头紧握,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背部,遗体是被恶警从灵泉寺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

彭方建,男,四十五岁,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彭方建因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被多次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七月下旬才从绵阳新华劳教所释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彭方建在家中被遂宁仁里镇派出所恶警饶军、镇“六一零”头目袁小林、“六一零”成员胡宗成、镇法制办张康平等人绑架至仁里镇派出所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段守昆向其家人索要五万元钱就放人,家人因拿不出那么多钱,三天后被转至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彭方建以绝食抵制迫害。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被虐杀。(派出所所长段守昆为什么敢讹诈彭方建家人五万元巨款?是他知道彭方建将面临灭顶巨灾?)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由村干部通知彭方建的家属去见遗体,结果遗体被连夜拉到了火葬场。家人去后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端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呈紧握拳状,后脑头皮有瘀斑,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背部,遗体是被恶警从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

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后,他的老父亲也悲愤去世。父子双亡。

4、田世强遗体下落不明

田世强,男 ,二十多岁,四川省遂宁市拦江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五日,田世强携带自己两岁小孩到北京向中共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六月七日被北京恶警毒打后,第二天早上送往北京四川驻京办,后家人被通知遗体已火化。镇派出所干事到法轮功学员罗均兰家追查:“是哪个叫田世强去北京的?”

5、吴明忠遗体下落不明

吴明忠,男,三十九岁,本科毕业,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电子路七分厂职工,二零零零年一月五日被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被新都国保非法抓捕,打伤致残,后新都公安说吴明忠已死,但未见遗体。

6、胡红跃遗体被强行火化 不让亲属见

胡红跃
胡红跃

胡红跃,女,四十五岁,胡红跃系成都市新都县油泵油嘴厂职工。胡红跃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在成都府南河边失踪。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单位接到公安局通知,称胡红跃已死亡,警察只是出示了一张胡红跃的照片,对其亲属和单位说是“饿死的”。胡红跃的遗体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九日被强行火化,亲属与单位均不让见遗体。

从胡跃红失踪到死亡的两个月中,她一直是在公安机构的监禁中,但胡的亲人却生见不到人,死见不到尸。警察声称胡跃红是饿死的,但可疑的是不许家人和单位见遗体,只向其亲属和工作单位出具一张通知书、一张胡红跃的照片。

7、段世琼遗体被调包

段世琼
段世琼

段世琼,女,三十四岁,家住重庆市渝铁村四十九号。原重庆铁路分局客运段列车乘务员,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凌晨三点惨死在成都青羊区医院。其夫赶至医院看到女尸,不是自己的妻子段世琼,而是不认识的老妇遗体。

段世琼多次被警察绑架、抄家。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她再次被成都金牛区抚琴派出所绑架。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被非法判刑七年。她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向成都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七月二十四日以绝食抗议迫害,八月十一日被转移到青羊区医院外科十三床;九月十日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于九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但奇怪的是,段世琼的丈夫王治海在医院看到的遗体根本不是段世琼本人,而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遗体。段世琼被迫害致死时,儿子王净才刚四岁。

8、席志敏遗体头顶包着巴掌大的纱布

席志敏
席志敏

席志敏,男,五十五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复桥镇十一大队。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晚九点在家被遂宁国保绑架,当晚,在国保大队被恶警打断肋骨两根,同年五月被送往绵阳新华劳教所,关押在三中队一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时,家人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称席志敏在二十四日晚上一点“自杀”了。当天下午四点,其妻、儿和家属共七人前往劳教所,七点二十分到达劳教所。

恶警伪善地将其妻、儿和家属共七人接住进高档宾馆,二十四小时不离寸步“陪伴”着。当晚九点劳教所、劳教中队、司法局有关警察与死者家属进行谈判。

七月二十六日早八点,警察把所有家属带进停尸房。当全家亲属目睹死者惨状时,痛不欲生,其妻、儿几乎昏死过去。他们看见死者一丝不挂,全身无数巴掌大小的污块,颈部至耳根被绳子勒成一个半圆形红色深深血印,头顶包着巴掌大的纱布。(涉嫌用纱布把头顶的洞包裹起来掩盖住,家人未翻看背部,涉嫌活钻人脑、活取了器官。)

9、徐云凤被长期关押后突然死亡 警察不准家人看遗体

徐云凤,女,四十七岁,重庆铁路分局优秀列车员,二零零二年,徐云凤在遂宁讲真相,被遂宁恶警绑架,关押于遂宁看守所长达数月。期间,因不放弃修炼,被看守所恶警长期酷刑拷打,肋骨被打断。二零零二年五月被劫持到重庆沙坪坝区井口洗脑班长期关押。 二零零三年四月底,徐云凤家人突然接到重庆洗脑班电话,说徐云凤四月二十九日“自杀身亡”。徐云凤家人去看徐云凤的遗体时,发现徐云凤的遗体脸面被化好妆,头部以下全被包得严严实实。家人要求走近看看她的身体,恶警坚决不许家人靠近,称必须公安局批准才行,并于当天强行火化遗体。

10、张禹之死至今是迷

张禹,男,三十多岁,乐山市法轮功学员,与其妹张燕、妹夫汪泽君同受迫害。张禹于二零零二年在乐山被迫害致死。张禹如何死的,遗体何在,至今是迷。

11、熊正明被国保头子叶旭东等迫害致死,家人看见死者脑后有个洞

熊正明,男,三十九岁,达州万源市职业中学的电脑专职教师,熊正明早年习武,身体强壮。熊正明在学校是师生、家长公认的好老师,教学认真负责、生活节俭,经常帮助班上的贫困学生。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万源市“六一零”赵呈华、国保叶旭东、王强等闯入学校,强行将熊正明绑架到万源市第二看守所。绑架理由是警方检测到他上过海外互联网站。

在非法关押半年、严刑逼供无果后,熊正明被非法劳教一年。时熊正明已被非法关押将近九个月,离所谓非法劳教期满只剩几个月,所以当地警方仍将他非法关押在万源市第二看守所,未劫持到劳教所。

可就在十二月三日,万源市国保头子叶旭东等四人忽然赶到万源市第二看守所,要将熊正明转移到外地劳教所。熊正明再三拒绝到外地去。十二月四日早上九点多,万源市公安局副局长徐子义、市国保头子叶旭东、王强等人强行把熊正明带走。

十二月五日,国保头子叶旭东突然通知熊正明八十左右高龄的父母说,熊正明在被劫持到四川省新华劳教所的途中“自杀身亡”,要其父马上签字将熊正明遗体火化。熊正明早年习武,身体强壮,近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身心健康的修炼人,怎么突然死了呢?熊正明之父不愿签字,要求查明死因。此时恶警又改口说是“因车祸死亡”,并威胁老人说,不马上签字或走漏消息马上开除熊正明两个哥哥的工作,两个年迈的老人在孤立无助的情况下被迫签字。熊的遗体立即被恶警拉去火化。

家人的质询:死去的熊正明穿着衣服,盖着单子,面部没有伤痕,脑后有个洞。叶旭东等人声称此洞是熊正明“自杀”所致。可一个戴着手铐,左右两旁都是警察夹控的人怎么自杀?“自杀”得了吗?

在熊家人的质疑下,叶旭东等又将熊正明的死因由“自杀”改口成了“车祸”。可既没有车祸现场,也没有交警处理车祸事故的记录;熊正明坐的警车也完好无损,同车的警察、司机毫发未伤,唯有熊正明一人死亡。

见无法自圆其说,在熊家人根本未提出尸检的情况下,主动让达州公安处带去的法医将熊正明的遗体正面解剖。只见那法医不是找死因,却指着熊正明的遗体对着熊家说:“看嘛,心脏在这儿,器官都在。”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人家只想知道死因,并未提器官之事,可那法医又为什么要主动提“器官”呢?“尸检”又很快闪电式的草草收场,却不敢检查熊的背部。难道是熊正明被活钻了人脑?难道他的肾脏不见了?熊正明是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时离开万源的,当晚就可到达绵阳劳教所,可为什么会于十二月五日死在德阳?据叶旭东称,十二月四日晚,熊正明被羁押在德阳监狱。该监狱在成绵高速路右侧,离绵阳二十九公里,一般小车只需二十多分钟即可到达绵阳劳教所,那为何不直接去绵阳劳教所而要在德阳监狱过夜呢?

熊正明死后又有那么多的官儿们到场压阵,对熊家人威逼利诱,以开除熊家人工职相威胁,并最终由表面与此事无关的政法委出面给了悲痛欲绝的熊家老人十四万元。更证明熊正明的死亡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12、陈响如死因可疑

陈响如,男 ,二十八岁,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县转业军人,在宜宾南溪县红光厂工作。其母亲任朝暇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被县“六一零办公室”和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宜宾市看守所。陈响如去找相关人员要人,中共恶徒们要抓他,他被迫离职,在南溪租房住。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陈响如被恶党人员劫持,被关在南溪县收容所,八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年轻小伙子十多天被迫害致死,其家人不知他的死讯,更未看到遗体。死因极其可疑。

13、李正灵遗体颈部一刀口、腹部一刀口

李正灵
李正灵

李正灵,男,四十四岁,生于一九六四年十月九日,四川古蔺县人。一九八三年于盐源武警部队转业后,在古蔺县中药材公司(太平门市部)工作,家住古蔺镇东升街。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李正灵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在四川德阳监狱被迫害的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古蔺县太平派出所通知其家属:李正灵已在成都双流警察医院死亡。

当即李正灵的妻子洪世萍、母亲等家人赶到双流警察医院,只见李正灵全身被床单包紧,面部肿胀(变腐),监狱方称李正灵不配合治疗死亡,不准家属拍照、翻看遗体,只准家属们看一眼,就强行拉去火化,既不告诉家属死亡时间,也不讲送医抢救情况,不给死亡报告及他们的联系情况等等。在家人强烈要求下,看遗体时发现臀部有褥疮,颈部有一小刀口,腹部一刀口,面部肤色不正常。

结语

《九评共产党》指出:共产党是一种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反宇宙的邪恶生灵。中共是邪教的政教合一,以国家政权的形式,堂而皇之地推行其“教义”,将共产邪教变为“国教”。利用国家政权,实现其邪教教义和活动,包括消灭异己、精神控制、惩戒(各种迫害)等。其魔鬼本质决定了它嗜杀成性,是一个作恶没有底线的魔鬼杀人集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