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不到一年 曹东又在北京被绑架(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八点左右北京法轮功学员张一粟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走至家门口时突然冒出七、八个警察,紧跟着她强行进了屋,他们是冲着在她家借住的曹东来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曹东曾因为面见欧洲议会副主席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二年三月,曹东在安葬妻子杨小晶的葬礼上。在曹东被关押期间,杨小晶也身处中共国安、六一零的不断威胁、恐吓中。杨小晶从北京到西北,往返 奔波,为丈夫呼吁,直至身患癌症,在极度的痛苦和对丈夫的担忧中,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凌晨,杨小晶含冤离开人世,临终都没有再见到曹东一眼。

杨小晶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曹东被中共恶人迫害的头发大面积脱落)
杨小晶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曹东被中共恶人迫害的头发大面积脱落)

这帮警匪中有一人自称是安定门派出所的所长。他们指着在屋里的曹东问张一粟:“他是谁?”“你为什么要留宿他?”又说:“有什么东西都交出来,不交就搜了!”这帮人见曹东和张一粟没有听从他们的命令和指使,就开始大肆抄家。当场抢劫走了曹东随身携带的大法书籍和资料,其中还包括曹东的妻子杨小晶生前的大量资料,还有电脑等私人物品。

非法抄家后,警察把曹东、张一粟、张一粟的母亲劫持到安定门派出所,一人关在一屋,分头进行隔离审讯。他们反复盘问七十多岁的张母:“你知道他(指曹东)是什么人,你就敢留宿他?”张母回答说:“我就知道他是个朋友,在我家临时借住几天,正在找房子住,还没找到,一找到就搬走。”第二天凌晨三点钟警察才放老太太回家。而曹东、张一粟却下落不明,警方不给家属任何通知,人等于失踪了。

此前一天,有人在张一粟家的门上贴了一个字条,可见他们已经跟踪、监视曹东有段时间了。

六年前,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斯考特来北京走访民间,了解中国人权的实际状况,曹东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牛进平不顾中共红色恐怖,勇敢赴约,与欧洲议会副主席会谈,当时曹东谈到了关押在劳教所里的妻子杨小晶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在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国安局二处便衣突然绑架,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肃非法判刑五年。他妻子杨小晶在受到长期多次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之后,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凄然离世。

曹东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从甘肃天水监狱出来后,本想安定下来找份工作自食其力,有个平静正常的生活,不再让父母双亲为自己担心、操心。此次来北京,他完成了安葬妻子杨小晶的心愿,正准备一边整理妻子的遗物,一边在北京找工作、找租房。在没找到租房之前,张一粟向母亲租了一间房,临时借给曹东住几天,自己与母亲住另一间。

曹东出狱后一直有个心愿,就是给曾经与他会见、一直关心他、为他呼吁、营救他的斯考特先生写封信,表达他的感谢之情。可是中共当局把曹东视为眼中钉、特殊重点人物,发现他离开甘肃老家后就到处搜查他,要把他置于严厉的监控之下。出狱还不到一年,刚刚恢复了些身体和精神的他,还没来得及实现这个心愿,就又被抓进去了。

曹东仅仅因为跟一个西方人说了几句实情,就不能象其他人那样选择居住的城市和工作;更不能象个公民那样在自己的国土上自由的行走,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中共一贯攻击诽谤其他国家的人权状况,标榜自己能保障中国人的生存权,可事实是,对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和维权、异议人士来说,已无起码的生存权可言,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就连人权的底线——生存权,也早已不复存在了。

在此,正告中共立即释放曹东和张一粟女士,呼吁各界正义人士密切关注曹东和张一粟的生命安危,给予人道主义的紧急援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