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们的呼吁被持续关注和报道(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在芬兰北部KEMI市中心,金昭宇和金昭桓呼吁人们关注她们的母亲——河南省郑州市法轮功学员陈真萍的处境。

'遭受中共迫害的河南省郑州市法轮功学员陈真萍'
遭受中共迫害的河南省郑州市法轮功学员陈真萍

'YLE电台记者Mia Lev?svirta签名呼吁营救陈真萍'
YLE电台记者Mia Leväsvirta签名呼吁营救陈真萍

'报纸记者签名呼吁营救陈真萍'
报纸记者签名呼吁营救陈真萍

'大赦国际会员呼吁营救陈真萍'
大赦国际会员呼吁营救陈真萍

陈真萍二零零八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被送进臭名昭著的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迫害死法轮大法弟子的恶行屡屡被曝光,最近又一次被曝光出一名退休教师吕淑英因为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周口法院枉判十年重刑,在狱中六年零四个月后被迫害致死。

呼吁活动刚开始就有两家芬兰媒体来到现场采访,其中YLE电台的记者Mia Leväsvirta采访了当地法轮功学员珍(Jane)和陈真萍的大女儿金昭宇。金昭宇向Mia叙说了母亲陈真萍的受迫害经历。她已经两年零六个月没有任何母亲的消息了,监狱不允许任何人前往探视。河南省女子监狱声称想要看到陈真萍,要通过监狱长亲自签字才可以。

金昭宇也向记者叙述了退休教师吕淑英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记者表示非常震惊,问:“发生这样的事情,中国人为何无动于衷?”金昭宇说,因为中共在迫害中制造了大量谎言诋毁法轮功,并掩盖迫害事实。在中国根本看不到真相,中国所有的媒体都受控于中共,中国人看不到真相,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就发生在身边。”

采访结束后,记者Mia表示非常担忧陈真萍的情况,并表示会给予关注,还在反迫害签名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当地报纸Pohjolan Sanomat的记者Jari也采访了金昭宇。Pohjolan Sanomat的记者在三年前采访过金昭宇和她的丈夫,关注陈真萍女士的情况。

陈真萍的二女儿金昭桓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被芬兰政府营救到芬兰,首次和姐姐金昭宇一起呼吁营救妈妈陈真萍。Jari得知金昭桓逃出中国的经历和她从小所遭受的迫害在她成长过程中所留下的心理创伤后,感到震惊。金昭桓十三岁时和妈妈一起去北京天坛公园展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看见后暴力拖上警车,陈真萍的后背衣服被拖烂,后背在地上拖出了血。不管幼小的金昭桓如何哭喊,硬是被警察塞进了警车,到了派出所被单独关进小黑屋审问。警察用香烟熏她的眼睛和打耳光,逼问是从哪个城市来的。妈妈被关在另外一个黑屋,不久警察发现了她们随身带的食品超市购物袋是郑州市的,立即联系了郑州六一零,将她们绑架回了郑州。金昭桓和妈妈直接被送进了晚晴山庄洗脑班,她们一起绝食,十天后金昭桓被送回家,妈妈继续被关押。经过那么多年,迫害仍然在继续,虽然现在金昭桓和姐姐身在自由的芬兰,金昭桓看见警车或者警察经过仍然会不自觉地发抖。

记者Jari表示,这一切是不可思议的,中共对中国人民的迫害真是非常的糟糕和变态。采访结束时,Jari和摄影师一起祝福金昭桓姐妹,并希望她们的妈妈陈真萍早日获得自由。

路过的很多人接过传单后表示,通过当地媒体已经知道了法轮功的真相,有些当地民众直接走过来签上自己的名字,关注陈真萍,并希望早日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

目前世界各地的大赦国际会员都在呼吁营救陈真萍女士,各地都举办呼吁活动。捷克布尔诺持续地呼吁营救陈真萍,上个月捷克电视台也播放了金昭宇呼吁营救妈妈陈真萍的新闻。还有大学的学生制作的紧急营救陈真萍的短片上传到YouTube ,引起人们的关注。


迫害陈真萍女士的中共单位:

河南省女子监狱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化工路
监狱长:王西中、侯美丽 (现在有新更换狱长上任)
陈真萍被关押在新乡市女子监狱九监区 电话:0373-5092690
其它监区电话:373-5092626、373-5092627、373-5092628、373-5092629
监狱总机: 373-5092576
国保大队 程队长 66356510
国安科长 李新建 13598831511
副科长 陶文跃 13838007918
河南省“六一零办公室”(注:“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
65902233 ; 65904038
“六一零”人员 米涛: 63526074 ,13137109268
郑州市金水区反邪教协会(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六一零”督察科科长 左擘伟:1365386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