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月秋被黑龙江鹤岗市看守所施铁支棍酷刑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鹤岗市林业局派出所自1999年以来多次参与迫害林业局系统内的法轮功学员,一次次骚扰影响百姓的正常生活,其中被其迫害最严重的是法轮功学员姜月秋,致使她原本性格内向的残疾女儿她变的更加孤僻,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下面主要揭露姜月秋2002年4月被绑架在看守所遭铁支棍酷刑的经过。

姜月秋是鹤岗市林业局桶子沟林场人,家中三口人,女儿天生残疾,当时她内心的痛苦、压抑只有她的母亲能略知一二。她的女儿体弱多病,每年春秋两季感冒的多发期, 她的女儿都是医院的常客。1996年的春天姜月秋喜得大法,在人生的苦海中看到了希望,平时在山里干活,没活就看大法书,按真、善、忍做好人,以前得的肾炎等疾病也好了,同时也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她的脸上有了笑容。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夫妻之间一天比一天和睦了,在利益上也不争争斗斗了,更神奇的是女儿再也没三天两头去一百多里外的医院。

作为一名普通百姓,能在人生的苦海中看到曙光,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幸福的呢?可是一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发生了,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给中国百姓带来空前的灾难。2002年4月的一天,林业局派出所所长纪连礼、片警刘洪生等人闯进林场,逼迫姜月秋去林场办公室,一群人逼她写诬陷法轮功的悔过书,当时参与迫害的还有桶子沟林场场长于占昌。

大家请想一想,如果一个大夫在危难中治好了你的病、救了你的命,当他被人冤枉时,你忍心去诬陷他并跟着恶人往他头顶泼脏水吗?这是“人”应该做的吗?姜月秋因为不肯出卖做人的良知,竟被这伙中共人员绑架并关进鹤岗市第二看守所。法轮功学员李玉杰、代显霞也受到威胁和恐吓,她们的家人在高压下替写了所谓悔过书才完事。

在第二看守所一个几十平方米的筒子屋内关了四、五十人,吃饭、喝水、大小便都在一起。大家一排排地天天静坐在冰冷的南北炕似的板铺上,一坐坐到深夜十一点。有个姓姜的男管教,天天深夜逼着报号,报错了,报声小了都不行,都不让睡觉。北方的四月春寒未尽,在冰冷的板铺上,从清晨坐到深夜,坐的人困体乏,腿酸痛酸痛的。一天两顿饭,没有菜,早晚都是没有油的稀菜汤,有时喝完汤碗底还有泥。更残酷的是管教还让抢劫、卖淫等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

有一天,市里要来人检查,说要录像上电视。当时第二看守所大约非法关押了四、五百名无罪的法轮功学员,有六、七十岁的老人,有十八、九岁的学生,有刚刚看了一遍《转法轮》的百姓,还有从来没有修炼法轮功的人。在大贪官原鹤岗中共市委书记张兴福的操控下,当时的鹤岗黑云压顶、红色恐怖铺天盖地。那天为了上电视造假蒙骗鹤岗的百姓,二看连早饭都不许她们吃,在牢笼的窗台上摆满了盒饭,只能饿着肚子眼睁睁的看着,却不许吃一口。平日喝没有油的稀菜汤,来检查录像时突然换成了只许看不许吃的盒饭,共产党领导的所谓和谐社会搞假、大、空都搞到监牢里去了。这样演戏是为了欺骗外面的百姓,然后造假说这些警察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多么好。有个姓吴的女恶警,早晨提前告诉刑事犯,说今天电视台来录像,大家一起喊“法轮功是×教”(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害人的邪教)。不一会儿果真来了几个人,有个录像的,只有几个刑事犯为了讨好吴管教,扯着脖子喊,而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喊的,因为她们知道真、善、忍没有错,不能泯灭良知说假话。利用刑事犯冒充法轮功学员录像在电视台播放,和天安门自焚造假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手段一样卑劣。

演完这场假戏后,恶警更恶了。一天,法轮功学员炼功,法轮功的五套功法,舒缓、祥和,使世界各国百姓身心受益,可是在这个邪恶的黑窝里,恶警却不许人炼功祛病健身,宫桂花等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姓何的男恶警挥舞皮管子不管脑袋后背一阵狂打(这种刑具又被称为小白龙,能打出内伤表面却不易察觉)。结果姓何的恶警手指甲在打人时打裂了,有人善意的告诉他这是打好人遭报了。听后,他不语,住了手。

但恶警并没有反思自己违法打人的过错,反而变的更疯狂、更残忍,还用惨烈的酷刑折磨这些善良的修炼人,给宫桂花、陈艳梅、姜月秋、张华等十几人双脚戴上了一米多长的铁支棍。参与迫害的还有所长李树林等恶警。戴上铁棍后,两腿被分开,无法站立,无法走路,这种折磨人的手段十分残忍, 特别是对女性,更是一种极大的屈辱。当时的天风和日丽,在给善良的妇女戴支棍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时,突然间惊雷滚滚,天昏地暗,震耳欲聋的霹雳响在上空,天也在为好人蒙冤而哭、而震怒啊!

酷刑下的日子是惨烈的,在戴支棍的十几天里,不管白天、黑夜坐在地上, 刑事犯看着,不让闭眼睛,不让睡觉,睡就用凉水浇你。冰冷的支棍一米多长,一边一个圆环锁在脚脖子上,双手戴着手铐铐在支棍中间,让你站不了,坐不直,蹲不下,弯着身子。吃饭、大小便都不给摘下,有个学员要小便,憋的脸都变色了也不让小便,最后尿在裤子里,直到溻干。有的学员连水都不敢多喝,饭也不敢多吃,怕麻烦别人。监控器不管何时都开着,她们没法回避,只好当众用盆接大小便。被逼无奈,只好不吃饭,恶警又让狱医带来五、六个男子,面目表情恶狠狠的要强行灌食。人进地狱还有个好坏之分,在这里连地狱都不如,大家只好佝偻着身子或由别人喂着少吃几口。坐在冰冷的地砖上双腿冰的没有了知觉。

据悉,这种酷刑正常人挺不过七天,她们一坐就是十几天,这些善良的女子哪里见过这样惨无人道的恐怖事。由于日夜受尽折磨、惊吓、地凉,月经来了也不走,肚子疼的更是难忍难熬。2001年冬,宫桂花被实施这种惨烈的酷刑时,不取下刑具无法蹲下,她被折磨苦不堪言,一次次要求去厕所,可是恶警却没有半点同情心,连上厕所的权利都剥夺了,最后,几个人把她抬起来。2002年4月,恶警再次给宫桂花实施这种酷刑。

姜月秋等人的两个手腕被手铐磨破,不敢动,一动钻心的痛。四月末的天气白天有时热,只好把衣服的袖子扯了撕成片。后来姜月秋把这件衣服扔了,她不敢让母亲看到,怕她更伤心。在她受迫害时,她的母亲天天哭,本来一只眼睛好使,后来哭的那只好眼睛也不好使了。法轮功学员们在地上被折磨了十几天,人都要残废了才取下支棍,当时路都不会走了,双脚麻木站不起来,用手捶了好一会儿才扶着墙慢慢挪动。

当时姓何的恶警无丝毫的悔意,不知他和李树林有无父母兄弟姐妹,如有,他们打人、残害人的一幕被家人看见了,会有何感想?披着人民警察的外衣,拿着纳税人的钱,打手无寸铁的好人,与心何忍?

姜月秋在看守所被迫害一个月又被绑架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在被劫持到劳教所的前一天,看守所又勒索家人100元钱才让她与家人见面。在佳木斯劳教所她又被迫害九个月,家人四处奔波,花掉了几万元的积蓄才被放回家。佳木斯劳教所是人间魔窟,那里的恶警用各种卑鄙手段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如:从精神上摧残,每天逼你坐在小凳子上看播放诋毁法轮功的录像片,不放弃修炼不说假话家人来了也不让见面,有的逼坐小凳子到半夜。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这里后,恶警不让她回家和女儿团聚,却让她女儿站在外面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妈妈,用这种精神折磨摧残母女俩,摧残孩子善良的心灵。

姜月秋回家后,片警刘洪生一次骚扰,给她的亲人施加压力。2003年的一天,刘洪生去她家骚扰,逼她写悔过书。2008年奥运会前夕,片警刘洪生和赵小强又去骚扰,她的家人吓得提心吊胆,没过几天,所长纪连礼又来了,领着人逼学校老师每人写一份保证书。(在于占昌去之前,张若学当场长,元旦时指使学校演诽谤法轮功的小品,李季雷编的,全是歪曲事实的假话,毒害林场职工)。

上面写的是一个善良女子在看守所里遭受折磨的真实经历,希望鹤岗的兄弟姐妹、叔叔、婶子们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知道好人是怎么被迫害的,希望每个人都能静下心想一想:迫害持续13年了,为什么法轮功不但没有被迫害倒,反而弘传全世界?我们是一个大家庭,都是中国人,我们真诚的期盼你能在心中支持善良、早日“三退”、在天灭中共时不跟着遭殃,人人都能有个好的未来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