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李旺阳似的“被自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六四民运人士李旺阳在遭受二十二年冤狱,被迫害致瞎、致聋后,近期离奇的上吊死亡,疑点重重,专业人士分析涉嫌谋杀。随后为销毁证据,李旺阳又被公安灭尸。此案引爆全球怒火,香港则爆发了2.5万人的游行,谴责中共统治无法无天、杀人消声的恶行,很多民众还发出阵阵“天灭中共”的喊声。

李旺阳“被自杀”案让人们更加看清中共泯灭良知的残暴和流氓本性,然而“李案”如同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

一、水面下的冰山

中共酿造的更多类似惨案并未广为人知。据不完全统计,在被迫害致死的3559名法轮功学员中(截至2012年6月13日,实际数字更大),有44例疑点重重的“被自杀”,有104例则是被警方谎称为“自杀”或伪造事故的迫害致死“假自杀”案例,总计为148例。强行火化尸体,毁尸灭迹的案例更多,有249例。这些仅是被披露出来很少部份,更多迫害致死案例以患病或正常死亡之名而被掩盖。因中共掩盖封锁严密,大量案例没有迫害者掩盖真相手段方面的详细曝光。

这148例“被自杀”、“假自杀”案例中类似李旺阳与“上吊”有关就有十几例,据此来透析一下水平面下那块巨大的冰山。

(一)、六旬老人“坐着上吊” 被强行火化灭尸

席志敏
席志敏

2003年7月,被关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年近六旬的席志敏老人,给家人打电话,叫妻儿不要担心,说他现在身体很好,10月份可能就要回家。没几天子女又打电话到劳教所给老人,电话中老人很高兴。可是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家人得到劳教所的电话说老人“自杀”了。得到电话的当天,家属就赶到劳教所。

劳教所、司法局有关警察与家属先进行谈判,第二天家属才被带进停尸房。当全家亲属目睹死者惨状时,痛不欲生,其妻、儿几乎昏死过去。他们看见老人一丝不挂,全身无数巴掌大小的污块,颈部至耳根被绳子勒成一个半圆形红色深深血印,头顶包着巴掌大的纱布。

家属质问死者身上多处伤痕从何而来,警方不是说正常现象,就说是老人自己造成的,对颈部血印,竟说他自己走到厕所用捆手的纱布上吊,厕所高1米5,所以老人是坐着吊的。当家属去找警方声称的当事人——同房两病人对质时,两病人不翼而飞。家属要求看病历,被拒绝。警察在家属未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遗体火化。

为了掩人耳目,怕迫害罪恶曝光,还强迫家属在劳教所写保证,不许回家说死者是自杀的,要说是得病死的。回家办丧事也不许任何法轮功修炼者参加,也不许家人对任何人提起此事。

2002年老人曾被当地国安恶警打断肋骨两根,还曾被关在看守所长达半年之久,曾被迫害得皮包骨头。中共曾如此残酷折磨一个六旬老人,又用“坐着上吊”这样荒唐的理由怎么能让人相信呢。

(二)、 好青年婚礼前“衬衫上吊” 省政法委密令阻双亲申冤

左志刚的故事被拍成了电影《永远》
左志刚的故事被拍成了电影《永远》

三十三岁的河北省石家庄青年左志刚,生前是菲力普驻中国公司的优秀电器维修工程师。准备2001年5月31日结婚,正在全家操办儿子婚事。结婚前一天的下午,石家庄桥西公安分局到左志刚工作单位,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左志刚带到了兴华街派出所。次日下午5点多,家属被通知左用自己的半袖上衣在派出所留置室上吊自杀。

家属在火葬场发现尸体的脖颈部两侧各有一条明显的较细的伤痕,周围尚有血迹;背部有两块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显的伤坑,且后背大面积皮肤为紫色;头部有伤:左脸部、腮部有钝器击打的肿块;右耳全部为紫蓝色。而衣服上并没有血迹。公安部门不让看尸检报告,不断催家属火化遗体。

左志刚在街坊邻居中、在亲朋好友中、在同事领导中,是公认的非常优秀的青年。他性情温和、善良、宽容,乐于助人,孝敬老人。左志刚的姐姐是一位生活不能自主的精神障碍症者,左志刚之所以30多岁才准备结婚,就是因为他要找一位愿意和他一起照顾姐姐一辈子的伴侣。他找到了这样的伴侣,却在结婚前夕,被警察非法抓去“被上吊”。

为左志刚结婚准备的新房,一直保持着原貌。年近七旬的白发双亲怎么也不相信儿子会自杀。左父多次上书控告涉案机关,在控告书中,提出诸多疑点和质问,包括质问“身高1.72米的左志刚是在1.6米高的门上上吊的,腿部弯曲上的吊”。(详见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发表文章:《33岁工程师遭迫害致死 6年后恶人再谋毁罪证(图)》)

白发双亲上诉几年伸冤路,跑断了腿,流干了泪,承受的却是涉案机关的骚扰、监控、威胁,并企图毁灭证据,二老拼命阻拦并多次正告,“要想火化尸体,除非先活烧了我们”。左志刚未婚妻听闻要被强制火化遗体,匆匆赶来,含泪叫左志刚年迈的父母双亲爸、妈,本来应该是幸福的一家人哭成一团,当场的亲友也都泪如雨下,太悲惨了!

据说检察院曾经想介入调查桥西公安分局犯下的命案,因左志刚是法轮功学员,河北省政法委秘密下令不让立案。

(三)、哺乳期妇女“被上吊” 曾遭电击涨奶的乳房

吴敬霞和孩子的合影
吴敬霞和孩子的合影

吴敬霞是一个15个月大孩子的母亲,山东省潍坊人。2002年腊月初五因发放法轮大法真相材料被抓,被强行关入“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非法关押地)。关进去的第二天,家人就被告知她“上吊自杀”。

两天后,家属去了潍坊医院,门口全是公安包围着,家属走到哪里,公安就跟到哪里,公安还不让家属看吴敬霞的遗体,经过父母和两个弟弟的力争,最后才让看了遗体一眼。吴敬霞还是个喂孩子的母亲,孩子三天没吃奶,乳房本来就鼓得难受,很痛。公安却在她最疼处用电棍电了四、五处,电得有四、五个深坑。脸上盖着卫生纸,嘴却流着鲜血,后背打的青一块、紫一块、黑一块,大胯被打断,脖子上还划了一条红杠,真是遍体鳞伤。

吴敬霞被迫害致死后,迫害者极度恐慌,强行火化遗体,所有亲属被严密监控,不让出门,同时也不让亲朋好友进她家探望,就连周围的村庄也被监控、封锁消息。

此前吴敬霞还曾多次被抓被打。

(四)、吊打、电击、被举起往下摔 “被上吊”掩盖内脏蹾坏

五十岁的老妇赵德文,家住天津市北辰区,津京公路4排宿舍。2001年初在家中被当地公安绑架劳教,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她坚持信仰真、善、忍,不写悔过书受尽残酷折磨。

恶警指使吸毒犯、刑事犯打她,并扬言“打死白打,死了算自杀”;谁把大法弟子打得写了悔过书就给谁奖励,减刑,否则加刑。这些刑事犯就大打出手,无所顾忌,姓郝的恶警指使四个犯人把赵德文举起来往地上摔,也有很多大法弟子遭到酷刑折磨,恶徒们多次把她们吊起来毒打、电棍电,赵德文被摔得内脏出血而死。劳教所为了掩盖事实真相,通知家属说她自杀了。

劳教所还制造了自杀现场,家属看到赵的脖子上有“上吊”的痕迹,两手腕被割破,身上换了新衣服。当家属要原来的衣服时,劳教所却说找不着了。等家属给赵换衣服时,发现腋下有一个大口子还在往外淌血,而且身体后面发青,阴部也在流血。劳教所不让家属把遗体接回家中,为掩盖事实,将遗体强行火化。

二、这是怎样的一群人?

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要求修炼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法轮功学员都在用这个标准要求自己,不断的修心向善,自己身心受益,同时福益着他人与整个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群体。

被官方“跪着上吊自杀”的辽宁省抚顺退休工人韩福祥。他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患有严重的气管炎等多种疾病,每到冬天,病情加重,不能躺卧,只能跪在炕头上咳嗽不止。不能上班,只好提前退休。他每月的医药费很高,整月工资都不够支付,后来连药品也快维持不了。就在此时,韩福祥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完全康复。韩福祥非常感激法轮功,到处奔走弘扬法轮大法。

上文提到的婚前被“衬衫上吊”的左志刚又是一个怎样的法轮功学员。他在业余时间帮助很多人修理电视机,从来都是分文不取;他曾毫无怨言地照顾了受到意外事故躺在病床上但却深深伤害了他的一位友人,在其痊愈后他才悄悄的离开;在工作上他兢兢业业,作为重要员工,该单位连续两年被评为飞利浦显示器售后服务满意率全国第一,而这一工作仅仅是左志刚和另一名同事两个人承担。单位的老板很高兴,让他再找一个人扩展业务,就在左志刚被警察带走当天,没有忘记给单位留下这个人的电话号码,为的是不影响工作。当时他都没有来得及向家人和未婚妻道别,甚至未能留下一句口信。在生活上,他对自己也是严格要求,生活俭朴,亲人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他的衬裤上还有补丁,以他那样的收入,如此朴素之人恐怕为数不多。对父母关心体贴更是没说的,就在他走的当天上午,天下着雨,他还打电话询问家中刚修好的天窗的情况,“不漏了我就放心了”,这就是家人听到的他的最后的遗言。

左志刚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亲朋好友中有不少响当当的男儿也不知掉了多少次眼泪,就连只见过他一两次面的人也为之潸然泪下,都难以相信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这样走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亲友,就此也清醒了。

三、他们做了什么?

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最希望的是更多的人能明白“真、善、忍”大法对人的意义,希望更多的人也能福益于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这群人曾一度抱着信任政府的想法,更是为了人们不被谎言迷惑,为了人民能明白真相,去北京上访。后来又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默默的向世人讲真相。

为上访走了17天的马艳芳
为上访走了17天的马艳芳

善良的山东工人马艳芳,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却被称“上吊自杀”。她曾步行进京上访,当时身上仅有十元钱。一路上风餐露宿,渴了捧河水喝,饿了啃冷馒头,晚上累了就在路边的地里睡。后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将满头长发剪掉卖了9元钱。就这样历尽艰辛,步行17天走到北京。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其艰难可想而知。

难中仍给迫害者劝善的张志彬
难中仍给迫害者劝善的张志彬

河北省青龙县百货公司职工张志彬,是在唐山开平劳教所“被上吊自杀”。当地公安带着枪威胁亲属,连灵堂都不准设。张志彬自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先后5次去北京上访,受尽各种酷刑,被手脚连铐、挂干、趴冰、毒打、电击、关小号等等。即使遭受残酷的迫害,张志彬还对迫害者,用微弱慈悲的声音说:“请记住我说的话,不要再迫害,记住大法好才是唯一希望”。

结语

还有距地不足1.5米的“被自缢者”——张卓;没有任何上吊材料就“被上吊”的贾秀兰;被制造上吊假相的陈乃法;还有被谎称上吊的陈勇、杨文华、侯延双、孙建秋、张桂好、王秀娟,这些仅仅是3553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被诬蔑为“上吊”的案例。单这些案例就折射出中共有多么残暴、流氓。

王华君
王华君

还没有提及的更为邪恶的诬陷案例,比如:被伪造自焚虐杀的王华君;被伪造跳楼自杀的刘书松;被伪造车祸假相的徐增良;被虐杀后抛下楼伪造自杀的吴连杰……

被虐杀的王斌
被虐杀的王斌

还有太多太多令人震怒、更为惨烈的案例,诸如酷刑虐杀的王斌,这惨烈的3559例实在无法尽数。而中共为掩盖虐杀真相,伪造的案例不仅仅148例,强行火化,毁尸灭迹也决非仅249例。中共这一外来幽灵无法无天的血手还肆虐于中华大地。

法轮功学员善良、坚韧,身处难中,仍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讲真相,劝善世人,所体现的大善、大忍在不久的将来必会为人们所共识。对这个群体的迫害和虐杀,中共杀害的不仅仅是肉体,虐杀的是人类的良知,扼杀的是人类的未来。

希望全世界透过李旺阳案——这一浮于水面上的冰山一角,也关注这场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这块巨大的冰山是中共邪恶的本质所造就。您所秉持的良知和道义就象温暖的阳光,相信当您能了解大法真相的那一刻,您能从内心摆脱中共阴霾的那一刻,您能树立起正念的那一刻,就是这冰山融化的时刻,就是这冤案昭雪之日,也是中共灭亡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