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亲身体验大法是超常科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七日】一九六零年,我被保送到是年从哈军工二系分出的炮兵工程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七十年代末调入某军区,从事技术工作到退休,副师职军官,高级工程师,技术六级。

我的工作一直很顺利。七十年代我就开始打太极拳,目地是想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嘛,这在部队并不稀奇。因为现在的科技、医疗手段还是很有限的,解不开生命的奥秘,连人的生老病死问题也无法解决。

到八十年代末,气功逐渐多起来了,我就对气功产生了兴趣,但是公园里多是看病的气功。一次一个同事告诉我说,看到一个老太太练气功能从床上飘起来。我说:“这怎么可能呢?没有反作用力她作用力往哪里作用呢?这不违反牛顿定律了吗?中学生都知道的事啊!”但是,他们亲眼看到了,这也是事实!

我想气功中肯定有普通人所不了解的更高科学,我因此在九十年代初先后学了许多的气功,也花了很多的钱,那都是讲的功能啊、治病啊、信息啊,并没有讲实质的东西。

九六年四月,有一个朋友告诉我法轮功好。一天,我在一个书摊上看到一本《法轮功》,仅此一本,就是给我准备的。回到家里翻开书一气呵成读完,发现书里讲的内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人生真正的目地——返本归真,看了这本书我才彻底明白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九日,这难忘的日子,我在当地礼堂看完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后,似从梦中醒来!从小到大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释然了。九天学习班结束了,我到法轮功炼功点去了,正式开始炼法轮功。

与以往接触的功法不同,炼法轮功不用交一分钱,只要求按照“真善忍”归正自己的言行,实实在在做好人。因为觉的法轮功太好了,所以我每天就拿着家里的录音机到公园播放炼功录音带,大家一起炼功。我们还自发做了介绍法轮功的旗(类似横幅),让有缘人了解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在没有江泽民邪恶迫害的那几年里,大家按部就班的晨炼、读法轮功书籍,平时在工作学习生活中做道德高尚的人,不但多病的身体神奇的康复了,思想境界也一日千里的往上提高着。

《转法轮》开篇写到:““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我体会到,这个超常的科学只有亲身去实践、去修炼,才能触及到。下面是我经历的几件小事:

九六年六月十二日早晨四点多钟,我骑车去公园炼功,过大马路的时候,我向左侧瞅了一瞅,只见远处有一盏灯徐徐向我驶来,我就没在意,继续往前骑。真是说时迟那时快,我刚转过脸来,大灯就照我而来,他撞我的过程,感觉就象慢镜头一样,他的头盔顶着我的脑袋,他的前轱辘顶着我的自行车大梁,我就腾空了……等我醒来,心想我是法轮功修炼人了,师父能保护我,然后挪动挪动身子,真的还行,能动弹。我带的一摞大法的书还在车筐里,但车轱辘已经瓢得不象样了。左右瞅瞅没有人,心想撞我的摩托车已经跑了。我就试着往起爬,爬起来了,再一瞅,骑摩托车那个人捂着头在路边蹲着,他撞我后冲出去十多米远,我问他什么他也不说,只说头痛。这时围了挺多人,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人,没有事的。以后你骑车慢一点。我提着自行车前轱辘拖着往回走,走出约二十米远,那个人追上我说:“大爷!我领你上医院吧,检查检查看撞坏没有。”我说:“没事!你走吧。”他又掏出一百元钱说:“给你修自行车用吧!”我说我不要。虽然撞得那么重,但我只是开始几天头有些痛,坚持学法炼功,很快就全好了。

我修炼法轮功以来,不但身体越来越好,而且脑子也越来越聪明了。我参加某飞行器的项目,在海边飞行试验,两发实验都掉到海里去了,我根据发射参数、推力、重量等参量,计算出了落地的距离,但是,茫茫的海域无法测量验证。后来到西北基地搞实验,又出现了这种情况,一测量和我算的情况一模一样,问题终于得到了验证和解决。

某飞行器在西北发射场,飞协同实验,几次都失败了,都说是发动机的问题。经过分析以后,我说肯定不是发动机的问题,并且只花几块钱就可以解决问题,他们不信。不得已,最后留下我们来做实验,结果飞的非常好。

有一次实验我没去,晚间睡觉的时候,我看到飞行试验时,刚飞出发射架不远,就发生了发动机爆炸。我当时考虑了一下,为什么会发生爆炸?是忽视了发动机的装药是半截装药,有一半是空的,点火后会因脱占而爆炸。第二天下午来电话说,上午实验发动机爆炸了。

修炼中的奥妙,只有修炼的人才能体会到。我退休了,单位聘我搞项目,我做了很多的工作,宣传干事说:“你工作干的这么好,要不是现在正迫害法轮功,真得好好写篇文章,报道报道你。”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凶的年月。

中共邪党一贯搞运动,它的造谣诬陷能猖獗一时,最终都会被识破。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永恒的。希望人们冷静下来,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你会受益终生的。

在法轮大法传世二十周年之际,我双手合十,感谢师尊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