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的姐姐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七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学员,看到明慧网的《征稿通知》后就想应该积极参与了,想想师父对众生的无私给予,慈悲救度;想想随师正法的风雨历程;想想我们身心的变化,世人的不断觉醒……就觉的应该如实记录下发生在身边的故事。下面我就把姐姐明真相,学大法,从命悬一线到绝处逢生的事情说一说,希望有更多的象姐姐一样的世人也能受益。

我的姐姐(春兰)自幼胆小,从小吃了不少苦,很小的时候还讨过饭,穷人的孩子成熟的早,又非常孝敬父母,只念过一年书,却受到邪党文化毒害很深,无神论思想非常严重。姐夫在政府工作,姐姐总误认为是共产党给开工资,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一切都是它给的,它是爹娘。理念不正却非常坚持,即使看到今天中共越来越腐败,却依然错误的抱有“它会归正”的希望。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前,姐姐看到不少人炼法轮功,身体变化很大,因此也认同“法轮功祛病健身确实不错”,可是自从“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报纸、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造谣诬蔑法轮功,她也相信了,认为电视、报纸都是共产党的喉舌,它的话还能不信吗?!这媒体报的“自杀、杀人、自焚”的多吓人哪!这政府不让炼就别炼了吧,这个妹妹(我)怎么这么不识时务呢?加上我多次被迫害,姐姐就更接受不了了,由担心、害怕转为恨,说我不听劝,小胳膊想拧大腿,受迫害活该。后来到了很难沟通的程度,深受邪党文化毒害的姐姐态度完全站在邪恶立场上了,甚至到劳教所训斥我,替我“交代”如何進京上访。

望着可怜的姐姐,我心中很难过。师父说的太对了,“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讲真相的根本目地》)姐姐当时真的就是处在被邪党灌输了谎言的危险中的世人,再加上中共历次的运动,中国人被吓破了胆。

两年后,姐姐原本健康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糟了。肺结核、心脏病下支架、心衰,再后来住院次数愈来愈频,又时常迷糊晕倒,经检查是颈动脉有异物造成狭窄,脑供血不足。医生告知不能手术,目前医疗技术有限。二零零八年姐姐咳血不止,肺CT检查,片子上整个右侧白板,无造影。从市中心医院转到矿务局医院,始终没有离开抢救室。半个月过去了,医生告知家属准备后事,“也就两三天的事情了。”家属不甘心,百般哀求医生转院到沈阳医科大。在沈医大,博导组成博士生专门小组,由呼吸科、循环科联合诊治。两千多块钱一支的進口药连用三天,咳血的现象略有好转。可是没过几天,所有药物都不吸收,扎不進去了。于是不得不停药。两天后医生建议回家,免得白交每天一百八十元的病房床费,认为已经没有意义了。家属明白姐姐已到无药可救的程度,只能回家等死,最后在绝望中回家了。

回家后的姐姐只能围着一圈被子枕头,二十四小时的坐着,不能躺着睡,家人需要二十四小时看护。姐姐看着亲人一个个被折腾的垮了,心里着急难受,想自我了结。告诉我:“姐姐不行了,你要替姐姐照顾老妈,我这还有点钱也用不上了,你拿去给妈用吧。小妹你以后要多受累了。”

我强忍着眼泪,对可怜的姐姐说:“人来一世不容易,生命是可贵的,不能想绝路,那样罪更大。咱现在不是还有口气吗,意思不乱,为什么不想改变一下自己呢?”姐姐说:“我都这地步了还怎么改变啊?”我说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姐姐说:“我以前说了那些不好的话,看到你遭迫害,怨师父、怨大法,师父还能管我这样的人吗?”也许是求生的渴望吧,她有了这样的认识。

我告诉姐姐不能用常人的心衡量大法师父,我们师父说过,“所有的生命你再不好,在历史上犯了再大的罪过,我也不记过往之过。我都会把你从生命的最微观到表面,以至于任何生命的思想,都净化。”(《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师父传大法就是来救度众生的。你还能够认识到自己说了那些不好的话,说明你还有希望。既然认识了,就声明一下,承认以前做错了,以后做好,师父一定会管你的。我说,你以前只承认法轮功祛病健身挺好,可你不相信真有神,不承认法轮大法是佛法。你那么听中共的话,它不让信就不信,它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才使你走到今天这一步。我问姐姐,我帮你写个声明好不好?姐说:“太好了,你一定帮我写呀!”就这样,我帮姐姐写了声明,姐姐签了名,说:这一下感觉身体都舒服了,死活心里都觉得干净了。

江魔头利用中共发动了这场对信仰“真善忍”民众的血腥迫害,真正毁掉的是被邪党灌输了谎言的世人。为了彻底清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使姐姐真正得救度,我专门给她讲《九评》。过去她不听,现在爱听了,而且越来越看清中共的真面目,真正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变好了。

姐姐也想看大法的书了,可因为只读过一年的书,困难重重,好几天都学不了一讲,却认认真真地记了一大篇生字。有的生字下画上自己能看懂的符号,有的用同音字标上,总是问这个字那个字的。姐夫看到姐姐的变化说:“真神了,这样的人还能活过来!”从此也不再坚持他的无神论了。

半年后,姐姐基本能通读《转法轮》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今年七十一岁了,能从死亡中走出来,还能学大法,真是太幸福了。姐姐说:“要不是师父无量慈悲,要不是这个法徒妹妹不舍不弃,我哪还有今天啊!我一定不能辜负师父,争取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徒!”

在老母亲九十岁生日那天,姐姐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的走上桃源饭店楼上大厅时,全家人及宾客为姐姐的健康、觉醒鼓掌。在宴席上,老母亲首先讲:“今天是我九十岁生日,我首先代表全家谢谢师父,谢谢大法救了我的女儿,救了我们全家,咱全家都炼法轮功!”《得度》的乐声响彻大厅。

感恩师尊!感恩法轮大法!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