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舌媒体与中共当局的双簧表演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七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我曾和一个中共党报记者因为关于法轮功的报导发生了争论。当时他所在的报社刊登了一篇抹黑法轮功的文章,其中“引用”了一些民众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词。当我说这篇报导在诬蔑法轮功时,他反问我说:“当时我们报社的记者碰到的人也许就是这么说的,你怎么能肯定不是真实的报导呢?”

这几天《人民日报》一篇盛赞朝鲜人民“美满幸福生活”的文章引爆网络,也让我再次想起与那位记者的谈话。现在很想对他说,媒体对法轮功和朝鲜如出一辙的报道方式,还不仅仅是不真实的问题,这原本就是喉舌媒体与中共当局的“双簧”表演,是刻意打造出来的欺世骗局。

《人民日报》女记者团在文中大赞朝鲜:医院实行免费医疗,孕妇一旦入院,连餐饮也由医院免费提供;幼儿园的孩子每天吃五顿饭,有专业营养师负责调配营养;中小学校实行“十一年免费教育”。……女记者们赞叹道:“从出生到走向社会,朝鲜儿童得到的精心呵护和良好教育令人感慨万分”。

此文一处,惊爆网络。网民说,如果不是知道金家统治的朝鲜多年来饿殍遍野,死人无数,粮食还要依靠外援,还真会以为朝鲜是“天堂”般的国度。还有网民揶揄道:真是中国的新闻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在《人民日报》记者的眼中,朝鲜鲜花绚烂,儿童幸福,让中国人自叹不如。

可是如果按照那位记者的说法,网民们怎么知道女记者们报导的不是她们看到的“真实”呢?怎么能指责媒体呢?也是,谁能肯定金家没在中共的授意下,象他们的老大哥学习一点包装术呢?

想当年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时代,几千万人中国人纷纷饿死之际,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精心导演下,先后有美国记者斯诺和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受邀到中国参访。所到之处,不都是白面馒头外加歌舞升平吗?以至于两位都信誓旦旦地向外界证明:“中国没有人被饿死!”在萨斯肆虐之际,世卫组织到中国调查疫情,北京的医院不是将患者装在面包车内在北京城兜圈,以此躲过世卫的检查,以缩水的数字证明在中国旅游是安全的吗?

朝鲜金家王朝也深谙此道。问题是网民如潮水般的驳斥声确实是指向《人民日报》和女记者团的。网民的理由是,就算她们看到、听到的是包装过的“真实”,无人相信她们会弱智到真的相信这一切,就象当初人们不相信两位外国人看到的是一片繁荣一样。网民只认为这是记者们依照中共的旨意,有意“选择性失明”来愚弄全中国人民的。也就是说,这是喉舌媒体在前,中共邪党在后操纵表演的“双簧”。

《人民日报》使人重温了纳粹新闻部长戈培尔的话:“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事实上,在诬蔑法轮功的宣传上,处处可以见到这种谎言的报导,处处可以见到媒体和当局的双簧表演。如中共当局在执行江泽民的灭绝政策时,对法轮功学员疯狂施行的精神虐杀和肉体折磨,不就一直被喉舌媒体美化成“春风化雨的关怀”吗?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和洗脑班,在喉舌们的笔下不也盛开着如朝鲜一样绚烂的鲜花吗?

明慧网上有大量案例可以见证洗脑迫害的残酷,近期的一则报道就可见一斑。原成都新津师范学校优秀教师詹敏八次被绑架到劳教所和洗脑班。因为不放弃信仰,受到了“站军姿” 、吊铐、电击、关黑屋、野蛮灌食、禁止上厕所、不让睡觉等迫害。二零零四年,她被洗脑班捆绑在一张木板上,插上导尿管、灌食胶管(从鼻孔插到胃里),固定几天不拔出来,也不松绑,随时灌食。詹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之后又被施以摧毁神经的药物。在詹敏出现精神恍惚之际,几个人强行把她拖起来按在椅子上,再拽着她的手写下不炼功的“保证书”。

这还只是一个微小的片段,而曝光出来的酷刑折磨遍及全国各地,酷刑种类达到一百多种。法轮功学员说:“哪里是春风化雨,明明是血雨腥风。”然而这一切记者是“看不见”的,记者“看见的”只是“柔风细雨”。为了包装,有的洗脑班逼迫学员写上“受到春风化雨的关怀”的证明才肯放人,有的逼迫家属送上“春风化雨”的锦旗。喉舌们在完成采访秀之后很配合的写道:“洗脑班待学员如同亲人”。

有人或许会问,中共操纵了所有的媒体,随便编造一堆谎话不是方便多了吗,用得着这样费心费力的包装吗?戈培尔还有一句名言:“混杂部份真相的谎言比直接谎言更有效。”中共正是把这句话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才编排了那么多“真实”的场景。然而即使这样,《人民日报》还是至今不敢出来辩护,说她们的报导是真实的。而那些诬蔑法轮功的媒体喉舌,又怎敢说他们不是在昧着良心误导民众呢?

就象曾经的一个比方,一个流氓把年轻女孩关在家中施暴多年,记者报道时只说他给女孩吃饱穿暖,却不报道强奸的事实。记者们如何辩护说是“真实”的报道都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对流氓恶行的掩盖和对流氓的赞美,无疑就是流氓的帮凶。中共的媒体就是以这种“混杂的”所谓“真实”为中共流氓唱着颂歌,还能说是真实的报导吗?何况无论多么“真实”都是在配合流氓政权犯罪。

网上民众愤怒的讥讽已经表明他们的觉醒,中共的谎言将再也难以为继。在它的谎言一个个被揭穿的时候,也是它一步步走向末日的时候。但愿那位和我争论的记者已经看清中共的骗术,选择了正义和光明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