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佳木斯四名妇女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以下这四位普普通通的佳木斯妇女,她们修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往日愁容一扫而光,变成健康快乐的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她们家家失去了祥和与宁静,多次遭恐怖抄家、绑架关押、巨额勒索,肉体、精神上受到摧残,有的更是家破人亡。

一、伊凤云:记不清多少次被非法抄家,记不清多少次被上门骚扰

伊凤云,女,一九四八年生,六十五岁,家住佳木斯市东风区双胜社区,和丈夫均无职业,靠低保艰难度日。一九九七年三月,贫病交加的她开始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遭到四次绑架抄家,不断的被骚扰监视居住,勒索更使原本困难的家雪上加霜。

伊凤云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肺结核、关节炎等十多种病,真是多病缠身,家务活也干不了,一把一把的吃药。邻居说:“你不用吃饭,光吃药就饱了。”整天愁容满面。若不是对丈夫和唯一的女儿还有眷恋,也许早已了此残生。

伊凤云修炼法轮功后,仅仅五天的时间,师父就把她的身体清理干净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她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她不再愁云满面,重新鼓起生命的风帆。伊凤云说:“我虽然贫穷,但精神富有,今生能得到法轮大法,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伊凤云曾四次遭绑架、关押。

二零零二年大年刚过,正月十一下午三点左右,佳东派出所所长和包片警察刘华锋等人突然闯入伊凤云家,没出示任何证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转法轮》一本。随即把伊凤云绑架到佳东派出所非法审问,又劫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最后被勒索钱财,十九天后回到家中。

事隔一个月后,伊凤云一人正在家做家务,突然有十名警察闯进来,把她家的小平房挤的滿满的。伊凤云不认识,就问他们是哪的,警察说他们是市公安局防暴大队的。进屋就乱翻,把家翻的一片狼藉。伊凤云被绑架到市公安局审问,然后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

女儿放学回来,看见家里象电影中演的鬼子进村一样,妈妈不见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当听邻居说妈妈被抓走了,十几岁的女孩无助地直哭。伊凤云丈夫晚上回家才知道此事,四处打听。去派出所问说不知道,去东风公安分局问说不知道,又去市公安局打听,才知道伊凤云的下落。原来是刘金山、王羿等人来绑架的。伊凤云丈夫天天去公安局要人,一边四处借钱,伊凤云十六天后回到家中。

伊凤云两次被绑架共被勒索七千多元,使原本经济拮据的家债台高筑。

二零零五年秋的一天上午,法轮功学员于国兰去伊凤云家串门,刚进屋就被蹲坑的片警刘华锋堵在屋里,问于国兰:“你干什么来了?是不是送资料来的?”强行搜身、搜包,没搜到所谓的“证据”。刘华锋打电话叫来几名警察,把伊凤云、于国兰一起绑架到佳东派出所进行非法审问。刘华锋和另一片警郑庆成去于国兰家非法抄家,一无所获。可佳东的警察依然逼迫她俩照像、写保证、签字等,她们坚决不从。一直把她俩拘禁到下午才让她们回家。

二零零五年冬的一天晚上八点多,伊凤云外地的侄子要来家串门,伊凤云怕他天黑走错路,就出去迎他。在路上遇到佳东派出所冯凯东、刘华锋的车,他们下车问:“这不是伊凤云吗?你干什么呢?”任凭伊凤云怎么解释也不行,硬逼她上车,拉到佳东派出所搜身、审问。七八个警察又去伊凤云家查看,警察王思民还把伊凤云丈夫找来核实,见情况属实,才让她和丈夫回家。

记不清多少次被非法抄家,也记不清多少次被上门骚扰,无论白天黑夜,警察想来就来。有一次是夜间十一点半来砸门,左邻右舍都被吵醒了,对警察的所为十分反感。伊凤云的丈夫曾几次着急上火,心情忧虑而病倒,被吓得心脏病犯了,血压升高到二百二十。

二、王淑英四次被绑架 两次被劳教 父母过早离世

王淑英,女,四十九岁,一九六四年生,家住佳木斯向阳区新谊社区。一九八六年被百货大楼(大商集团)招聘为全民所有制工人,成为一名营业员。十几年的商业工作中兢兢业业,待人忠厚,童叟无欺,服务态度佳,在同事和顾客中口碑极好。只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四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两次。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王淑英经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发现原有的神经衰弱、失眠、心肌缺血等症状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以前也曾练过多种所谓的气功,中西药也吃了许多都不管用。修炼法轮功后,没花一分钱,身体却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这更坚定了她修炼下去的决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打压。企业组织部长赵丽华找王淑英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谈话:如果有人进京上访,会影响企业升级和职工涨工资,主要领导还要下岗等等。如果你们进京上访,就把你们的档案拿出去(指开除)。继而,再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进京上访的保证书。这还不算完,随后每名法轮功学员都被一名企业副主任或保卫干事和一名本商场的领导两人“承包”看管。

善良的王淑英只想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又不想株连企业领导和职工利益,她写了一份简短的辞职书放在柜台上,从此失去正式稳定的工作。

二零零零年七日十五日中午,王淑英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征途。十六日,刚走上天安门广场,被随后坐飞机追来的商场经理葛曼英和保卫科长栾绍玲绑架到单位驻京办事处,次日返回。十八日回到佳木斯,被劫持到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内保科非法审问。当天下午,又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家人为其四处奔走,最后被勒索二千多元钱,一个半月后王淑英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初,单位突然找王淑英上班,安排在友谊宾馆(本企业的)做保洁员,按临时工待遇,每天保卫干事都要来检查工作,实际就是监管。二月十九日这天,单位保卫科长栾绍玲和副科长曲晓明来了,叫王淑英停下手中的活,说有事需要到向阳公安分局核实一下。经追问才得知这次绑架是因为几天前王淑英写了一份“严正声明”( 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邮寄给向阳公安分局。随后,王淑英再次被向阳公安分局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经过家人的多方努力,一再要求放人的情况下,王淑英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六天后才回家。

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日晚七点多,向阳公安分局伙同向阳派出所四、五名警察闯进来,没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抄家。抢走大法书和炼功磁带,随即将王淑英绑架。在佳木斯看守所关押二十四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检查身体时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家人被勒索一千元保证金将其接回。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晩六点多,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邵坤海和包片警察田为民来到王淑英家,说有人举报王淑英是法轮功骨干(后来才得知抓捕是有指标的),然后就抄家,抢走大法书和很多光盘。王淑英被绑架到西林派出所,副所长邵坤海边问边亲自编造笔录,让王淑英签字,遭到她拒绝。邵坤海骗她说:“这次放你一马,签完字你可以回家,以后再有事就如何如何。”王淑英被迫违心地签了字,结果还是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出现血压高,心律过速,即使这样也不放她。两个多月后,王淑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

一入劳教所,王淑英先被隔离关单间,然后被关四大队,即所谓的“转化”大队强迫洗脑。警察和邪悟的犹大开始围攻,强迫她写“五书”, 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不准低头,不准闭眼,不准往别处看,更不准说话。

二零一一年七月初,王淑英因拒绝写诽谤大法的分类作业,被警察陆博雅叫骂、非法加期四天。一次晩上不让睡觉,让坐小凳,陆博雅从监控里看见王淑英闭眼睛,把王淑英叫到办公室罚站,并训斥。

邪悟犹大在监室里监视,警察在走廊里窥视。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样一种极度紧张,压抑的环境下身心受到摧残的。

迫害导致父母过早离世

王淑英四次被绑架,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三天两头去公安局要人,母亲身体不好还整日以泪洗面,两位老人吃不好,睡不好,思女心切,忧虑成疾,母亲二零零二年去世,父亲二零零五年去世。

王淑英失去工作,至今家庭生活拮据。失业多年的丈夫做点小买卖也无心经营,为养家糊口、供孩子上学,又到建筑工地找活干,长时间的劳累,加上精神紧张,心情焦虑,身体有恙,重活干不动,一有人敲门就非常紧张害怕。孩子上小学时就目睹抄家妈妈被绑架,失去妈妈的照顾,孩子在恐怖高压下战战兢兢的长大。

三、贾桂华两次被绑架

贾桂华,女,一九六二年生,现年五十一岁,家住佳木斯市东风区二建家属楼,佳木斯市第二建筑公司工人。为了祛病健身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大法中受益,但是,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两次被绑架、关押、勒索。

贾桂华在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严重的偏头痛和妇科病,月经半月一次,并伴有连拉带吐,头痛加剧,严重时用头撞墙。整天心烦,不愿见人,不能去公共场所,不能看书、读报。用尽各种方法都治疗无效,一年当中有半年休病假不能上班。

一九九八年经朋友介绍,贾桂花得到一本天书《转法轮》。原本不能看书的她,只有看《转法轮》时头痛会减轻或不痛,她费力的用了半年的时间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接着看第二遍,第三遍……,随着不断学法炼功,病情逐渐减轻,师父三次给贾桂花净化身体,来例假时排出大量十几公分的长条状烂肉一样的东西。一年后,病痛完全消失,以前打针太多,臀部有硬块,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两次遭绑架、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贾桂华家骚扰不断。社区杨主任(女)、包片男警察,来家里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让交书,签字等,贾桂华拒绝他们的非法要求。看着世人被中共欺骗,善良的她义不容辞的向广大民众发传单,告知事实的真相。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贾桂华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去郊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当地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松江派出所六七名警察将贾桂华等人绑架,带到松江派出所进行非法审问。贾桂华等拒绝回答,至后半夜二点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二零九号监室)非法关押。贾桂华丈夫为她四处奔走,被勒索一万多元,一个月后她才回到家中。

二零一零年三月,贾桂华在造纸厂居民区内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跟踪并诬告。三月三十日早九点多,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七名警察闯入贾桂华家,没有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电脑、影碟机,绑架了贾桂华。贾桂华不跟他们走,并大喊:法轮大法好!她被强行拖进面包车押到佳东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进行非法审问,逼迫按指纹、照像、签字。然后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二零八监室)非法关押。

关押期间被逼迫做奴工,做牙签,订额完不成不让睡觉。贾桂华丈夫又四处奔波,二个月后,又被勒索二万多元,贾桂华才回到家中。

警察恐吓搬家 家人分离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南卫派出所一名女警(穿警服)带二名女协警(便服)来贾桂华家敲门,贾桂华没给开门,她们悻悻的走了。包片警察张洪宝也经常上门骚扰。

贾桂华第二次被绑架回家后,她丈夫开始索要被抢走的物品,最后只要回电脑。南卫派出所所长恐吓贾桂华丈夫,让他们搬家,不许在南卫派出所管辖范围内居住。无奈,她夫妻二人远走他乡,出外打工。儿子寄宿在亲属家,一家人不能团聚。

贾桂华两次被迫害,年迈的父母、亲属和孩子都受到惊吓,承受很大的痛苦。尤其她丈夫被吓出毛病,一听到大的声音就害怕,敲邻居家的门,都被吓的浑身发抖。

四、宋子娟被绑架勒索经历

宋子娟,女,一九六六年出生,家住佳木斯市向阳区新谊社区,佳木斯聚酯布厂工人,因公受伤,提前退休。一九九六年,经朋友介绍学炼法轮功,每天早晨去松花江边炼功,业余时间去学法小组学法,度过一段幸福难忘的时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宋子娟到梅江新村小区发真相资料,被社区主任看见,又叫来两个女人,把宋子娟拽到社区屋内,随即给派出所打电话诬告。一会,开来一辆警车,四、五名警察不由分说先把宋子娟绑架到佳木斯建设派出所,然后又绑架到佳木斯市永红区公安分局,因不回答他们的非法审问,有一人称队长的踢宋子娟一脚。审问完,二男一女开车,带着宋子娟去家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和大法资料。

当时宋子娟丈夫去外地了,孩子上学。她给丈夫的同学打电话,警察以为是给法轮功学员打电话,就一把抢过电话,并呵斥对方,又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对方反问到:“你是谁?你在干什么?”警察自知理亏,不再吱声了。

抄完家,又把宋子娟拉回永红区公安分局,她丈夫的同学也来了。那队长说:“看在你丈夫同学的面子上,拘留你十五天。”然后把宋子娟劫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二天后,队长和另一名警察来拘留所提审宋子娟,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宋子娟丈夫得到消息后,急忙从外地赶回来,托人办理。请人吃饭外加勒索,损失大约七千元,十五天后宋子娟回到家中。

结语

作为一个中国人,信仰真善忍的最基本人权都能被中共恶党剥夺,其它的权利怎能不会被侵犯呢,参与迫害者已然践踏做人的最低道德底线,对佛法的镇压注定失败,天怒人怨,天灭中共在即。危墙下,奉劝公检法司人员一句,看看王立军薄熙来的下场,不要为眼前的利益和中共再相互利用,神给你们选择做人的机会不多了。命若不能保,身外之物何用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