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派出所所长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二零零零年七月,由于我们坚修大法,被中共邪党暴力机器野蛮抄家,夫妻二人被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十月,我被撤销了领导职务,夫妻俩均被单位无理开除,住房也被非法没收,全家被强迫搬出原居住地。在残酷的迫害面前,我们坚定信师信法,一如既往的坚修大法。当妻子把我们失去工作、失去住房这一严酷事实告诉两个正上初中的孩子时,女儿说:“妈妈,地球上那么多的老鼠都能生存下去,我们还怕什么?”儿子说:“妈妈,我们没有房子住,那就搬到大桥下面去住吧,大桥可以遮挡些风雨。”孩子心中装着“真、善、忍”,他们坚信大法是正法,他们经得起大风大浪的考验,我们也就放心了。尽管居无定所,由于心中有法,有师尊时时在弟子身边加持,我们仍然生活充实,没有向邪恶低头。

二零零一年二月,考虑到流离失所的生活不利于还未成年孩子的成长,会影响他们上学读书,于是我们就打算向亲朋好友借钱买房,让孩子过上稳定的生活。当我们看好一处二手房时,谁知邪恶也跟上来了。当地派出所警察、办事处“六一零”人员、社区综治办人员等通过跟踪监控和电话监控,知道了我们要在他们辖区买房之事后,便百般阻挠。

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派出所副所长刘军(化名)亲自带人去找到原房主王金明(化名),逼王金明不要把房子卖给我们,并许诺给更高的价钱收购房子。由于我们在事先已给王金明讲了真相,他对我们全家遭受的迫害非常同情,就拒绝了这伙人的无理要求。

可他们仍不死心,刘军又带人到王金明的工作单位,找到该单位的邪党党委书记,要求帮着做工作,不让王金明把房子卖给我们。书记打电话把王金明叫到办公室,说明原委,王金明仍拒绝无理要求。于是书记又找到王金明敬重的师傅,想让师傅阻止卖房之事。当师傅把情况跟王金明说明后,王金明说:“师傅,我非常敬重您,您说的话我全都听,可这一次情况不同。买方全家无辜遭到残酷迫害,而且两个孩子正在上学,他们不应该过上居无定所的生活。我们应该有善心,同情他们的遭遇,所以这次我决心把房子卖给他们。请您原谅我这一次的决定吧。”师傅看着徒弟讲的有道理,又如此坚定的决心,就不再阻止了。最后,我们买下了住房。

当我们在买下的房子里住了不久之后,派出所副所长刘军就带上警察闯進家来,盘问这,盘问那,似乎要将我们家的来龙去脉、亲戚关系摸个一清二楚。对于他们的无理要求,我们都一一拒绝,只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在按照“真、善、忍”宇宙法理做好人,他们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二零零三年六月,我到外地出差,岳母和大姐到我们家来做客。监控我们的人几天看不到我的人影,又看到家中来了陌生人,就把这些情况报告给了派出所,刘军又带上警察闯到我们家中说了解情况。当他们拿出一张表格要妻子填,妻子拿过表格撕的粉碎,然后义正词严的质问道:“你们又要想干什么?”刘军吓得发颤,两手直打哆嗦,连连赔不是,小心翼翼的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只是随便了解了解。”后来他们又提出要与妻子母亲单独谈话,妻子严词拒绝:“母亲已七十多岁了,长期生活在农村,没有见过世面,你们把她吓着了怎么办?”他们只好作罢,最后怏怏离去。

我与妻子即使在这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史无前例的迫害中,也是以最真诚的慈善之心去对待参与迫害我们的人,让他们明白真相,停止迫害,选择自己的未来,不再充当中共邪党的马前卒。

尽管刘军是直接参与迫害我们的主要人员,但在与我们的多次接触中,他逐渐了解了很多法轮功的真相,比如,“四二五”和平请愿、“天安门自焚”伪案、浙江乞丐毒杀案、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盛况、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后道德迅速提升和疾病很快祛除的事实、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员遭到恶报的实例等等,在我们慈悲之心的感化下,他从一个迫害者转变成为了一个制止迫害者。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当地办事处“六一零”头目带领十多人闯進我们家里,企图把妻子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我们坚决抵制。妻子关上卧室房门,发正念清除来人背后控制他们的邪恶因素和生命;孩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挥大法赋予的力量和智慧清除邪恶;我就在客厅里与这伙人周旋,从公民信仰自由的法律角度阐述修炼人在国家宪法允许的范围内行事没有错的道理,他们根本不听。后来妻子打开窗户,爬進防护栏,向楼下菜市场里广大民众高声讲真相,说明法轮功被迫害是千古奇冤,得到了在场群众的同情,有人怕妻子站的地方危险就打电话报警;有人在楼下附和妻子的讲话;有人当场大骂前来绑架妻子的邪恶之徒;有的邻居上楼找到“六一零”人员,劝他们不要抓走这位修炼法轮功的“活菩萨”、“大善人”;有的邻居质问“六一零”头目:“他们夫妻恩爱,儿女成才,受到邻里的高度赞扬。别人又没有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你们抓她干什么?”派出所警察来看了看现场就走了,拒绝了这伙人要求协助抓人的请求。在民众的责骂声中,快到中午时,这伙人才灰溜溜的走了。

当晚,我给刘军打电话,询问怎么会发生办事处和社区随意抓人的事情。刘军在电话里大骂办事处“六一零”头目:“他们吃饱了撑的,我反复要求他们不要去迫害好人,他们就是不听。”并对我说:“你安慰一下你妻子,不用担心,事情已经过去了,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确实如他所言,后来即使上面来了迫害法轮功的黑指示,刘军都尽量敷衍,制止对修炼人的迫害。

刘军在与我们的多次接触中,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知道了修炼人的善良与真诚,尤其是我们在教育孩子方面的成功,使他不得不佩服,并進一步认清了中共邪党宣传的修炼法轮功的人不要家庭,不管孩子的谎言。

我家孩子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提高了道德品质,开发了各方面的智慧,获得了很多奖励,比如优秀学生干部奖、三好学生奖、全国中学生英语竞赛一等奖、奥林匹克竞赛奖等等。孩子们对客人很有礼貌,客人来家要迎接,给客人倒茶递糖果;客人走时要相送,客人感到很温馨。孩子对父母很孝顺,姐弟相互友爱。两个孩子中学毕业后,都考上了全国最著名大学。这些都给刘军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对我们孩子的表现赞不绝口。后来,刘军还提出要与我们“打亲家”。妻子说:“儿女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决定吧。”婉言谢绝了。

由于修炼人真诚待人,乐于助人,刘军对我们很信任,有什么困难也找我们帮忙。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李洪志老师的话千真万确,只要我们大法弟子常怀真诚、善良、慈悲之心,胸中包容万物,事事想到众生,正念正行,我们就会救度更多的迷中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