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省制造的滔天罪恶(5)

把众多四川人推下仇恨佛法的罪恶深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接上文:《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省制造的滔天罪恶(4)》

周永康在四川省三年多期间,不但按照恶首江的意旨,指挥从经济上搞垮法轮功学员、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学员,而且以文革式挂牌游街羞辱和铺天盖地的造假宣传煽动四川民众仇恨,从名誉上搞臭法轮功。既要竭尽所能的折磨肉体,又要摧毁法轮功学员把信仰看得重于生命的尊严;既要让四川上亿人在媒体蛊惑毒害中仇恨,还要让人们在观看政法委的邪恶流氓们对法轮功学员的巨大羞辱蹂躏中,再一次把崇高信仰和道德看得比鸿毛还轻,看成儿戏和笑话,尽管很多时候适得其反。

一、用文革式挂牌游街羞辱法轮功,蛊惑人们疯狂糟蹋正信和道德

1、乐山市政法委黑恶流氓对法轮功学员挂牌游街羞辱后劳教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乐山市政法委宣判林丽莎(女)等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劳教,时间为一至三年,学员被五花大绑,脖子上挂着黑牌子游街,并在电视上播放一周。

中共迫害演示图:挂牌游街
中共迫害演示图:挂牌游街

2、成都双流县政法委黑恶流氓对法轮功学员蹂躏、游街

二零零零年一月八日是成都市双流县彭家镇赶场日,双流政法委强迫十五名赴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打着赤脚,在凛冽的寒风中游街,街上挤满了观看的人群。

3、成都市新都县军屯乡邪恶党委书记对法轮功学员挂黑牌游街示众

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成都市新都县军屯乡党委书记刘兴禄组织乡政府,将温贤珍、刘明珍、毛辉秀、黄基良、刘云酉等五名法轮功学员挂上黑牌游街,送到各村示众,然后关押进新都看守所刑事拘留、劳教。

4、成都郫县政法委黑恶流氓“公判”佛法修行人、强迫他们游街

二零零零年一月,成都郫县政法委召开非法的“公判”大会,郫县看守所里被劫持的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戴上手铐挂牌游街。在公判会上,法轮功学员被押上第一排站在犯罪人员的前面当街示众。

5、成都市郫县政法委邪恶流氓“公判”、毒打法轮大法修炼者,围观民众高呼“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成都市郫县政法委召开“公判”法轮功修炼者的大会。当恶警强行把两位法轮功学员推上场时,他俩一边挣扎,一边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就动手打两位法轮功学员。上千的围观观众见到恶警的暴行,不自觉地都跟着高呼起来:“法轮大法好!”连到场的小孩都高呼起来,恶警和当官的吓得发抖。几天后,县委书记在工作会上说:“说是公判法轮功,结果成了宣扬法轮功的大会。”从那以后,郫县非法劳改、劳教法轮功学员时都躲在一间小屋子里进行,生怕外面的群众知道了它们的邪恶行为。

6、彭州市竹瓦乡邪恶六一零歹徒对法轮功学员毒打游街、挂黑牌、站高板凳

袁圣迁,男 ,四十六岁,彭州市竹瓦乡十二大队三队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腊月初四,袁圣迁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被彭州竹瓦乡恶人抓送回乡政府关押时,被乡六一零歹徒毒打至昏死,后又被游街、挂黑牌、站高板凳。随后又被非法劳教迫害致死。

7、攀枝花市米易县政法委邪恶歹徒对佛法修炼者五花大绑,游街羞辱后开大会公捕重判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攀枝花市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五花大绑,两个警察押一个法轮功学员游街,为防止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毛巾把学员的嘴堵上。押到米易县公捕公判大会现场,梁晋川(已遭恶报死亡)在主席台宣布对周盛会、宋成会、王元品、庄德林、张正焕、张洪英等7位法轮功学员非法逮捕。十一月二十四日被米易县法院非法判刑,刑期最长的八年,最短的三年半。法庭上除了法院的人和警察不准任何人旁听。当时的法院院长是唐巨洲。

8、攀枝花市米易县政法委黑恶流氓把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陪杀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到二零零一年三月,攀枝花米易县政法委流氓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持续近三个月,全县至少有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政法委流氓认为的法轮功骨干,被挟持到公安局,遭受残酷的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元旦,米易县要枪毙死刑犯,政法委又把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全部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押到体育场“陪杀场”。

9、遂宁市政法委黑恶歹徒召开数万人大会“公审”、重判法轮大法修行人,把实况录制成光碟散发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遂宁市政法委黑恶歹徒把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的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双手被反捆在背后,押上枪毙死囚犯用的那种车。每个法轮功学员被两个恶警架着两臂,每个法轮功学员胸前还挂着一个两尺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法轮功顽固分子”;他们出动大小警车装载车二、三十辆,押送到遂宁体育馆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的“公审大会”,遂宁电视台媒体喉舌早已聚集在看守所门口抢拍镜头,围观的群众已是人山人海。体育场内停了好几辆消防车和救护车,体育场里里外外布满了警察。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中最年轻的二十几岁、年龄最大的七十几岁。

遂宁市全体高、中、小学师生,企事业单位,从基层干部到政府要员总共近两万人参加。体育场四周围观的群众水泄不通,邪恶之徒还在体育场附近七、八层高的楼顶挂诽谤大法的巨型黑条幅;全体高、中、小学几乎每个班就举着好几条黑标语。他们把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押上审判台非法“公审”、“公判”劳改、劳教,迫害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更毒害了众多被谎言蒙蔽的百姓。恶人还动员所有参会人员搞反对法轮功的签名活动,后来不但在电视上播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实况,还录制成光碟散发。一些有正义感的围观群众说:“这是什么世道啊,把这些六、七十岁的老太婆都当作坏人在整,人家不就炼个法轮功嘛,没好处谁还炼哪!这是在造罪孽啊!” 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看了之后极度悲伤,很长一段时间茶饭不思。

10、、遂宁市安居区政法委邪恶歹徒对郑方军全家人五花大绑,游街示众

郑方军
郑方军

郑方军,男,一九六五年出生,遂宁市安居区分水镇油草沟村二社农民,全家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郑方军全家人被派出所所长税朝建毒打、罚款五千元后,被安居区政法委邪恶五花大绑,游街示众,制造恐怖,挑起群众仇视法轮功。郑方军的母亲、堂姐被劫持三十八天后才被释放。郑方军本人被送到资阳大堰劳教所迫害一年,现已被迫害致死。

11、达州万源市政法委歹徒召开万人大会公审、毒打法轮功学员,民众齐声高喊:炼法轮功的是好人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半左右,达州万源市政法委黑恶人员在体育馆召开的所谓公审大会,当邪恶之徒宣布将法轮功学员孙宇判刑一年半时,面对邪恶的迫害、面对台下一万多世人,法轮功学员孙宇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惊恐之极的恶警一巴掌打掉了小孙的眼镜,又去捂她的嘴,年轻的功友用戴着镣铐的双手挣脱了恶警的控制继续高喊:“还师父清白……”,又一恶警猛扑上去殴打小孙。所有的民众被震惊了,一批学生激怒了,愤然而起,齐声高喊:“炼法轮功的是好人……。”面对正义,邪恶之徒只好急忙宣布散会。

12、泸州古蔺县政法委黑恶流氓挂牌游街羞辱后枉法劳教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泸州市古蔺县法轮功学员吴家琼、唐家芬、周模珍、祝怀玉、钟民伦等九人进京上访,古蔺县政法委把她们劫持回当地后,挂上黑牌子,押上汽车由看守所游街至县检察院。一路上,九位女弟子抬头挺胸,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李老师清白!”等口号,令世人为之动容。当天,他们判了其中八人非法劳教一年,冤判周模珍五年劳改。

13、泸州古蔺县政法委邪恶歹徒荷枪实弹游街、谋害、公判法轮功学员,群情激愤高喊:“整死人填命!”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早上,泸州市古蔺县政法委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押往体育场非法公审公判。警察将每个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绳子从脖子后勒下绕手臂两圈直捆至手腕,然后两根绳头合在一起捆双手,再将双手提到背心,与后颈上的绳套在一起打结。法轮功学员义正辞严的抗议:为什么绑我们修大法做好人的人?“修炼法轮功无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正义的呼声四起,公安局长张某某慌忙与上司联系,接到黑指令后,警察将三十几个人分别装上三辆敞篷的大卡车,用绳子将几个人穿成一串分别站在车厢两侧,还强行把写有姓名、写有“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的黑牌挂在法轮功学员胸前,一路上游街示众。面对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们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从公安局到体育场一路呼声不断。高昂的呼喊声回荡在古蔺上空,震动整个县城。

到了体育场,一位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胸前黑牌上的名字被风刮掉,一警察正找笔重写,这位老太太说:天都不允许你们这样迫害法轮功,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公民,一不偷二不抢……没等老太太把话说完,一个活绳扣就从背后套在老人的脖子上,一恶警从后面收紧绳套,勒住老人的喉头,老太太立刻就说不出话,满脸憋的通红,不能呼吸……。站在她旁边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立即严厉制止暴行,高喊:“勒死人要偿命!”这时,又一根活绳套系在了这位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

面对这灭绝人性的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齐声高喊:杀人偿命!信仰自由!迫害法轮功学员千古奇冤!……

场内围观群众开始骚动,不由得群情激愤往前拥,边拥边高喊:“不准勒脖子!”“整死人填命!”四周的警察边拦边威胁:“不准往前挤,不然就开枪了!” 警察把勒住脖子的绳套松开后,激愤的群众才平息下来。政法委书记曾红草草宣读公判名单后收场。

二、用疯狂造假宣传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

周永康在川期间,亲自指挥政法、文宣利用省内媒体全方位的对法轮功进行诽谤造假宣传,以从名誉上搞臭法轮功,帮凶省委宣传部长席义方、副部长徐有胜,省“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鄢正刚、贾月成等亲自编制诽谤法轮功的宣传资料发往全省各地(至今全省所有监狱、劳教所、洗脑班恶毒诽谤法轮功的洗脑资料,有很多都是鄢正刚、贾月成等黑帮流氓头子编造的。),亲自督阵支持四川省有线广播电视台台长王潞明、四川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局长吴宝文,亲自创意并调动全台力量制作诬蔑毁谤法轮功、煽动仇恨的节目。铺天盖地、大轰炸似的谎言造假、诬陷蛊惑,毒害欺骗了全川上亿人,至今还在以强制人人签名向恶魔交换身家性命的“承诺卡”,以加强过去的欺骗宣传毒害。

1、造假诬陷法轮功的“一千四百例”是怎样搞出来的?

迫害法轮功的初期,在铺天盖地的妖言诽谤中,最蛊惑人心的莫过于“法轮功有病不许吃药,死了一千四百例”。大多数不明真相的人们至今还在跟着邪恶的妖言走:“法轮功学员太愚昧痴迷了,有病不吃药,拿生命开玩笑。”我们就看看这“一千四百例”是些什么样的“例”,是怎么搞出来的。

《成都商报》驻阆中记者陈勇篡改事实,编造谎言,毒害了全川所有不明真相的民众

《成都商报》驻阆中记者陈勇写了报道,标题是:《法轮功害了我一家》,说:“阆中市保宁镇居民沈淑琴修炼法轮功走火入魔,……把手烧坏,精神失常,修炼法轮功的功友还去劝说她不吃药,造成其手残废,丧失劳动力……等等”。

事实的真相是:一九九九年初,阵发性精神病患者沈淑琴学练法轮功才几天,还没有学会,一天晚上在宿舍院子里给刚去世的母亲烧纸时,突然精神病发作,把手烧伤了,拒绝医治,其家人打电话叫两个法轮功学员去劝说,两个学员去后当时就劝其到医院接受治疗,市人民医院的张医生当时也在场并立即对其作了医疗处理,后将她送入医院。

这一铁的事实,在陈勇调查时,沈淑琴的家人也是这样如实告诉他的。可是陈勇为了配合镇压的需要,不惜篡改事实,编造谎言,蒙骗人民。

这一歪曲事实的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在四川省各种大小报纸中都进行了登载,一时间谎言遍布巴蜀大地。这篇诬陷妖言得到省恶人的赏识,也就成了四川省的优秀报道。

2、四川省六一零、宣传部是怎样出笼“一千四百例”之一:“四川邛崃汤志华惨案”的?

当地民众十分清楚的爆料:汤志华是成都邛崃市前进乡富贵村人,泥水匠,与妻子罗秀群关系长期不和。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更从来没有炼过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六月,罗秀群离家出走,并在外另有了新欢。由此,汤志华经常遭到别人的奚落、挖苦,在这种巨大压力下,汤志华的精神开始崩溃。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一日下半夜三点左右,汤志华用菜刀将自己两岁儿子的阴茎和睾丸一并割下,再将自己的阴茎割伤。这本是受中共党文化毒害而发生的家庭惨剧,可中共邪党人员却反过来栽赃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为配合迫害,构陷法轮功成了各级宣传部门的头等大事。四川省委宣传部派人到各医院察访,寻找可以利用的线索。此时,汤志华因用菜刀把自己和他两岁儿子的生殖器割下导致重伤,正在四川省人民医院住院。宣传部人员觉得这事正好用来“栽赃法轮功”,便威胁、利诱汤志华,要他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走火入魔才把自己和儿子的生殖器割了。如果承认并配合电视台录像的话,就给报销医药费;如果不承认的话,就以伤害罪判他刑。

于是,省委宣传部唆使四川省电视台,安排三个人到省医院录像,一个记者,一个灯光师,一个摄影师。三人到了省医院,宣传部的人就给了他们每人一包香烟。录制过程并不顺利,汤志华开始讲话结结巴巴,说不成句,宣传部的人反复教了他几次,才录制完成。拍完后,三人被叫到一边,宣传部的人给了他们每人一万元钱,被告知:绝对不允许将情况说出去!

与“一千四百例”一样,又一个栽赃法轮功的电视节目就这样出笼了。这个节目录制完成后,在四川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反复播出,迷惑、毒害了全国所有不明真相的群众。

3、周永康指挥全省各地有线电视台配合“天安门自焚事件”伪案制作诽谤节目

二零零一年一月,用杀人放火栽赃法轮功、煽动人类仇恨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在电视上播出。刚第二天,大陆媒体就报道了周永康就法轮功之事亲自写信给四川省委有关领导人的消息。周永康在信中强调要进一步认识国家取缔法轮功的正确性,并指令全省各级党政组织要提高做好处理法轮功工作的自觉性,积极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惩处所谓法轮功“骨干分子”等等。蜀国大地顿时再次妖风大起,黑云滚滚。全省二十多个地区,一百八十多个市区县政法委、六一零、电视台在恶首周永康及帮凶省委宣传部长席义方、副部长徐有胜,省“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鄢正刚、省有线广播电视台台长王潞明、四川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局长吴宝文指挥下,每个市区县的电视上纷纷出台诱骗当地疯子、绝症病人、杀人犯冒充法轮功学员以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自制电视录像反复播放;全川所有的电影院全部放映诽谤法轮功的影视,学校、文卫、党政、企事业分期分批组织包场;所有报刊全部登载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可怜的中国人,可怜的四川人,受到的是多么惨重而无远弗届的妖言蛊惑、谎言洗脑毒害啊!如果不能明白过来,其命危矣!限于篇幅,只举几例。

编制《李伯清散打法轮功》的电视节目全省播放,灌制光碟、磁带全省发放

“天安门自焚”伪案刚伪造出来,周永康立刻指使四川有线电视台制作诬蔑法轮大法的电视节目《李伯清散打法轮功》的散打评书,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开始播出,总共二十集,每晚播出一集。周还指挥把此妖言制成影碟、磁带全省推销、发放。评书内容为颠倒黑白、恶毒诽谤、极尽妖化法轮功学员形象的恶臭污秽,而且十多年后的今天还在流行,在群众中造成了极其恶劣深远影响,犯下迎合邪恶、诽谤佛法、出卖良心、毒害巨大人群的滔天大罪。其人形如骷髅,一副地狱小鬼象。

4、内江市威远县电视台诬蔑戏出笼记

继“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内江市、威远县邪恶政法委、六一零,指使威远县电视台,精心设计了一出恶毒移花接木诬陷法轮功的闹剧。由双手沾了法轮功学员鲜血的威远县高石镇党委副书记缪永利、威远县高石镇派出所所长李刚出面,欺骗高石镇禾丰村八组、精神已失常了二十五年的汤义春,说只需喊一句话就给她两百元钱,还可报销以后的医药费。接着把她骗到高石镇公路边叫止马铺的平坝中,叫她在电视台摄像机前手舞足蹈地喊:“我是练法轮功练疯了的。”

威远县电视台记者录像后,在威远县电视台反复播放,影响很大,恶毒的谣言蒙骗了七十多万不明真相的威远民众和周边内江、自贡、乐山、资阳、成都县市的数千万民众去仇恨、误解、恐惧法轮功。

更可叹的是,汤义春领到二百元钱后,适逢高石镇逢场人多,钱被扒手扒去了。后来,她还当真去找这两个恶徒报销医药费,恶徒找理由不给报销。

5、资阳市电视台施奸计恶毒抹黑法轮功,丑化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为配合“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资阳六一零急忙跟着作秀:从狱中把六十五岁和五十多岁的两个文盲老太婆深夜一点秘密押到城西派出所,广电局录像人员早已等在那里。然后把一个五花大绑的杀人犯架在两个老太婆中间进行录像,并欺骗两个文盲老太婆,说是给她们照照像而已。录像之后,在资阳广播、电视上反复播放,用恶毒的造假谎言诽谤法轮功,说法轮功学员是杀人犯和白痴老妇。

6、德阳监狱与《四川法制报》伪造假新闻

为了达到抹黑法轮功、丑化法轮功学员,欺骗毒害四川民众,蒙骗应付恨不能立刻一口吃掉法轮功的恶首江周的紧逼,自己还能沽名钓誉的邪恶目的,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四川法制报》社和德阳监狱长互相勾结,瞒天过海,把被冤判关押在德阳监狱的陈拓宇、庄铿、罗名莆、余志、孙纯凡等六名法轮功学员,由狱警从工地叫到监狱会议室,说是有记者要采访。他们到后,既没问他们什么,也什么话都没让他们说,立足未稳,马上就有人给他们“啪啪”照相(即后来登在报上的)、摄像(后在电视台上播过)。摄像、拍照完后,马上莫名其妙就让他们离开去工地了。他们当时都觉得很奇怪:这是采访吗?

九天后的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四川法制报》刊登一篇内容为“被转化法轮功学员揭批法轮功”的专题报道,报上刊出了六名学员的照片、编造的所谓“悔过书”, “揭批书”,还登载了监狱长马爱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经验总结报告”;四川省电视台同样以所谓“法轮功学员现场“揭批会”的电视节目在全省大肆播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