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岁老人:大法伴我十六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我今年九十岁了。我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山村,我有七个儿女,儿女们长大成家后,我经常去儿女们家里帮助带孩子,料理家务。一九九三年春天,老伴突然离世,那年我七十二岁。我真不知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了,儿女们虽然都很孝顺,但我仍感到孤独、寂寞。思念老伴,常常是以泪洗面。我象一只在大海中漂泊的小船,不知何时才能靠岸。

一、人生终靠岸

一九九五年,小女儿把我接到她那儿,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我一看,觉的这个师父很慈祥,也觉的师父讲的很好。但师父具体讲的什么,我也说不出来。只记得(不是原话):老年人不断修炼,身体会向年轻人方向退,老年人还能来例假。打那以后,我的心里亮堂了许多,不再有以前那种孤独感和苦闷感了。

女儿给我请了宝书《转法轮》,看完录像我又回三儿子家帮着做饭去了。当时我把炼功动作学会了,可回来以后,有好几个动作都忘记了。过了几个月,小女儿回来了,带我一起炼功,我终于记住了五套功法的动作了。只觉的大法真好!

师父也为我净化了身体,身体向年轻人方向退的法理在我身上展现了。修炼不久,就来例假了,而且打那以后,每年都来例假一次或两次。我觉的身体无比的轻松,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二、没上过学 会识字

随着大法的洪传,各地炼功的人越来越多,我到哪一个孩子家,都能找到当地的炼功点。早晨炼功,晚上学法,我的生活有了希望,就觉的很幸福。可是,学法时,我不能读书,因为我一天学也没上,一个字也不认识,只能拿着书去学法点,坐那儿听。一天,一个年轻人说:大娘,你看着书,听他们念。我说:我不识字。他说:你经常看就能认字了。没上学的人怎么能识字呢?我挺纳闷的。

一天,小女儿说:妈,你学法吧!我们这儿有好几个老太太没上过学,都能看书学法了,我教你。女儿从《论语》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我象小孩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学。慢慢的,我会读《论语》了。我开始有了信心,女儿又带我从第一讲开始学,学到第八讲,老家又来电话叫我回家。

我回家后,自己还是慢慢的看书,我有时间就不停的看,不停的看,觉的不会念的字就问问身边的人。到七月份,女儿回来了,带我学完一遍《转法轮》,我更有信心了。后来一到儿女们家,就找炼功点,和同修们一起学法,轮到我读的时候,我也可以读法了。早晨炼功、晚上学法,每天都沉浸在得法后的幸福之中。

三、让更多的人得法

大法真好,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已有了亲身感受,我受益于大法,我不能光自己受益,我还要把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告诉更多的人。我不但坚持学法炼功,而且还和同修们组织集体炼功、开法会活动。组建炼功点后,大女儿也得法了,大儿子和二儿子家都成了炼功点,给大法弟子学法炼功提供了方便。有时需要资料,二儿子家有车,顺便就带回来了。

大家集体学法、炼功、开法会,心性不断的升华,给家庭、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正当我们得法的人数不断增多,受益于大法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江氏集团突然发动了对大法、对大法师父的肆意诽谤,对大法弟子的疯狂镇压。我知道电视上讲的都是谎言,电视上讲的和我们亲身学的这个大法完全是相反的。可我不知道怎么办?

不久,我听说大法弟子开始上访讲真相,我也想去,可是,我没有出过远门,就没有去成,我只能告诉身边的人,电视上讲的都是假的。

零四年春天,我从女儿那边拿了一些资料和真相光盘,回到老家,想让家乡人了解一下大法真相。一天晚上,在孙子媳妇家放真相光盘时,被恶人诬告,村里的电工停了我们的电,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光盘不能放了,我就回家了。

一会儿,我孙子敲我大媳妇的窗户,隔着窗户告诉我,说县公安局来了好多人,翻墙進家,把我孙子媳妇绑架走了。我知道后,发了十二点的正念,告别大儿和儿媳妇,离开了家,那时我已是八十三岁高龄的人了,大儿和大儿媳妇怕我深更半夜走路有危险,一再挽留我,我还是坚持要走,我不能被邪恶迫害,我有师父保护,没有事。

我走了好几家亲戚,他们不敢收留我,最后我的一个亲戚打电话找到我外甥女婿,把我连夜送到我的一个侄媳妇家,第二天,侄媳妇又打电话,让我的另一个儿子把我接送到外地亲属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躲过了一场劫难。后来一个公安科的科长对我一个儿子说:你妈要不是年龄大了,我们早就把她关起来了。我没有恨他们,因为他们不了解真相。

四、风雨中 没有放松修炼

九九年十二月份,小女儿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后来失去了工作。二零零二年,小女儿因发真相光盘,被人恶意构陷,非法判刑四年,看着女儿被警车拉走了,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但我没有埋怨,女儿没有错,女儿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

女儿走后,我便去了女儿家,照看女儿正上高中的儿子,对他们父子有个安慰。那几年当中,许多同修经常来看望我,安慰我,帮着照看着这个家。也经常和我一起学法,使我没有放松修炼。

女儿被非法关押的四年中,我和大女儿去了九次监狱探望小女儿。每次遇上一些有缘人,我们就和他们讲法轮功受诽谤,大法弟子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我们得到很多人的理解、同情和支持,也使很多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每次我坐车去监狱看望女儿时,我都是一路双盘腿,从始发站到终点站,三百多公里的路程,我们一路发着正念,下车后,腿轻快无比,没有任何疲劳的感觉。来到关押女儿的地方,我大女儿发正念,我就给狱警讲真相,我说:俺闺女炼功,身体好了,过去有病,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你们到底把这些好人关到这儿干什么?狱警没有话可说,只是说:我们也没有办法。

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在救人方面,我和做的好的同修比,还差的很远。我身边还有好多人没有三退,我要抓紧时间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学法、炼功、发正念方面,我女儿给我买了Mp3,炼功、听师父讲法方便多了。

我每天四个整点按时发正念,早晨三点半,就起床,参加大陆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活动。有时睡过了点,就有人把我推醒,我问家里人,是谁把我推醒的?他们都说没有人推我。我就知道是师父把我叫醒的,让我精進,不能懈怠。

儿女们看我年龄大了,就安排我轮流住,一家一个月。每到月底,我就把我炼功用的Mp3(两个Mp3,一个听法用,一个炼功用)、充电器、小闹钟、大法书,早早收拾好,装到盒子里(小儿子专门给我找了个精致的盒子装我的这些宝物),等车来了,我随身带上,从不忘记。

我家族人口多,无论红白喜事,他(她)们都要把我请去,当他(她)们看到我身体如此健康时,都禁不住问我身体怎么这么好?

我会很自豪的告诉人们:我修炼大法才得到了这么好的身体,你们也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会得福报的。修炼大法,我不仅有了一个好身体,同时也使儿女们及晚辈们受益匪浅。儿女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都能以诚待人,工作很出色,做生意的做的很兴隆,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也知道大法好,不随波逐流。孙子外甥也都读大学,已毕业或读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了。

第四代人,个个健康聪明,知道我们家的人都时不时的夸我这个老太太有福。我会告诉人们:这是我修大法修的福份啊!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大法的确给我们全家人带来了福份啊!每年我过生日,全家人都要聚到一起为我祝寿。我二儿子每年都要嘱咐全家人:我们都要支持妈炼功,妈有个好身体,我们少操很多心。我们全家要感谢大法,感谢大法师父!又嘱咐我:妈,你要好好炼功!

记的当年全国电视、报纸都在污蔑大法和我们师父时,一个电台的记者来向我了解法轮功的情况时,我说:修炼大法,我有一个好身体,不拖累别人,让儿女们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无论对谁都有好处。我说的这番话,的确是大法在我这个老年人身上展现了。我虽然九十岁了,可从不拖累儿女们,吃饭不挑不拣,做啥吃啥。儿女们忙的时候,我还可以帮助做做饭,洗洗衣服。我自己的衣服几乎是我自己洗,偶尔媳妇说帮我洗洗,我都不用,我能做的活我就自己做。

今年我又参加了集体学法,在大女儿家,大女儿带我去学法小组学法。在小女儿家,小女儿带我去学法小组学法。在三儿媳妇家时,我就和三儿媳妇一起学法,一起炼功。有时孙女也和我们一起学法。在小女儿家,小女儿去上班,我就自己去学法小组学法。

小女儿家住七楼,我从七楼下来,走一段路,要到五楼的同修家里去学法。学完法,我再从五楼下来,走回去,再上七楼。我要学会开电子门,学会开防盗门,可这些都难不住大法弟子,在师尊的帮助下,我都学会了。女儿也能放心的去上班了。

通过集体学法,我找到了差距,我读法还有读错的地方。通过集体学法,我的心性也得到提高,也不断的去掉了很多执著心和人心。《论语》和《洪吟》中很多师父写的诗,我也能背下来,指导着我修炼。

说我有福,我心里十分清楚,没有大法,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哪能有我的今天呀!法轮大法好啊!这是发自我内心深处的感叹。

我要好好修炼,勇猛精進。在此,我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所有帮助我的同修!我也告诉至今还被谎言蒙骗的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赶快退党、退团、退队,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