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的面对自己修炼中存在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名教师,在此我想跟各位同修分享在修炼方面的收获。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经文中讲到向主流社会推票时说“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我悟到,不仅神韵推票是这样,救度众生的事情也是这样,个人修炼去执著心也是这样。一切师父都给铺垫好了,只需要我们心正、念正去做。

师父帮我拿走了使我害怕的物质

常人中的我性格外向,能说要强,但却有一个致命的软肋,那就是害怕。怕什么?怕软体动物,如蛇之类的;怕黑、怕鬼神;怕突然会出现可怕的人、景等,理性上知道不用怕,但感觉上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尤其是在个人独处时,大脑中就会出现一些可怕的画面,排不掉。多年来我苦恼于此,又无可奈何。

当丈夫要离开老家只剩下我一个人独处时,我很坚决的对他说“没事,你走吧,我能行”。因为我已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不想再逃避,我要利用假期有限的时间,静静的学学法,堂堂正正的面对自己修炼中存在的问题,去掉它们。

丈夫走后,我進入了静心学法之中。每天除了发正念就是学法,人仿佛回到了“七二零”之前个人修炼提高的阶段,每天都有许多新的法理的领悟,脑子里除了大法,想不起常人中的事和人,整个人沉浸在对大法的同化的快乐之中。

大约过了一星期左右,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不怕了,也不再关注周围的声音、物体,更想不起可怕的画面。并且在四、五天的时间里,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大脑是透明的,胸腔里只有心脏,也是透明的。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拿掉了使我多年来害怕的物质,帮我清理了身体。

就这样困扰了我多年的害怕问题解决了。

突破不能双盘

自从走進大法修炼后,双盘就是我修炼中一个难以逾越的关口,也是我修炼中的一块心病。尤其是当看到别的同修能双盘时,真是又羡慕又着急,可是越着急越盘不上,自己也就起了急于求成、争强好胜等执著心,非要盘上,结果多次不仅没能双盘上,反而搬伤了腿,以至于造成了自己很重的心理障碍,一提到盘腿就心里哆嗦、害怕。多年来,反反复复,一直没有完全突破。

师父曾讲过盘腿不是问题,最后都能双盘上,可在我这里不是问题的问题怎么就成了大问题了呢?我虽然心中不解,可就是不悟,不从自己的心性上找原因。去年夏天,我再次面对自己的不能双盘问题,心中不急不躁,在这方面我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刚刚走進修炼的人,从新压腿、盘腿,结果腿在十天左右的时间里,就软了下来,又能双盘了,但双盘的时间比较短。这时慈悲的师父就派了一个同修来到我这里住下了,同修和我一起学法,和我一起打坐,教给我一些盘腿的常识,比如双盘前怎样活动腿等,同修的鼓励和帮助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同时我们在法理上的切磋,使我找到了自己不能双盘的真正原因:法理不明,在炼双盘的过程中,只注重了怎么炼,没有做到修心性。多年来我把双盘完全看成了一个纯粹的孤零零的盘腿问题,而没有与修心结合起来,因此不仅没有解决双盘问题,反而在已有的求安逸、急躁等执着心中,又增加了怕心、攀比、要强、发狠等执著心,心性没上去,自然腿也盘不上,不能使自己整体提高,结果在这方面走了很多弯路,也吃了许多苦头。

就我的双盘而言,腿早已经由师父法身给调整好了,之所以还难以突破,主要原因是自己的精神导致的。还没盘腿,心就吓的哆嗦,脑子里想到的是自己的腿过去有毛病,怎么能盘上呢?“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心性不提高上去,腿也盘不上。明白了法理,在盘腿时,我就主动的修去执著心,如怕盘腿的心、急于求成的心等,守住自己的正念,效果很好。结果不长时间,我终于也能双盘一个小时了。虽然现在还在反复,但双盘对于我来说已经突破了。

学会了遇到问题向内找和修心性

我的脾气比较急,心里往往装不住事,多年来在学法的问题上存在着一些不正确的做法:如总想先干完大法的事或常人的事,再安下心来学法,可常常是事做完了,法也耽误学了;有时学法不能做到静心;有时忙起来了或者太累了,就放弃了学法或少学、效果差。凡此种种,都严重的障碍了自己学法、同化法,结果使自己法理不明,提高慢,执著多,甚至走了一些弯路。

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修炼路,倍感学法的重要,法理不明,就无法用大法指导自己的修炼,无法破除自己人的壳,无法做好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事,更无法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同化法。

暑假期间,学法跟上了,自己的修炼状态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现在我基本上能做到遇到事情向内找,分清哪些是真我,哪些是执著,做到从心性上下功夫,主动同化法。

大家都知道,讲真相中哪里出现了问题就是哪里需要讲真相了;我的理解是,修炼中自己哪里不舒服了就是哪里有人心需要修去了。常人中的我一心要强,能出力不能受气,爱面子。去年暑假期间这颗爱面子、不让人说的心也修去了许多。现在我的想法是,不管谁说都行,说的欠妥我不向心里去,说的对我就照着去做。仔细听别人说,向内找自己、修自己。

原来,每当听到别人(不管是同修还是常人)说使自己感觉不顺耳的话时,自己就好辩解一番,尤其是对自己刺激大一点的事或者是重一些的话,自己往往就受不了,并且会伴随着心痛。那种心痛很难受,往往几天之内甚至更长时间挥之不去,白天痛、晚上痛、清早起来也痛。去年夏天,我终于认清了使我心痛的那颗心不是我的,它是一颗不让人说、爱面子、要强、证实自我等因素混杂在一起的执著心,我要修去它。现在我基本上能做到了不怕被别人误解,不辩解,谁说都行。

修炼的路上由于自己不争气让师父操了太多的心,无言表达对师父慈悲救度的感激之情,唯有精進才是自己应该做到的。真心谢谢在我修炼的路上给予我真诚帮助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