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人找到了高德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由于我母亲原是修先天大道。多年来,受母亲影响,我们全家对各种佛教、道教、气功等不看、不信。当我们全家人第一次在母亲家炼法轮功的时候,母亲用天目看一下,说了一句:修吧,没地方找这么高的门了。于是,我们家多人成为了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这十四年在法中,对我心灵的升华是难以用语言完全形容出来的,对于师父的感恩也是无以复加。

一、找到大法

由于我母亲及几位长辈都修先天大道,所以我家的姊妹们对于当时社会上所谓“佛教”的东西都不是太感兴趣,周围“信佛”的人向我们宣传,也都被婉拒,冥冥中在寻找高门或期盼着先天大道开道;当时流行的气功也都在宣传采气、偷气之类的概念,这些也导致我对于气功的不相信,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一九九五年。

一九九七年前后,我来月经前肚子疼,腿冰凉抽筋,时常疼的大汗淋漓,难以忍受,随后在医院的检查中发现我患有子宫肌瘤,大约10cmX11cm,这时我想到母亲那一法门有化疙瘩的咒诀,而母亲没有学这个咒诀,也找不到会这个咒诀的母亲的师兄,而对于当时三十六岁的我还是顾虑太多,只想保守治疗。想用其它的气功治病,也因为各种原因不凑巧,就搁浅。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晚七点多,听说我的一个表姐做完手术出院了。这一夜难以成眠,早上五点三十分准备骑自行车去看望表姐。母亲知道后,一定要与我同去,我只好登上三轮车,带上母亲出发,去表姐家。平时单人骑自行车一个小时的路程,这次骑三轮车带着我母亲,居然也只花了一个小时时间。

到了表姐家急忙進屋,都忘了母亲还在车上,当看到屋里悬挂的师父法像、法轮及论语等,我愣住了,凝视着师父的法像,内心的敬仰油然而生,久久的不能回过神,直到我的外甥女把母亲扶進屋里,我才想起来我那严重驼背,并且脑溢血尚未痊愈的母亲被我忘在车上了。跟外甥女客套的同时,我问她墙上挂的就是法轮功师父法像?答案是肯定的。

看到师父的法像后,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急忙找表姐要书,最终表姐的大女儿和儿媳妇给我《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悉尼法会讲法》、《美国法会讲法》等;我拿着这几本书东翻两页,西翻两页,越发的想要一眼把所有都看進心里。

回到家后,我如获至宝,利用一切时间来看书,平时看书象《转法轮》那样大小的字,一次只能看半页,就感到眼睛干涩疼痛难忍,心中烦躁;而那天的我居然可以把书后附的师父小传一次看完,并念给母亲听。

再说说我母亲,她看到夜里十一点半我还没睡,就来到我的床边,听我给她念书。我告诉母亲这就是她们口中的那种正道修炼的道门,她就更爱听我念书了,这也坚定了我一直修下去的决心。

没几天,儿子出门回来后,发现我正给姥姥念书,就撅着小嘴跟我生气,说“您给姥姥念书,眼睛也不疼了,也能接上气来了,原来以前不给我念故事,都是故意骗人的。”我回答“妈妈一看法轮功的书,眼睛就不疼了,底气也足了。”儿子说:“居然能让你变这么好,我也信!”那时他九岁,也开始跟我学炼法轮功。

二、三姐转而修炼法轮功

三姐是老师,放暑假的时候,每天都要来看母亲。自从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她三天没来。第四天头上,我看到她后,给她讲法轮功,并让她看一看书。她回道:“我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信,不上那个当,钱不少花,什么效果都没有,都是骗人来的。”

由于她有糖尿病,出于帮她治病的心理,我还是赔着笑脸,一再的劝,她也一再的拒绝。最后没办法,我手托着书求她“咱就看这一小段行吗?”她无奈的看了一小段,然后径自回家了。

走了十分钟的路程,她的肚子开始难受,到家后,拉了很多脏东西。第二天早晨,又一次出现清理身体的状态,真的象师父说的那样,一路上尽找厕所了。三姐只看了几行大法书,师父就帮她清理了身体,而且还来的这样突然,这样快,这就促使她转变对大法的看法,想学功的愿望比我更加强烈。

三、母亲说:修吧,没地方找这么高的门了

当我们第一次在母亲家炼法轮功的时候,因为那时每个人都有执著,想验证大法究竟是不是一个很高的道门(法门),所以就求母亲用天目看一下究竟。我们炼法轮功时,母亲说了一句:“修吧,没地方找这么高的门了。”

当炼功音乐响起的时候,母亲看到大法师父穿着西服来到家里,又转身走了,回来时,穿着炼功服,并且陪大法师父一起来的还有母亲原来的师父以及师爷;母亲原来的师父陪着我们炼法轮功,母亲她们那一门的佛祖来伴随大法师父左右,这说明大法师父来的层次更高,才会惊动母亲她那一门的佛祖。也说明母亲所练的法门是支持大法的,而且大法之大、层次之高是超出一般人的认识的,这是任何一法门无法比拟的,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家上乘大法。

这么多年来,由于受母亲那一法门的影响,看到什么佛教、道教、气功等都觉得太低,不是我要找的那个“高门”,包括我的二姐也是自小什么都不信。第一次炼法轮功时,我要求二姐也炼,她也炼了起来,并看到了法轮。自从那天起,二姐、三姐和我,我们一直坚守着我们的信念——修炼到底,永不动摇!

四、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这里先交代一下母亲的情况,母亲原来修的是先天大道,并且不是性命双修,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各种运动连番上演,母亲的师父被迫离开。在临行时,母亲的师父交代弟子:不要练功,我被抓進去无所谓,他们(共产党)怎么不了我,你们拖家带口的,别找麻烦。还一再嘱咐可以再進更高的法门,低的万万不可進,千万记住。本来母亲身体就比较弱,加上腰疼导致的严重驼背,这些年也是疾病缠身。

母亲于一九九六年一月突发脑溢血,当时抢救过来了,但是说话结巴,嘴巴哆嗦好一会,才能说一句话,走路两腿打颤,走路必须扶稳,不然迈不出腿,原来身高将近一米七的人现在抽到还剩下六十多斤,人佝偻成什么样子不难想象,可就在我们第一次炼法轮功的转天早晨,母亲下地走路了,两条腿明显有劲了,不再颤抖,不用到处扶着了,语速正常了,精神也不再象从前那样萎靡不振。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份,跟过大法师父班的曹家一家人纷纷捎信过来,叫老太太学法炼功吧,不影响她先前修的那一法门。就这样母亲在大法中受益了,得了高深佛家大法,并在法中修炼。

五、得法后心性升华了,身体自然也就健康了

修炼前,我与前夫婚后与公婆住在一起,期间由于各种误会与积怨,加上前夫的游手好闲,挥霍无度,整个家也只靠我一个人撑着,这样就导致互相之间的矛盾愈发激化,我也因为每天处在生气的状态中,导致一身的疾病:偏头痛、视力下降、颈椎痛蔓延到两肩及肘部手腕等,稍微感冒就会导致气管炎甚至哮喘,子宫肌瘤,三度宫颈糜烂,严重乳腺增生,痔疮,腰背痛,坐骨神经痛,腿及关节的疼痛,胸闷憋气等,整天唉声叹气,闷闷不乐。经常跑各种医院,中医西医都看过了,总之无所不用其极,依然不见起色,可是日子依然还得过。

到了一九九三年八月底,我为前夫借钱并开始做药品批发生意,因我本身就是从事制药行业,所以拿代理权和开发客户都是我在帮助他,慢慢的生意拓展着,当有了起色,生活也富裕点的时候,他因为经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开始在社会上鬼混,经常十天半个月找不到人,与此同时我在原单位下岗,失去了收入,他也不再给我和儿子生活费。

一九九六年的春天,前夫以种种借口提出了离婚,由于我厌倦了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也就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他。离婚后,我什么都没拿出来,两手空空只有我和儿子两个人,当初离婚前,让儿子住在姥姥家也是他的主意,这下我就只能在娘家陪儿子了。由于前夫不按时支付儿子的抚养费,所以,我就要更加努力的去工作来供养儿子。

由于前夫经营药品,他上货的渠道是在我的同学同事之间,所以他经常打着我的幌子在我的同学、同事处赊账,空手套白狼,他的销售药品范围是在我娘家附近的区域,天长日久,他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就暴露在大家的视线里。但是这样只会让我颜面扫地,还要在父母面前强装笑脸,在这样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我晚上时常以泪洗面,曾经想到过带着儿子一起去死,不要留他在世间承受这些痛苦,但是我真的没有勇气让年幼的儿子就此离开这个世界,最终我选择了写日记来发泄心中的抑郁。

在这种极度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状态下,我看到了希望——法轮大法,在集中精神看了三天大法书后,我写下了一篇纪念喜得大法的日记也是最后一篇日记,我要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去,感谢师尊让我一下明白了许多法理,清理许多不好的东西,仅仅四天让我的心态有了质的飞跃,变的不再忧郁。在打坐炼功中胸闷难受,我就憋过之后,使劲拔气,渐渐的呼吸就通畅了。

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

常人能做到吗?我为什么修炼前有话憋着不说,不选择爆发,那是常人的忍,而学大法后就不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遇事向内找,了解了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所以什么事也就不放在心上了,自然也就一身轻松了。

六、身体力行,用行动带动身边的人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单位的同事张姐去买中午饭,一共六碗面,卖家少收了三块钱,当时她想到了我,看人家炼法轮功的姐姐买东西,店家少收了二十块钱,还给人家送去了,我这三块钱也应该还回去。回来后,她讲这事时,我听到了非常高兴,自己在大法修炼中提高了心性,也在潜移默化中带动了身边的人。

我还二十块钱的事是这样的,我有一次去买药膏,二十元一支,在买东西的过程中我就向店主讲真相,当时我给他五十元,店主找不开,就去了旁边店换零钱,换回来后,也没留,就将五十块钱又给我了,因为当时顾着讲真相,也没注意钱的事情,顺手就装包里了。坐上公交后,发现包里有一沓十元一张的钱,共五十元,马上就反应过来是买药膏时,店主没收我钱,转天我到单位说了这个事,并在下班时,把二十块钱还了回去,谁知道这事我的同事记在了心里,在遇到相似情况时候想到了我的作为。

这些事其实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做,都是明白法轮大法法理的人应该做到的,如果江集团不迫害法轮功,相信这个社会的道德风气也都会被大法弟子带向好的方向。就象我被迫害抓進看守所时,对警察说的那样,将来好人的代名词就是法轮功学员。

七、我家快乐的源泉

我现在跟二姐生活,一般情况下,每天一起学《转法轮》一讲,自二零零四年底,买了DVD播放机后,经常播放大法的音乐、歌曲、神韵的节目及各种大法的光盘,每天都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只要進到我家,谈论的也都是与大法与修炼有关的内容。有时,我下地帮二姐干活,也带着小喇叭、MP3随时听着大法的内容,整天生活在大法的氛围中,能不快乐高兴吗?所以,我与二姐总是乐呵呵的。

我有一个表弟,常来我们家串门,我们就给他讲真相,他对妻子说:“谁家快乐,谁家都不如二姐跟四姐快乐,心态多好,整天乐乐呵呵的。”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有今天的幸福快乐,首先要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与师父的一路呵护;同时也要感谢不辞辛苦做资料,随时拖带着我们的这些不离不弃的同修,使我们深深地感受着同修间如同兄弟姐妹的关照,所有这些都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慈悲伟大的师父,我们才是最幸福快乐的修炼者,这世间最幸福快乐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