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一念——站在什么基点看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学了师父《二十年讲法》,我体悟最深的就是:什么是大法弟子,我们能否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回想我的修炼之路和了解到一些同修的表现,感到没做好时是自己没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我们什么都具备了,但正念不足时就被常人的假相迷住,师父大法赋予我们的能力被我们后天形成的人心局限,展现不出自己的能力,发挥不了大法的威力。

前一段时间,邪恶之徒来找我,没找到我就把我先生叫去说了一下,意思就是十八大要开,不要到处乱走,还有一直在监视我等。当时心态有点不稳,心想是不是出去躲一躲,但转念又一想,我为什么要躲,躲什么,我和邪恶的关系就是淘汰与被淘汰的关系。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当时没躲,但思想没有完全提高上来。到另一同修那去,还跟她讲,最近我们少接触等话。(注意安全没错,但我说话的口气与心态有问题)她与我切磋说:在她最开始做资料的那几年,邪恶之徒绑架了她们镇上几个同修,有的同修就把她说了。邪恶抄了她的家后对她说:“你不要这么嘴硬,你家里被搜出那么多东西,看你嘴到时候还硬不硬的起来。”她听后什么想法都没有,根本不动心。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她在看守所每天背法,越背越清醒,她心里说:师父啊,弟子不应该在这,弟子应该出去做资料。二十多天后,就她一个人被放出来了。其他几名同修都被非法判刑或劳教。而几个人中,邪恶之徒只在她家翻出很多资料、大法书,用恶人的想法她应该最重,可结果完全相反。站在法的角度看,大法书、资料在另外空间金光闪闪,灭尽一切邪恶,怎么能成为邪恶迫害的理由呢?关键是我们的心态不稳,没有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大法弟子,那么神圣的事没做到神圣。她又讲,这些年在外面流离失所做资料,遇到危险情况时,她每次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邪恶怕;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听她给我讲,我当时很震撼,她是郊区的,文化不高,就一句话:“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邪恶,邪恶怕我。”

我最近一段时间状态不好。回想起这么多年修炼,做的好时,都是法学的好的时候,能真正的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在大概2005年的时候经历一些事,一直想把这事写出来,旨在共同提高。当时我和另一阿姨同修挂名办了厂,但共同入股不只我们两人,还有其他同修,同修之间意见不统一,导致一些矛盾,我就没参与管理。在七月的一天,她们给我打电话,说邪恶找上门来了,说几个部门来查这个厂,同时当地610把我们当成“大案”要抓我们,同修电话的口气十分急促,我当时就说了一句:你们的正念哪里去了。电话就断了(后来才知道,当地610把我们的电话全部窃听,每个人打的电话全部记录和操控)那时候一共牵扯十几个同修。当时我在家法学的多,所以心态稳,谁说什么我都不听,我就说一切都是假相,法中的生命谁都不许迫害。邪恶610先是把一个同修绑架,(表面原因是他运了许多大法书到外地)他在邪恶诱骗下把我说了。另一个事就是邪恶找到我先生,他是个常人,也在邪恶诱骗下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他回家跟我讲他是怎么怎么给邪恶说的,目地为了邪恶找到我时我能与他口径一致。我心想我是个修炼的人,怎么能顺从常人的说法,那不是上了邪恶的当了吗?邪恶又把另一个和我同时挂名开厂的阿姨叫去,她当时心态不稳,邪恶把掌握我们的所谓“证据”全部拿出来给她看,说你不说也不行,我们全部都知道,威胁她。她找到我商量,要把另几个同修说出去,意思邪恶说的,把她们说出去我们就没事了。当时我对她讲:邪恶是什么,邪恶的话能听吗?邪恶是针对法来的,我们是大法弟子,就是一个整体。即便是我们在常人事务中有什么矛盾,但在法上,大法弟子是绝不能被迫害的,因为师父没安排,我们为什么要承认。如果我们把别的同修说出来,不就是在关键时刻连佛都出卖吗。她听了后,想了想说:“那我就把责任推给你。当时也是我们自身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那时我的想法就是有漏邪恶也不能迫害,站在法的基点看,对法负责,对大法弟子负责,保护同修是大法弟子的责任。那时我一点对同修的责怪都没有,包括对这个阿姨,我跟她说,我们是个整体,迫害她们就是迫害我们,怎么可能把她们说出去我们会没事呢?没事的途径只有一条那就是保护同修,通知这些人一起发正念,铲除邪恶。我跟她讲,不用怕,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后来邪恶找到我没说什么,这件事就过去了。可当时的感觉真的是“泰山压顶”。通过这事我真正体悟到:作为一个修炼者,站在什么基点看问题是修炼的关键——站在常人的基点看,那是没法过去;可是站在法的基点上,站在神的角度看,一切都是假相!你把邪恶看的越大,它就真的很大;你把它看的越小,它就真的很小;你把它看的什么都不是,它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即使有对你也不起作用了。

看到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的这段话“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我真是深有感触:修炼的过程是去人心的过程。考验关头那一瞬的“人神一念”就是在关键时刻是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还是当成人。当成人,人类社会的环境就会制约我们(包括现在摄像头到处都是;监控监听设备所谓的“发达”;又要开十八大,敏感时期监视严……)有的同修被这些假相迷住,把自己当成人了(包括我这次也在意邪恶对我先生说的话)。而如果把自己当大法弟子——具有宇宙中的第一称号的生命,什么能制约我们呢?人中有什么因素能对神起作用呢?即将被淘汰的旧宇宙的什么法理、什么因素能制约一个选择同化新宇宙法理,走向新宇宙的生命呢?

几年前我先生买电脑时配置了刻录机,为了平稳安全的做证实大法的事,我没有向当地同修伸手求外援,一个人做。经济显的不富裕,怎么办?我想——法中什么都有。所以我到电脑城购买光盘都是选最便宜的,8角一张的。拿回来后我就对光盘发正念:“你们都是大法弟子选中救人的法器。你们要珍惜自己的机缘,要最大限度的发挥救人的作用”。在发正念的时候,我真的感到一张张光盘在加厚,我刻出的光盘一百张有时一张坏的都没有,有时有一两张坏的,而且刻出的光盘画面清晰。后来一个同样做光盘的同修跟我讲经验,说现在质量不过关,她都是买的1.6~1.8元的光盘,还有坏盘,便宜点的坏盘就更多。我跟她讲我的情况她觉得很神奇。出去发真相,我每次发资料时都发正念:“让大法弟子发的真相一传十,十传百,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让真相资料发挥最大作用。”反馈回来的信息是,有一个医院家属区我只发了一个门。可整个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在传看,当然他们是站在他们能说出来的角度在谈论这件事情,他们对神韵的演出很震惊。听到这些,我想我发的资料真的是按我的想法发挥最大作用。所以大法弟子的一念真起作用。

后来接触用手机讲真相这一项目。有一个操作是自动生成号码,我当时生成号码时什么杂念都没想,就想生成号码来救人。自动生成号码后,我一个一个的验证是否是空号,我验了十多条,不到二十条,没有一个空号,全是实号,而且都是贵州的电话,我想可能贵州山区偏僻,讲真相的人少,(也希望偏远山区的同修把电话号码发到网上,让他们也尽快得救)。回家我把自动生成的号码看了一遍,没有连号,比如:138,后下一条是136或189等。后来一个同修和我讲她自动生成号码空号太多,发信息效果不好。我问她:你是不是做之前就担心生成的号码是空号,而你又没有意识到这是人心在干扰,没有及时排除它。所以我们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有了不正的念头一定要对照大法,清除它!

这几年我做什么都想着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独立,网上也经常呼吁做资料遍地开花,其实我们什么能力都有了,有些人只是没有这个愿望,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

大概是2008年,我们当地几名同修相继被迫害,都是属于在邪恶诱骗下把同修说了,互相说,造成在外面讲真相的基本都被迫害了。后来出来的几名同修跟我讲,邪恶不停的向他们打听我。他们不相信当地这么多同修被迫害,会没有我。我当时一直是资料点独立,与我接资料的是外地同修。因家庭环境的限制,量不大,够我自己做,多了就分出去。我一直在做、在发、在讲。而当地同修并不知道,我们见面只在法理上切磋,当地同修发的资料有的就是我做的。跟踪我的人,有机缘我就和他讲真相,他们有的一家全退。没有机缘的就把他们甩掉,我做我的。所以当地就我一个人没有被迫害。前段时间邪恶找到我先生说,我们一直在跟踪你家里的(可我一直在做,人怎么能够跟踪的到神呢?)。可见资料点的独立对大法弟子安全的保证是多么重要。同时也能更好地发挥救人的作用,减轻很多传递之间的麻烦,也让资料点的同修有更多的时间学法、修心、共同提高。

这是看了师父讲法后的一些想法,学师父讲法时泪流满面,悟到很多,写出来的只是一部份,以前总认为自己文笔不好,只会说不会写——这也是人的观念。以上是做的好的部份,跟同修切磋,旨在共同提高,多救人。也有许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尽量弥补。

最后以师尊的一段法与同修共勉:“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向师父合十!向大法弟子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