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去人心、修出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明慧周刊》首页的头一行刊登着师尊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们每周最少都要敬读一遍,都会遵从师尊的谆谆教导去指导、激励我们履行好助师正法的历史责任。今将自己所经历的几件事和体会写出,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大法弟子不做常人式的“英雄”

2002年,我和女儿(同修)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因为我被认为“顽固”,所以他们决定要派个“转化”迫害大法弟子的“高人”来“转化”我。这一天,陪同“高人”来了多名“帮教”。所谓的“高人”先是对我讲了一番大道理,然后伪善的说:“你是个党员干部,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家人,为什么不与党和国家保持一致而非炼法轮功不可呢?”我问他:“你懂不懂法律?”他说:“当然懂呀!”我说:“作为国务院下属的一个民政部有什么权力决定法轮功为非法组织?这个决定本身就是非法的!”他们都一愣,“高人”恶狠狠的说:“法轮功不仅是非法组织还是×教!”我反问道:“谁定的?文件在哪里?”他支吾道:“报上不都登了吗?”我说:“媒体代表不了法律!”接着,我就从江擅自对法国记者信口雌黄说起,讲了他违宪、违法构陷法轮功的事实,在场的人都流露出前所未闻的惊愕。“高人”急了,说道:“不谈这些!”我一下子就火了:“为什么不谈?”他就与我唇枪舌剑的吵了一通,在众人的劝解下,他愤愤离去,临出门时,撂了一句:“你的心性太差!”

之后,许多“帮教”都来为我竖起拇指。从言谈中得知,那位“高人”在这儿非常跋扈,大家都怕他、恨他,我今天让“高人”出了洋相,等于替他们出了口恶气。然而,我并没注重他们的恭维,而“高人”的那句“你心性太差”却令我很在意,使我联想起了一年前的一幕。

2000年底,本地610的头儿带了一帮人到厂里检查工作时,点名要见我,我很不情愿的憋着一股气走進了会议室。当他问我还炼没炼法轮功时,我没好气的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从来没停过!”这一回答让他始料不及,他冲我发了一通火,我也毫不示弱的说道:“不管你们把我怎么样,我永远是光明磊落的,而镇压法轮功的人下场会很可悲!”过后,保卫科长悄悄告诉我:“你要小心了,他们说你太嚣张,要找个机会把你收拾了!”不久,我就被绑架。

这两件事说明自己的心性和大法要求的标准确实差距很大。诚然,对大法坚定、对邪恶揭露都没有错;但自己的表现却缺乏大法弟子应有的善和忍,而是常人那种不计后果、嫉恶如仇的“英雄气概”。自己忘记了师尊的教导,以不理智、不慈悲的言行不自觉的激起了对方恶的一面,暴露出自己强烈的仇恨心、争斗心、显示心。而“不管你们把我怎么样”那句话不正说明自己缺乏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正念而在求被迫害吗?由于我修炼中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成为自己受迫害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切都证明自己没有学好法、没有以法为师,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教训是沉痛的。我愧对师尊!

原邪党书记当众对我拥抱

2004年初,在经受了一年多的折磨后,我回到家里。头一件事当然就是抓紧学法、补课。几天之后,我想:总不能不出门、不见人吧!我认真的思考着师尊在《转法轮》中的一段教诲:“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

我曾是一个十分风光的行政管理干部,又是一个看重声誉、好爱面子、追求完美的人;而今却成了一个被开除出党、免去职务被“劳教”过的庶民,这种丢脸、羞辱何止是两个耳光!更令人痛心的是原本一个好端端的讲真相、救人的环境由于自己没做好而被破坏了,怎么办?通过学法和思考,我明确了认识、理清了思路;大法弟子证实法、讲真相没有错,为了救人而受到迫害并不丢人;自己多年来在党文化毒害下所形成的旧观念和虚荣心等必须去掉,要堂堂正正的走出家门去面对,用自己的行动去弥补过失,重建证实法的环境。

就这样,我鼓足勇气走出了家门。在院子里碰到了许多人,有人装作没看见,有人远远的点了点头,也有几个人过来寒暄几句,但都不见了昔日的热情。虽然这都在意料之内,但这种世态炎凉难免让人寒心!突然,有人从背后把我拥抱,我赶紧回身一看,竟是厂党委书记!他满脸堆笑,显露出久别重逢的高兴。他的热情举动不仅让我意外,更让周围所有的人感到吃惊!

很快我就明白了这一切!一方面,书记是听过我讲真相的人,记得两年前的一天在他的办公室里我们谈了两个多小时。印象最深的是他问我:“你们这个案什么时候能翻过来?”我说:“不存在翻案的问题,因为国家没给法轮功定过什么性、定过什么案!”然后我把从明慧网所看到的真实情况说了一遍,他“噢”的一声表示明白了,最后叮嘱我注意安全。所以他敢于当众对我拥抱,表现了明白真相的人也是无畏的!但更重要的,我深知这是师尊的安排,用书记的行动打消厂里人们的疑虑,帮我从新营造证实法的环境。此刻我对师尊的感激无法言表,眼泪不由得淌了下来!

不几天,我又碰到一位耳聋的老同事(我也给他讲过真相),他握着我的手大着嗓门说道:“你就堂堂正正的在院子里走,怕啥?大家心里都明白谁是谁非!放着贪污腐败不抓、专整这些炼功的老百姓,共产党就是这么不讲理!”我明白,这是师尊在借他的嘴鼓励我,也用他正义的呼声在唤醒世人!

环境变化出乎意料的快。正是由于自己通过学法坚定了为救人要从新做好的正念,师尊才为弟子改变了这一切!

老教授的震撼

2004年夏,一位在大学曾给我讲《政治经济学》课的老教授出差路过要来看我。一见面,他就笑着说:“你咋那么傻?!”我明白他话里“傻”字的所指,但我没接他的话茬。在寒暄中,当得知他近期要写一本为邪党迫害大法涂脂抹粉的书时,我严肃的对他说:“你千万别写!”

他猛的一怔,接着我问他:“你看过‘十六大’的政治报告和‘十届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吗?”他说:“看过!”我问:“那为什么都不提镇压法轮功的事呢?”他思索一下道:“好象没提!”我说:“请想想看,中共把对法轮功的迫害上纲上线到你死我活的高度,动用了所有的宣传工具和国家机器折腾了三、四年,结果在中共和国家最重大的两次会议上却只字不提,这意味着什么?等于是无声的宣布: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和第九届中央政府对迫害法轮功不承担历史责任!那么该谁承担,不就是江泽民一伙吗?”

这席话让他震撼了!他拍着脑袋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是这个理呀!快详细的说说情况。”我就把事实真相全面说了一遍。他感慨道:“这趟没有白来,我明白该怎样做了!”

送走老教授,我意识到应该加强向教师、教育工作者、出版工作者讲真相,规劝他们不要在邪党的欺骗下对大法犯罪,不要做替邪党欺骗和毒害世人、尤其是学生的傻事。所以,我陆续写了几封劝善信发到了明慧网等网站上。

今年,我再次见到了老教授,他兴奋的告诉我:“听你一讲我不再写书了,而是给一些大学讲专题课。”我问:“讲什么?”他说:“讲60年的现代史!”我问他怎么讲,他说:“用事实说话!简单的说,毛时代有三个数字:抓右派五十万,大饥荒饿死三千万,文革死人八百万;邓时代,六四屠城杀学生;江时代,非法迫害法轮功。”我问他:“你不怕有人找麻烦?”他说:“找什么麻烦,我讲的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我从心里敬佩老教授敢于在大学讲坛上揭露邪党罪行的勇气,我为他高兴!为他祝福!

他们也是应被救度的生命

2007年,女儿从监狱回来。半年后的一天,厂保卫科通知说女子监狱来人要到我家“回访”。这所监狱是本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黑窝,我从感情上实在不想见他们的人,加上当时女儿不在家所以我就拒绝接待;但是他们还是来到我家门口。我想既然来了,那就是一个讲真相、揭露迫害的机会吧!

女监管理科的科长说明来意之后问我:“你女儿回来还炼不炼功?”我说:“当然炼!”她有点不高兴。我告诉她:“信仰和炼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她说:“那可得注意点,别出事,她有前科呀!”我说:“什么前科?那是诬陷!你们给大法弟子扣上‘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我们破坏哪个法律的实施啦?你们知道吗,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是江泽民一伙人!”她和在场的人都吃惊的盯着我。没等她插言,我接着把江一伙违宪、违法构陷法轮功的事实讲了一遍。他们面面相觑,有点不知所措。

科长解释说:“那可不是我们给定的罪名!”我说:“是!但是你们参与了迫害!”我把女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诉说一番之后说道:“尽管你们是在执行命令,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也是犯罪!”他们都低着头不吭声。我利用给他们添茶的机会缓和一下气氛。话锋一转,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他们都认真的听着。最后我希望他们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留条后路。快一个小时过去了,科长站起来说:“今天就到这儿吧,谢谢!”送走他们,我的心有点沉重,我真的为他们这样的人的未来担忧。

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教导说:“我想,大家知道我说过这样的话吧,我说特务我也度。今生是特务,前几生他曾经是很了不起的,也都是为这个法来的,那我们为什么只看他这一生呢?就不度他了哪?他只是职业不同而已。”“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

师尊的教诲使我认识到,身处610和公检法司机构中的许多人虽然是邪党命令的执行者,但他们却是被谎言欺骗的受害者,也是应被救度的生命。所以当本地派出所新任所长带人来我家“拜访”时,我接待了,地区610的主任率部下来“看望”时,我也接待了。虽然在谈话中有过争论,但当我有理有据的摆出事实后,他们默认了。尤其是当我平和的讲大法真相时,他们都听的很专注,我知道这是他们明白的一面对大法救度的渴望。所以,那位派出所所长在临走时说道:“你给我们上了一堂课,谢谢!”

过后,我曾结合江泽民等五元凶被起诉、江泽民自认迫害大法后悔和江泽民之脑死等重大事件多次给610、国安、公检法司的人员写劝善信刊登在网上,希望他们明白真相、弃恶从善,不要再做给江泽民和中共替罪的傻事,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十二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深知自己在做好“三件事”,尤其在静心学法方面还很不够;但我也深切感到在证实法的过程中,修去了许多人心、添了一些正念、多了一些慈悲。

永远感恩伟大慈悲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