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向内找 营救同修效果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本地区多次出现迫害,很多同修被绑架,也有很多同修在用各种方式积极的营救同修。那么怎样才能更有效的把同修营救出来呢?经过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三个营救实例,我体会到只有整体向内找,消除间隔,整体提高后,发出纯净、强大的正念,才能解体邪恶的迫害,把同修营救回来。

实例一:同修A被绑架后,最先得到消息的同修奔走相告,相关同修立即将迫害情况上网曝光。同修上午被绑架,下午正是本地区整体发正念的时间,同修们到齐后马上针对绑架同修的邪恶发正念。又有几位同修陪同家属到派出所要人,到下午五点左右,同修被绑架到本地看守所。

同一天被绑架的同修有的在周围同修的正念配合下当天回来的,但也有被绑架到拘留所或看守所的。一同修对我讲,他看到同修被绑架到警车上,就立即召集附近同修,做了简短交流后,发正念解体迫害,结果当天下午被绑架同修就被放回。“简短的交流”对我很有启发,是啊,听到周围同修被绑架,每个人都是怎么想的?第一念是什么?符合法吗?我很自责,我没能组织好大家先向内找提高心性,结果发正念没能取得好的效果,错过了当天的最佳营救时机。

第二周的整体发正念时间,不但我们本片的同修聚在一起,不是本片的同修也来了。这次我们没有急于发正念,而是先请向内找做得好的外片同修谈了向内找的体会,然后引导大家向内找。在交流中,大家坦诚的曝光了自己对A同修发正念问题上存在的看法。A同修发正念时主意识不强,不但倒掌,往往整个身体都弯下去,有时头比腿还低。同修给指出她不接受,有时她还说发的可好了,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这种不正确状态,所以很长时间不能纠正这种状态,久之同修们怕她不高兴就很少说她了。通过交流,大家逐渐意识到,同修们都因此对A产生了看法,而这看法其实就是间隔,就是往外推同修。A的这种不正确状态长期不去,我们反观自己了吗?警醒自己了吗?对我而言,对A的这种状态在指出的过程中,越来越没有善心,也不考虑当时的场合、环境,不管对方的接受能力,一味的说,实际就是指责。这种不符合法的指责导致自己在一段时间里发正念时,也经常主意识不强,出现倒掌。此时我还不悟,还五十步笑百步,想起来真是惭愧。大家都认识到,同修的被迫害,不能说和我们每个人没有关系。于是,我们整个形成了向内找的场,没有一个人再找A同修的不足,而且都意识到其实A很了不起,以法为大,每天睡很少的觉,心都在救人上,兑现着自己的誓约。这样助师的法徒,怎能让邪恶迫害呢?通过交流,大家形成共识,发出了最纯净、强大的正念。“让我们的功合为一体,彻底解体邪恶的迫害,立即释放A同修,并敬请师父加持。”

我们的交流从下午两点到三点,发正念从三点到四点,发完正念后有同修说:“发正念时感应到一个声音,无可奈何的说‘她们都这么说,那就放了吧’。”A同修在看守所四点三十分左右让收拾东西,五点多到派出所,六点多回家。(A同修在看守所表现也很好,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并绝食抵制迫害)

实例二:B同修被绑架后,我有机会参加了B同修所在的学法小组。为了营救B同修,我们進行了专门的交流。在交流中,我们牢牢把握师父给的向内找的法宝,不看B同修的任何不足,放下对同修的观念。随着交流一步步的深入,大部份同修都敞开心扉,消除了间隔,找到了自身的不足,有的同修还说了今后应如何做等,达到了整体提高的目地。然后大家针对迫害B同修的邪恶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立即释放B同修”。一个多小时后,B同修从拘留所回家。

实例三:在最近的一次迫害中,C同修被绑架了,周围的同修再一次通过向内找消除了和C的间隔,真正形成整体后发出强大的正念,救回了C同修。

至此,我亲身见证了三次这样的实例。我知道,这绝不是巧合,而是我们符合了法的要求,“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同修遭到迫害,很可能和其周围的同修有关系。比如:在经常的接触中,同修的不足、执著会被周围的同修看的很清楚,就容易对同修形成观念。如果更多的同修都对这个同修形成观念,这观念本身就是一种间隔,就是一种整体的不符合法。其实大家都是修炼中的人,每个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人心表现出来。当我们看到同修的人心表现时,首先要反观自己,然后善意指出,学会用正念看问题,不被同修表现出的人心带动,就看同修好的一面。

所以我觉得,很多时候同修没能被很快营救回来,差的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这些周围的同修没能放下对被迫害同修的观念。只要我们放下观念,消除间隔,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就一定能解体邪恶的迫害,“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救出被绑架的同修。

第一次写体会文章,不太会打字,由同修代笔。一点想法希望对营救同修有所帮助,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