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我的网络得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我于二零零八年从网络上得法。真如师父在《转法轮》里所说的:“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佛教中讲佛性,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

当时的我由于得了一种病,心生厌世,想死,却又没勇气;活着,整个人生都是灰色的。简直生不如死。于是就想出家。在网上搜索看哪儿有收出家人的地方。搜到了济南的大悲寺,但看到介绍那里只有男的,且还要出去云游,穿着那种灰灰的灰布衫(当时的我很爱美)于是从主观上就不愿去那种地方了。

其实就算我愿意去,我的家人也不会轻易允许我出家的。所以当时我就在想:为何就没有一种可以在家修的功法呢,那样多好啊,既可以不用出家,又能修炼了。

因为在那之前的我,对法轮大法几乎是没有任何的了解,所以不知道法轮大法就是可以在常人中修炼的,最方便的法门。当然有幸,邪党媒体对大法的造谣抹黑我也没看到。当时觉得是巧合,现在想来,其实一切都是师父为我安排好了的。为了保护我不受污染,才不让我看到。媒体在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大法时,我在全力以赴的看一部电视连续剧,从而避开了。

就在我有了“想找能不用出家可以修的法门”的这一念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让我在网络上遇到了一位大法弟子。

生病后的我,去看西医,西医一开口就是要动手术,动刀切。向来恪守人体是一个完整的一体的我,就是不愿动刀。开了些中成药回家吃,就在吃药的过程中,萌发了自己学中医来医治自己的想法。于是在网上搜索中医群,加進去后,在群里提问,有个人来回答我的问题,于是聊了起来。他很热心,教我如何从零开始着手学中医。在他指导我如何学中医的过程中,感觉他人很好,于是也就成了网络上的好友。在一次偶然的与他聊天中,我突然说起气功好,不仅能强身健体,又能陶冶性情,等我中老年了也去练气功。当时之所以会有这番言论,也是由于自己尚是带病之躯,正在吃药中,且不知后续的效果如何,一切都是未知数。气功热出现时,我生活的那个小城有很多人练气功,上学的学校老师也有不少在练,所以我对气功有些印象。他一听就说,气功不好,并说等以后教我个更好的东西。他当时应该是顾虑到我尚有病在身,不想让我带着为求治病而修炼的执着步入修炼。但我一听说是更好的东西,就一个劲缠着要他当时就教我。我们当时是用QQ打字聊的。在我的要求下,他直接就在QQ的对话栏里打出“法轮功”三个字。

那时我虽没有直接看到那些邪恶的宣传造谣,但还是有少许不好的道听途说的东西灌到耳朵里了,所以心里还是有少许负担。但他说是很好的,并将电子版的《转法轮》发过来让我看。我想我与他相距遥远,与他也没有任何利益上的来往,所以他也骗不到我什么,再者,在与他近一个月的聊天中,感觉他人品很好,所以就决定选择相信他。

于是我就在工作之余开始看《转法轮》。见书中写的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如何为别人着想的,并没有任何不好的。而且一看,我的世界观就转变了。第一个最明显的改变就是不再斜着眼睛看人了,以前的我,清高自傲,常常都不是正眼看人的。同时他也已经劝我三退了,但当时根本不知为何要退,意义何在。由于是使用网络,出于安全上的考虑,他也不能给我详尽的讲解原因,所以还是很勉强的退的。

就在我看书后不到一个星期,突然有天晚上,我的阑尾炎好象又复发了,隐隐的疼,并且感觉好象又要拉肚子,又想要吐,一晚上都是躺下又想要去厕所,去厕所蹲半天却又拉不出来,吐也吐不出来。一晚上都是这样的,几乎没睡。到早上,没精打采的,但还是能上班。到中午,就感觉好很多了,下午下班时,已完全正常了。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就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了,给我书的那位大法弟子一听,就说:太好了,那是师父在给你调理身体了。当时的我,还不能深刻理解这意味着什么。初期看书时,干扰不少,表现就是一看书就容易犯困。再有,就是其它法门的来干扰。

在我没学大法时,也没见谁来找我,可我一学了大法后,好几个法门的都来找我,要我去学他们的那些法门。其中有一个是在中医界很有建树的人,他很热心的要给我寄佛教中的书,我坚决不要时,他就从网上发电子书给我。好在我这人看古文不太行,实在看不下去。心想,哪有法轮大法的书好呀,都是浅显直白的现代文字(当时的我,也只能是这样的认识了)。一直到一年后,都还有些乱七八糟的门派的人夸我有慧根,要收我为徒,当然,那时的我,早已认识到大法的好与超常了,肯定不会跟他们走了。

后来我明白了,我的那个病,只是让我走入大法修炼的一个契机。因为后来去复检,什么也没有了。

我是二零零八年在网络得法的。后来我知道,也有些同修是从网络得法的,现在我身边就有一个阿姨,也是从网络上得法的,现在的她可精進了。感谢那些在网络上不顾自身安危而洪扬大法的同修,从而让有缘人能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