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 感恩师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此事说出来人们可能觉的不可思议。想当初我能走進大法,竟然是因为一个突发的施工安全事故,因此而改变了我的命运。这个事故,今天成为我讲真相的故事。

九七年春,一场离奇的大火把我烧得面目皆非,被送到医院抢救,大夫是用剪子剪下我身上的衣服,当时我嘴不能说话,眼不能睁开,几乎全都烧熟了。但是意识还清楚,知道自己遇到大难了。

造成这场灾难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工程施工安全事故。所以肇事方和我的单位的领导同事,第一时间都跑到医院来看望。虽然我昏昏沉沉的,但因为我耳朵能听到,房间里有人来回走动,凡是来的人没有一个说话的,待一会儿就都走了。

事发当天,我丈夫把我妹妹找来帮助看护,并告诉她不能和家里任何人讲,因为烧的很重,怕双方的老人接受不了。我妹妹当时就哭着对大夫说:“你们不要救了,就让她走了吧,别叫她遭这个罪,你们就是救活她,她自己也得去死,因为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她。”这是妹妹后来对我讲的,说一个女人被毁容后,怎么活。但大夫还得去做他该做的事。

烧伤的痛苦使我痛不欲生,每次换药疼的我都牙咬的咯咯响,有时不得不先打上麻药后再换药。感染发烧二十四小时打吊针,一会儿冷的发抖,一会儿热得不行。那时我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活动能力全部丧失,两只手烂的流的是绿色的脓,只有一口气证明这个人还活着。几乎有一个月的时间,我除了哭,就是恶梦,徘徊在阴阳间这个脆弱的生命都不得安宁。我的一切痛苦、冤屈、怨恨、报复、迷茫无措的心时时都在爆炸。

我是一个个性很刚强,在群体中有一定凝聚力的,被人视为主心骨的人。我自信自己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家里家外,工作,同事之间,凡事都尽力而为,这些是人所共知的。怎么能让我遇上这样的难?这是什么报应?伤痛中的我心理状态完全崩溃,一秒一秒我在熬着,一天一天我在熬着,一个月一个月我在熬着,经过了半年多的治疗,整个人从头到脚脱了一层皮。

人是活过来了,可是报复心却出来了:给我制造这场灾难的当事人,必须给我一个了断。我不能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人家白白的给烧了,我的这条命不是这么贱,我的这份冤屈苍天可证。

回家后,我就和丈夫摊牌这件事。没想到这一讲又给自己雪上加霜,火上添油。丈夫说:“肇事单位领导也被撤了,现场人员该罚的也都罚了,都处理完了,你还讲这些干什么。”我当时气的都懵了,我说:“这就完事了?你真是一个法盲。我遭受的身体上的痛苦,我精神上的痛苦,我心理上的伤害,使得我现在身心疲惫,亲人们的担惊受怕,这些谁为我承担?他们必须通过法律程序给予赔偿。”但不管我怎么说,丈夫就是不理睬。

本来我死里逃生好不容易挺过来了,这一气又把我气傻了,所有的怨气把我包围着,没听说自己的老婆被人烧了,丈夫说没事的,我还有没有一点尊严,这个脸天下丢不起!父母公婆,兄弟姐妹,朋友同事,都为我鸣不平。那时间我冤屈的整个人不能自主,就如同冤魂附体,想起来就哭,造成失眠二十四小时不得一点觉,实在不行,晚上都得有人陪着满街的走,走着,哭着,讲着,我觉的我要疯了,大家都为我担心。

九八年新年要到了,亲朋好友不时的来看望,看看有没有需要帮上忙的地方,因为那时我的手还不行。有一个亲戚来看我说:“在医院时就想对你说,但是看当时的情景还是真没法说,今天我告诉你,看一看法轮功的书,你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为什么。”说着就把一本蓝色书皮的《转法轮》送给了我。

客人走后,我打开书一眼就看到了师父的法像,年轻祥和的面容,曾是相识的感觉。我坐在沙发上,一页一页的看,不知不觉中,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时间一秒一秒的在每一个字上流过,那颗流泪的心却渐渐的平静下来了。一年来(应该是有生以来)我的心从来没有这样的安静过,被一种从来没有感觉过的一种物质包容着。我好象一个孩童,一边看一边哭,一边看一边乐,眼泪还没抹去又笑了起来。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深入浅出的把这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真、善、忍传了出来。人生的生老病死,人生的名利情,人生的恩怨仇恨是什么?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生的所有谜团,瞬间了悟。这么了不起的法是什么时候传的?我怎么才知道?!真是相识恨晚。一切的痛苦,一切的冤屈,一切的怨恨,一切的迷茫,顷刻间化为乌有,因为我得到了一本神书。

从此我走入了大法修炼。被大火烧后的我,全身不但没有留下一块疤,反而皮肤细嫩,白白净净,至今我脸上没有皱纹,根本不象六十多岁的人。凡是见到我的熟人都说:大难之后必有后福,这话看来不假。我就告知他们,我心中有真、善、忍。

我曾做过子宫摘除手术,得法后竟然来了月经。大法的神奇非人的认识能想,恩师的无量慈悲穷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