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一定是炼法轮功的好人回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我的父母都是知识份子,善良有涵养,但由于中共定的所谓什么“出身”,无端的遭受了不堪回首的苦难。五八年,邪党搞什么干部下放锻炼,把我父母下放到农村。六零年,邪党把我父母定为“历史反革命”。当时我在市文工团工作,聪明、漂亮,正是在舞台上展现青春年华的时候,却受邪党的株连政策,也被下放到农村。那时我才十八岁。从此,我的人生跌到低谷。

我父母的工资被中共停发,又是三年人为大饥荒时期,没吃没喝,没有经济来源,作为“四类子女”,我承受着社会的压力,生活的艰难,每天提心吊胆。

农村是个亲连亲的群体,在那个血腥的年代,又是一个外来戴“历史反革命”帽子的人,一有运动,我家就被当活靶子来斗。那时,三天一小斗,五天一大斗,那哪是人的生活呀。

那时每天干活记一个工,给八分,半斤带皮的粮食。生活的要多苦有多苦。有一次,我和十二岁的妹妹跟着母亲去地里干活,妹妹拿回来两个玉米棒子,被生产队的社保主任检查出来。社保主任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大打出手。晚上,他们又没完没了的找到我父亲,非得逼迫他说是我母亲指使的。

我在农村结了婚,为的是家人能少受点苦。可运动一来,婆家人怕引火烧身,就远远的躲开我们一家。这还是好的,丈夫、婆婆还公开在批斗会上喊着口号,打倒我父亲。作为女儿,当时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呀。

我从小就是个不服输的人,别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宁可让身体受苦,也不让脸上发热。不会的我就学,也是让他们看看被邪党定的“四类子女”一点也不比别人差,那时真是汗水身上淌,泪水心里流。家里家外的活我全包了,洗衣、做饭、喂猪、下地干活……。可婆婆还是对我这个儿媳妇呼来唤去,小姑子也辱骂我,说我是“反革命的狗崽子”。开始我还能忍,有委屈就回家和母亲说,母亲就劝我,不让我和他们一样。

可时间长了,我就忍不住了。我也是人呀,为什么要受他们的气。在别人眼里我是个能干的儿媳妇,大家都夸我,可婆婆怎么看我都不顺眼,还找我母亲出气,丈夫也大骂我母亲。我开始反抗了,和他们打过、骂过。环境造就人,我的脾气、性格变了,变得性情粗暴,沾火就着,不忍让。对于婆家的人和事只有怨和恨,每天生活在气恨中。

二十年的农村生活,我死过三回,我怨天怨地,怨自己命不好。站在人群中,我也出类拔萃,说话办事干净利落,乐于助人,心地善良。为什么我是这样的命?为什么?八零年,邪党的什么政策说父母是冤枉的,给平反。它的一句话断送了多少人的青春年华,又毁了多少家庭啊。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这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四月初六。

修炼大法后,我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十几年没花过一分医药费,大家都称大法神奇。大法也解开了我多年的心结,让我明白了善恶有报的道理,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没有敌人,对谁都得好。我化解了对婆家的怨恨,不再计较过去他们带给我的伤害,只想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和他们和睦相处。我也明白了他们也是受邪党的毒害,每个人生活的都很艰难。我的真诚打动了他们,他们也亲眼见到我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之间的冰山慢慢的融化了。我也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人应该善良的活着。如今我们都能坦诚相待,互相体谅。

我和三个儿子住在一个院里,修炼大法后,儿媳妇说:“妈,你现在性格变了,不发脾气也不骂人了”。我告诉她们,是大法改变了我。

有一次,大儿子俩口吵架,儿媳妇骂儿子,也连带骂我。当时,我心里很难受,心想:养儿还得挨骂呀,是我做的不好吗?我想起当年我和丈夫打仗骂人时,那话也是冲着婆婆去的。那时婆婆听到不也和我现在一样难受吗?现在为什么让我听到,这就是轮报吧,以前我骂婆婆,现在儿媳妇骂我。修炼大法了,我明白做人的道理,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我不怨儿媳妇。

有一次,过节吃完饭后,三个儿媳妇和我干活,我把这段过程说给孩子们听,告诉孩子们骂人是要损德的,这是我师父讲的法。孩子说:“对不起,妈,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十几年,我们一个大家庭在一起,没有什么矛盾,互相之间都能谅解。我也和他们讲:“妈妈以前有过不对的地方,请你们原谅。以后哪做的不好,你们告诉我,我会改。因为我是修大法的,我是修真善忍的。”孩子们见我性格变好了,身体好了,都相信法轮大法好,也明白法轮功学员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是为了救人,都三退了。每逢过年孩子都给师父上香磕头。

街坊邻居见我们这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不打不闹,还相处的这么融洽,都很羡慕,都说:“现在有几个儿媳妇能和婆婆住在一起的,广播电视天天都是儿媳妇和婆婆打仗的事。你们看人家这一大家子,多好,还是修炼法轮功好!”

我家门前是一条大胡同,夏天是早市,卖菜的菜农就到这条胡同来大小便。每天在这条胡同上走的人很多,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我就每天清扫这条路。

开始有些人以为我是清洁工,挣工资呢。邻居问我:“嫂子,你每天扫这条路干什么,给你多少钱?”我笑呵呵的对他们说:“钱不是万能的,如果我不修大法,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干,我不缺钱。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我们师父告诉我们在哪都要做个好人,为别人着想。如果我不扫这条路,你们每天走在这里多难受啊。”他们感动的说:“谢谢你师父,法轮功真好,你好好修吧。”

我们这条街居住的有公安的、部队的、教师、公社干部,他们都明白法轮功真相,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他们通过我讲真相知道了中共的本质,了解了它杀人的历史,都做了“三退”,不再受中共的蒙骗了,连社区主任、片警都退出中共了。

二零零三年,有两个警察到我邻居家串门,其中一人我认识,我告诉他我炼法轮功身体很好,并告诉他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天后,分局警察要我去一趟。我没去。孩子们怕我被迫害,连夜把我送走。我在外乡流离失所一年多。

二零零五年,我回到家中,走在胡同里,看到胡同两边都是垃圾。早上,我炼完功就去清扫,把胡同扫的干干净净。邻居没见到我就问我儿子:“一定是你妈回来了,不然胡同不会这么干净的,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会这么做。”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