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觉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一个好朋友的去世把我从精神上的“睡眠”中唤醒。我和我先生在她去世前的几天里陪伴着她。这是我第一次陪伴死亡。和她及她的家人在一起的时刻是很紧张的时刻。那几天里在病房里,我感受到一种能量,一种我以前从未感受过的能量。我看不到,接触不到什么确定的东西,但是在这个房间,在我们中间有什么感动着我,充盈着我,从精神上唤醒我。

此后我无意识地在内心寻找一个精神上的师父。我虽然曾经练过很多年太极和其它气功,对佛教和打坐感兴趣,但也只限于是为了得到健康和放松。我也试过几次打坐,但是觉得太吃力了:后背很快就疼了,十分钟我就觉得无聊得烦躁不安了。

现在却是两样了:我想打坐,渴望有一种深刻的精神上的指导。我想知道更多,想知道在我们死亡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我们会到哪里去,除了我们伸手可及的所谓的现实还存在什么另外的世界……。这是在十一年前的事,那时我三十六岁,有一个四岁的婚外生的孩子。我和儿子的父亲生活在一起。

几个月后我先生(那时我们还没有结婚)带回家一张传单。传单上说,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是一种高层次的性命双修的气功,免费传授,基本原则是“真善忍”。

传单的内容吸引了我,“真善忍”的原则包含了真诚,同情心和宽容。我当时觉得这是很好的价值观。人们可以没有任何义务免费学习功法。

没有什么是偶然的。

当我在二零零一年夏探访公园里的炼功小组及随后开始读师父的经文时,我知道,我在这里找到了深刻的精神指导。这是毫无疑问的。

一、初次接触法轮大法

我现在还很清楚地记得,十一年前,一个中国学员在公园里教我五套法轮大法功法的那天。

在第一次炼功的时候我就觉得手发热,掌心微微发颤。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经脉是如何张开的:在左腿外侧我感受到一股热流,这股热流朝下涌动到脚,感觉就象是淋浴中流淌的温水。这种感觉我以前只是在一次针灸治疗中经历过。

我还稍微理解了一点法轮大法的法理:在学第五套功法打坐前,那位中国学员给我讲了她的经历来说明我们的心态是如何影响我们的身体的。她说她有一次想给她的朋友显示她双盘打坐如何好,能盘多久。马上在那天她就只能盘得比往常都要短。她给我解释,此事使她悟到,她想显示自己,而正是这种显示心理导致了相反的效果。一颗想要显示的心是不真不善不忍的。这也反映在她的腿上,腿变得僵硬,在盘腿时很快就痛起来。

我那时虽然从未听到过如此的因果关系和心态这种概念,但能马上接受她的说法。我在第一天就开始体会到,法轮大法不仅仅包含功效显著的功法,而且还有更多的东西——一种深奥的法理和精神上的指导。

不久后我通读了《转法轮》,接着又读了第二遍,因为同修告诉我,这是一本特别的书,它的内涵只有读者在一遍又一遍的通读后才会层层理解。我的经历也正是如此。第一次读的时候,我只理解了一部份:人应该按照“真善忍”的原则生活。从这个原则又衍生出其他道理,如做事时应先想到别人,发现自己的自私并且去掉它,相信神的存在,相信有天理。很多是我不理解的,因为很多概念来源于佛教或道教,或是我不知道的佛教故事。

还有的东西是我当时还不能接受的,比如附体的表现。虽然有我不理解或不能接受的地方,但那种能使我窥探我以前从未听闻过的深奥的因果关系的感觉还是占了上风。在陌生的字里行间里我总能发现“真善忍”是最高天理。这个清晰的认识和与之相结合的积极的力量加深了我对师父的信任。我想认真深入地学习法轮大法了。

我想,这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的“佛性出来了”的时刻,一个深切希望走一条精神修炼之路的时刻:“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转法轮》)

二、修炼初期的美好经历

在修炼初期的两三个月里我最美好的经历就是,我每天的头痛和偏头疼不见了,烟也戒了。

1 每天的头痛和偏头疼发作消失了

我自小就受头痛和偏头疼发作的折磨。第一次偏头疼发作是在我十一或十二岁的时候,很厉害,以至我父母需要叫急救医生。当时我是第一次吞服药片。在随后的岁月里我服用了大量的其它止痛药,以便能抵抗疼痛,继续生存。成年后每隔几年我就遍访专业医生和治疗师。时间长了,什么都不能真正帮上忙,最好的情况也就是通过自然疗法减轻症状。我的头痛病历记载着,在我认识法轮功之前的三个月内只有两天没有头痛。

在公园里第一次接触到法轮功学员后的几个星期里,我勤奋地炼功学法。一天早上醒来,头不痛了。在随后的六个星期里,哪儿都没有痛,就象是人获得新生的一个状态。

这真的很难令人相信,一个有五套简单功法的精神修炼之路竟然有如此大的效果,即便是现代医学都有它的局限性。但是就算是对其他人来说很难理解,有很多学员可以用他们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其健康的改善。

在《转法轮》中讲到:“我们就要把他的身体给以净化,使他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

就在其他学员无病一身轻的时候,我的头还会时不时的痛,但从十一年前起,我已不需要再服用止痛药了,我能忍受发作的头痛,继续工作,等到几个小时后头疼停止为止。

2 戒烟

当我一个星期后把烟戒掉的时候,再一次体会到法轮大法的力量。我从青少年时就开始抽烟, 就是在怀孕的时候也没能把烟戒掉。

我想是在第二遍读《转法轮》的时候,读到第七讲中:

“我们炼功人不是讲净化身体吗?不断的净化身体,不断的向高层次上发展。那你还往身体里头弄,你不和我们正相反吗?另外它也是一种强烈的欲望。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实我告诉大家,他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思想作指导,就想那么戒不太容易。作为一个修炼人,你今天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在这个学习班的场上没有人想到抽烟,你要想戒,保证你能戒,你再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你看书看这一讲,也会起这个作用。”

当我读到这里的时候,正一只手拿着书,另一只手捏着一根烟。我想:“好吧,我明天就戒掉。”第二天早上我坚持我的打算,勉强忍住想抽一根烟的欲望,但是很费力。到中午的时候我已经极度烦躁不安,皮肤发痒,就象是身上有蚂蚁在爬,典型的去烟瘾症状。我没有告诉我的先生我想戒烟。因为从根本上来讲,我自己也不确定我是否对此事是认真的。我还想给自己留一个余地,看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戒烟,所以我没有给他提及此事。

中午的时候我先生问我,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整天心情不好的样子。这时我明白,我必须要做出决定。我坚定地说:“我戒烟了。”在这一瞬间,我所有的紧张情绪都消失了,皮肤也不痒了,一种舒服的感觉笼罩了我,我平静了下来,那是一个美好的状态。

这个经历比早晨醒来不头痛的经历还要深刻,短短几秒钟内就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后来我悟到,这一瞬间关系到对修炼的选择。当我决定符合要求不再污染我的身体时,大法就会发挥并展示给我它的威力。

三、法轮大法对我的意义

十一年过去了,师父传法已经二十周年了。如果不是中共出于嫉妒,害怕失去权力而于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那么这些年法轮功会怎么样呢?我深信会有更多的社会各阶层的人认为法轮功是他们个人生活中和整个社会的无价之宝。

那么法轮功对我意味着什么?这很难用语言来表达。最重要的是,它使我相信神和宇宙天理,相信善的和能圆容一切的东西远远强于恶的和破坏性的东西。

我领悟这些道理越深刻,我的信仰就象金刚一样越来越坚定,越来越不可动摇。反过来讲,我越是能同化这些法理,我的言行举止,一思一念越能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我就越能理解的深刻。

这个信仰改变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炼前截然不同。我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我们痛苦、抑郁、有暴力倾向、心胸狭窄和狂热都是因为我们对宇宙法理的因果关系知道得越来越少,相反的由于无知和无神论使我们不断地背离宇宙法理。把对“真善忍”坚定的信念作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础,我天天努力做到对己对人真诚、宽容、恭敬有礼、有责任心、不自私。我衷心感谢师父。

结束语

无神论的共产邪党向人们灌输只有斗争、竞争和压迫才是重要的,邪党是高于一切的。它把它自己宣称为人民的“神父”,把邪党的原则定为唯一有效的。结果是,在中国人们对在街上被车撞的孩子置之不顾,甚至有人参与摘取活人器官。

直到对法轮功的迫害结束为止,我将继续天天努力让世界知道,这不仅仅是对上千万和平的、善良的好人的迫害,从根本上讲更是一场正邪的斗争。

置身于中国之外的我们也要表态。我们在生活中在社会中应该遵循哪些原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