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兴隆山“法制教育培训班”违法犯罪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我叫张安光,二零零一年在吉林省农业技术培训中心退休。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单位党委书记于治权和上级主管部门——吉林省农委机关党委副书记田园一行,只因我坚持自己的信仰,就非法抄我家,一无所获后,又强行将我劫持到兴隆山的“长春法制教育培训班”——即洗脑班迫害

这个洗脑班从外面看共四层楼,每个窗户上都钉有铁栅栏,每层楼梯口都有上了锁的铁拉门,有人上下楼时才开锁通行。全楼可容纳四百多名学员,已转化的学员几个人一个房间,不转化的一个人一个房间,不准随便出入,不准与其他学员接触,交谈,不许上公共场所、运动场、食堂等学员多的地方,为避免和其他学员接触,他们让食堂服务员把饭直接送到房间,就连上卫生间都要报告,得到允许后也只能一个人一个人的去。白天集中在大教室”上课”,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听污蔑大法的文章。晚上强迫学员写体会。并且要求学员背墙上贴的室内规定,统一穿和犯人一样的服装。夜间每层楼由两人看守,每半小时巡逻一次,监督不准学员看书炼功,这里的学员完全没有人身自由,象犯人一样被拘禁起来,这是什么培训班?整个一个禁闭室,看守所。

我刚被关进去时,一男性人员让我换统一的服装,背墙上贴的室规。我说:“我没犯法,我不是犯人,我不应被关在这里,这里的衣服我不穿,室规不背,课不上,录像不看不听,心得不写,连这里的饭我都不吃,这里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待的地方,连这个培训班都应该撤销。”他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第二天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开始,他貌似有礼,说:培训班有个惯例,刚进来的学员要和人员一对一结对子,谈心,交流思想。我想大法学员的思想不隐晦,我也正想和他们交流一下他们不知道的真相,我知道他们这些人员盲目执行上级的命令,他们既是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者,也是受害者,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下场是什么,应该让他们明白迫害真相。

我向他讲了大法教人做好人,能使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对提高民众身心健康有奇效。谈了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谈了中共自编自导的”天安门自焚案”,在2001年8月的联合国会议上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发表声明,指出“是中共当局一手导演的”,“企图以自焚事件为证据诬陷法轮功”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中国代表团面对确凿证据,没有辩解。该声明已在联合国备案。指出“自焚”中的种种破绽及央视的误导。谈了四二五上访不是反政府,朱镕基总理通过和大法学员代表和平对话的方式解决了问题,被国际社会评价为“中国上访史上最理性、平和的上访”。谈及了历次运动的规律:1、先定性;2、大造舆论,用谎言挑起是非,为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制造借口;3、“名正言顺”的大打出手,镇压消灭异己;4、若干年后平反。还谈到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的下场等等,看到他好象听明白了。

第二天早上,他对我说:“我昨晚一夜没睡,以前从未想过这些问题。”“我叫××,家住绿园区……”看他似乎有所醒悟,我劝他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学员了,否则在古今中外所预言的大劫难到来时会被淘汰。

可第四天早上,“和善”的他突然面孔一变,判若两人。他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要再不转化,我能从全楼四百多人中挑出十个人,证明你在某年、某月、某日在何处喊了打倒共产党。”我说:“我没喊。”他说:“我知道你没喊,可我能用这十人证明你喊了,你信不信?”又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看到我仍不动摇时,就凶相毕露,一手叉着腰,一手挥动着,大声吼道:“你知道吗?我们领导大笔一挥,两个字(指劳教),就能把你送走!”我义正辞严的正告他:“我修炼的路是我师父安排的,你们领导说了不算。”他二话没说,转身走出门。

第五天,他们通知单位把我送回家。

他们就是这样,用弄虚作假、以势压人、诽谤恐吓、栽赃陷害的手段妄图压服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但是真修弟子在大法中归正自己,他们是动不了的。

两恶人已遭报

吉林省农业技术培训中心邪党委书记于治权于二零零七年死于心脏病急性发作。吉林省农业技术培训中心的上级主管部门——吉林省农委机关邪党委副书记田园二零零七年死于胰腺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