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庭的魔难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我是96年得法的。修炼前,我是一个性情暴躁、说话带脏字、得理不饶人的人,在家里稍有不顺心就不依不饶的和丈夫吵。所以得法后遇到的第一大关,似乎很自然,就是丈夫给我的魔难。

法中修出的善心感动了他们

得法不到一个月,我刚读过一遍《转法轮》,有一天我正在听师父在济南讲法,师父讲到“大根器之人”,说:“刚处理好这个事回家了,往那一坐,来了电话说:你爱人有了外遇了。”听到这儿我笑了,心里想:“会有这样的人吗?”还没来得及往下想,突然家里电话铃响了,我赶忙去接电话,对方说:“你是某某的老婆吗?”我说:“是啊!”她说,你知道吗?你老公外边有外遇,我一听,哈哈的笑起来,心里想:师父的讲法咋那么准呢,是师父考验我的心性呢,不是真的。对方问:“你笑什么,是真的。”接着又讲了很多事。当时总认为是考验我的心性呢,我还是不在乎,也听不進去。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放下电话,坐下来静静的一想可就不行了,脑子里一下子象演电影一样,最近他的一些表现和举动,一幕幕展现在眼前,看来这确实是真的。心里想,我怎么这么傻呢,以前我怎么没有往这儿想,总觉的丈夫是个老实人,不会做那种事。又想到丈夫最近总是找理由和我生气,有一次,为了一点小事竟动手打了我,这是结婚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过去我一大声吵,吓得他直哆嗦,现在……不想则罢,一想就再也收不住了,越想觉得他越坏,越想越觉得他肮脏,再也无法跟他生活,跟他打,跟他离……一个个恶念从心里升起,满肚子怨气,使我全身沸腾,正想的起劲控制不了自己的时候,突然看到床头上放的《转法轮》和录音机,一下子想起自己刚才听到的师父的讲法,我已经是一个修炼的人了,修炼人就得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刚想到这儿突然又翻回来了,心里象刀割一样的痛,脑子里象有两个我,一个是“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好的师父,可以修炼(好象我一生就等这个)可以做个好人”;一个是“不能受屈辱,跟他离婚,要不然以后在同事、同学面前怎么做人,怎么在世上做人”。这时我拿起《转法轮》,一下子就翻到师父的照片,看着慈悲伟大的师父慈祥的看着我,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哭了起来。哭着哭着想起了《转法轮》中的一段法:“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我猛然想到,人来在世上最终的目地是返本归真,不是为了面子、为了一口气去争去斗。师父还讲:“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想到自己今天所遇到的这些魔难,都是有因缘关系,都是自己生生世世做的不好的事,才会有今天的魔难,修炼不就是要把这些债还了吗,又想到自己从结婚后,总是嫌他这不对,那不对,总是看不起他,一吵架就把他骂的狗血喷头……。

虽然自己不知哪一生哪一世欠过他什么,对他做了什么,但这一世也有很多对不起他的地方,想到这心里平静了下来,看着慈悲的师父,心里说:“师父,我一定跟您走,修炼到底。」

定下这一念,一下子就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中,每天到学法小组学法,回家后还接着学,一刻也不放松自己,我已经离不开大法了,那时真的感到是我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刻。真的感到一个人能够得大法是多么的幸运,多么的美好。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婆婆让我给她洗衣服,让我在炉渣灰里搓衣服,醒来后我悟到,修炼不是一帆风顺的,肯定要吃苦,不然怎么能消掉业力,提高心性修炼上去呢。随着学法修炼,自己的修炼状态时好时差,但大法的神奇一样显现出来。

丈夫虽然开始承认了错误,表示今后不再和她来往,可是有一次,我看到丈夫戴着一个金戒指,我问他哪来的,他说是那个人送他的生日礼物,同时又告诉我,她是偷了她丈夫的钱给他买的。我一听,心里很生气,跟他说:“你既然已经不来往了,是他的东西你就不该要,何况她是偷了丈夫的钱买的,如果你是她丈夫你会怎样想呢?”他听后不以为然,说反正是她送我的。过一段时间我看他还戴着,心里并没有生气,想到他虽然没有修炼,但是我通过修炼知道他这样做对他不好,有得有失的法理恒定着一切生命。于是严厉的说:“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戴着这个戒指。”第二天,我下班回来,丈夫问我:“是不是你拿了我的戒指?”我说:“戒指戴在你手上,我怎么能拿。”他看出我真没拿,就自言自语的说:“奇怪了,戴在手上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呢,掉在地上也会有响声啊。”我一听心里很高兴,真的感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师父知道弟子这一念不是为自己,是为他的。

师父看到弟子的修炼中心性的提高,就不断的加大我的容量,一层一层扒下那些不好的东西,每次要过的关都是不刺激到心灵不算数。

有一天我骑车上街。忽然看到很象丈夫外遇的那个女人,正朝丈夫的工作单位走,心想,我是炼功人,就是找他我也不动心,要做到忍。晚上回家在院门口碰到一个邻居说,你家老公今天和一个女的,梳的什么头,穿着什么衣服,一块在那买自行车。说的就是我看到的那个人。回家一看丈夫果然买回一辆自行车。这一下守不住心性了,一下子就炸了,冲着丈夫大吵一顿,心里那个委屈,心想这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没完没了啦!

晚上到学法小组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等到学完法,一肚子委屈一下没有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有人说:走在马路上,谁踢我一脚,也没人认识我,这我能做到忍。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那时候悟性差,不知怎么修,只知道自己今天这件事没做到忍,事后知道这一关是让自己去掉那个爱面子的心。

98年的一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那个女人的丈夫打来的,他开口就把我抱怨一顿说:“你不看好你丈夫,让他勾引我老婆……”他一边骂一边说 “我找黑社会把你丈夫打个残废”等等,听了他一顿呵斥,我刚想和他辩论,突然心里一阵酸楚,感到他很可怜,我有师父有大法遇到这种事情我能在法中解开这个心结,而他只是一个常人,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接受不了,常人都是在情中煎熬着。我没有跟他辩解,平和的对他说,某某,看到你这样生气,我觉得很对不起你,虽然是我丈夫伤害了你,但也有我的责任,我也是一个受害者,但我没有想到,在这件事情中,还有一个和我同样受伤害的人,你放心,今后我一定把这件事处理好,不能再让你受到伤害。

当时我觉得我说出的每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对方也感觉到了,“大姐,你的老公真不配有你这样的老婆,他真的不配。”放下电话,心里很内疚。师父让我们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遇事先考虑别人,可是我总抱着今天没修好,明天修好,总在自己的小圈圈里打转。甚至有时还想,这几天他怎么不出去了,挺安份,他不做坏事,还不能给我德了呢,潜意识中一种求心,这是一颗多么自私的心啊,没为他想,他这样做会自己造业失德,还伤害别人。

这时丈夫回来了,我把刚来的电话说了一遍,然后平心静气的跟他谈了谈,在谈话中,我没有想到为了自己如何如何,而是讲他做这事结果会怎么样,那人的丈夫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他听完没吱声,但是我能看到他被感动了,被触动了,是我在大法中修出的那种善,真正为别人的心感动了他,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听到他和那女人有什么来往。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从家庭魔难中彻底走出来

2000年,因我去北京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回家后共产邪灵及另外空间的烂鬼操纵着丈夫给我制造了许多魔难,那时时常感到头顶上好象有什么东西压着,眼皮抬不起来,真有喘不出气的感觉。当时身体消着业,上班非常累,丈夫常常不在家,别说做饭,回家连棵菜都没有。不能说,一说就要大骂一顿,晚上炼功,开始是骂,骂困了就睡,等我炼完功他醒来,立刻电视开到最大声,你想睡没门。那时候,不管多大的压力和难,我的心一直是坚信师父,坚信法。我想起了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和历史上很多修炼故事,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既然我选择了修炼,我就一定不放弃”

有一天晚上,因为炼功,丈夫又骂了一宿,几乎一宿没合眼,丈夫原本是一个很憨厚的人,以前从不会骂人,可现在骂起来象泼妇一样,骂出的声音和嘴形都对不上,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从明慧网交流文章中,才知道是被另外空间邪恶操控的。

第二天上班,坐在那儿,一肚子委屈,我怎么找了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修炼,我会让他这样骂吗?唉,做个好人怎么就那么难,心里一阵的酸楚,不由得哭了起来,真的感到象走到了尽头,往前边迈一步都难。这时,有个同事过来看见我在掉泪,问怎么了,不问还好,她一问,我一下子控制不住,抽泣了起来。同事知道,丈夫因为我炼功常常和我生气,气愤的说:“是不是为了炼功,炼功怎么了,又没做坏事,做个好人有罪吗?我去找他!”同事一直对大法有正念,她也常按照我给她讲的一些大法法理去做事。第二天一上班,她急匆匆的找到了我:“我昨天晚上为你哭了一宿,你看我眼睛现在还肿着。”我一看真是,两眼红肿肿的,我说怎么了。她说昨晚做了一个梦,梦中天黑黑的,乌云翻滚,整个天就象要掉下来一样,一阵电闪雷鸣后,下起来大雨,这时我看到你站在一个大船上,拿着一本好大好大的书,打着一个小伞,雨下的那么大,却一点也没有淋湿你。大船缓缓的开走了,你看着我,眼神里告诉我你要走了,我站岸边,大声喊着你的名字,某某,回来吧,不会总这样的,会好的,我哭啊,哭着,同时我旁边还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也往船的方向一扑一扑的。似乎很想把你抓回来。同事一边说着一边哭,听她讲着,我也激动的哭,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怕弟子走不过去,借同事的梦点化我。当时在自己层次悟到,你已登上法船了,有师父的慈悲呵护,狂风暴雨都不会淋湿你,法船启航了,弟子只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在正法修炼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这时,2000年师父新经文《心自明》发表了。师父的新经文象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心,放下人的执着从人中走出来才能跟着师父走,想到这些,我感到全身通透,身体高大,坚定的心如磐石,同时还悟到,同事讲到了那梦中黑乎乎的东西,就是操纵丈夫给我制造魔难,妄图消减我修炼的意志,达到最后放弃修炼为目地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

从那以后,我学法更加精進,不管下班多晚多累,也要坚持学法,每天最少看一讲《转法轮》,早晨炼功。怕影响丈夫睡觉,冬天再冷也要到厨房去炼。有一天晚上洗完衣服10点多了,心里想,我还没学法呢,虽然这时很困很累,但要学法的念头一出,顿时感到身上一阵炙热,热过之后,困累的症状一下子消失了,全身一阵轻松。我的心无比激动,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弟子,捧起《转法轮》认认真真的学了起来,心里什么也想不起来,大法的每个字都能看進去,眼睛看着哪个字,哪个字上就有一个亮晶晶的圆点,有时我感到刺眼,身体每个细胞在跳动,整个身体总是热,被能量包裹着,静心学法真的是那样的美妙,那样美好,心里对师父的感激,用尽人类的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

修炼中,时刻感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同时也感到自己是个不争气的弟子,在遇到关与难时,总是不能在法理上提高上来,总是在一件事上修来修去的,师父看到这一点,总是巧妙安排使自己在法上提高上来。比如有一次,几个同修在一起开交流会,一个同修谈论她近期学法的一些体会,她背了《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的一段法:“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因为在另外的空间一切都是有生命的,业也是一样。当人要修炼正法时,就要消业。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同修说,通过学法使她认识到,当跟家人发生矛盾气的不行,当别人为了什么事给你几句难听话,让你堵心的时候,那个气那个堵心的东西就是业,因为我们要修正法,要消灭它了,它就不干了。她讲了很多,因为我还要上班,我就提前走了。在路上,我正想着同修背的那段法,心想平时学法对这段法印象怎么没那么深呢,想着想着,突然看到丈夫在桥头上正和一个女的说话,因为当时萨斯病,丈夫在单位二十多天没回家,平时经常听人说,他和那个人如何如何,当时一下子气上头来,象有块东西堵在嗓子眼上。

这时丈夫也看到了我,我一扭头也没理他,骑着自行车就走了,心里想刚回家就弄这个事!越想越气,越觉的堵的慌,正想的起劲,突然师父的那段话响在耳边,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显现在脑子里,同时想着同修在交流中谈的那些体会,猛然悟到,这个气,这个堵不是业力导致的吗,是不好的东西吗?我要修正法,它就来干扰了,我干么还要它呢,这样一想,刷一下子嗓子眼通气了,那块东西瞬间没有了,这时丈夫打来电话,你怎么不理我,是不是因为我和那个人说话,我买菜路上碰上说几句话……我平静的说,没什么,是我刚才着急上班,没跟你打招呼,对不起。

一场将要起的风波消失了,如果没有这次交流会,遇到这事自己不定多长时间才能过去,通过这件事也让自己看到在对待丈夫这件事上还有很多心没有放下,还有没修去的心,比如自己经常在思想中对他产生很多不好的想法,总是看不上他,认为他已经是个不可救药的人,时间长了就形成一种记恨心,通过学法,认识到这些不好的想法在另外空间都是有生命的,所以在修炼中就会遇到难,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所以在今后的修炼中,按照大法的要求,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提高上来,才能跟上正法的進程。

正法修炼中,师父不断的发表新经文,告诉我们在这场迫害中,旧势力给每个人安排了一套它们的机制,回想几年的修炼中,自己一直在按照旧势力的机制走,它们利用丈夫不好的思想和自己没修去的心,操纵着丈夫给我制造魔难,几年来一直在他身上修来修去的,由于自己学法不扎实,悟性差,没有从心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忘记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因此使旧势力钻空子。

2007年的一天我上街买菜,突然看到马路对过丈夫和一个女的又说又笑骑车往前走,看样子不象一般同事的关系,心想今天这情景让我看到了也不是偶然的,这么多年他弄这事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踪他,这次让我亲自看到了,那我就看个究竟吧,他们在前边走,我在后边,一直跟到菜市上,两个人你争我抢买了些东西,我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的举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身体抖动着,嗓子眼发干,就这样一直从菜市场跟到那个人的家,两个人说说笑笑進了屋。过去对剜心透骨这几个字只认识到表面的词意,而今天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什么是“剜心透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出现了一句话: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它。这句话一下子使我的心里好了很多,嗓子眼干,身体的抖动渐渐的往下消。可是回到家这个思想又翻回来了,十几年他做的一些事和自己所承受的历历在目,这次一定要跟他离婚。想到离婚,简直一分钟都不愿再看见他,十几天里法学不進去,功炼不了,旧势力不断的往脑子里打進思想业,一直在“离婚”,“不离婚”的问题上徘徊着,这时也知道自己不在法上,可就是无法挣脱出来,渐渐的感到身体周围被一种物质包裹着,头顶压的非常难受,眼睛看东西模糊,心里那个苦无法形容。这时我想到师父,捧着《转法轮》看师父的法像,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又让您操心了,弟子不知怎么办了,请师父点化点化弟子吧”

这天下班,刚到家一个同修打来电话说一会儿来我家。同修来后我顾不得问同修找我什么事,一股脑的把我的苦诉说出来。我说这次我一定要跟他离婚。她听后马上说,你不能离婚,你跟他离婚会害了他,同时害了那个人。师父让我们救度众生来了,怎么连身边的人都救不了呢,她讲了很多,现在也想不起来了。但当时听她讲的每一句话象一把把剑一样,穿透了我的心,身体每个细胞都有感觉,消去了我思想上很多不好的想法和人的观念,身体象被清洗了一样。渐渐的我的思维回到了法中。是啊,师父在讲法中已告诉我们,“7.20”以后就没有给大法弟子安排关和难,这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承认它。这时我呆呆的看着同修,怎么同修说的话正好是我应该悟到的呢?忽然我想起来了今天早上求师父了,现在是师父借同修的嘴来点化我。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时感到身体轻松多了,眼睛也不模糊了,心里无比激动。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现在悟到这些物质都是由于当时自己的一念不正,没有在法上,遇到问题时。总把“我”字摆在前边,我受伤害了,我痛苦的承受了,一切都是为私为我的心,所以招来了那些不好的物质。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我刚才讲宇宙的结构,目地是告诉你各个层次各种生命对你思想干扰的来源。我告诉大家,真正的你自己在把握着,但是力量不够,甚至无能为力,因为宇宙旧势力远远的更大,你又被三界的反理埋着,所以就得师父看着你、帮助你,把握着这一切。”十几年的修炼中深深感到,没有师父,我走不到今天,我也活不到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一次次把自己从痛苦的挣扎中解脱出来,想到此常常泪流满面,从心底涌出无比幸福的感觉,只想告诉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我是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有师父。

随着自己学法修心,不断的提高,渐渐发现丈夫也有所改变。丈夫是在邪党部门工作,单位里和周围环境都是邪党那一套,所以从不让说修炼的事,最近一次跟他用法理讲道理时,他能听進去了,也能跟他沟通了。过去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到实修,才形成我和他之间的间隔,今后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真正做到学法实修,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美好与善去化解这个间隔,真正的把这个生命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