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做好人 武汉李国华遭中共迫害十几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原武汉铁道部第四勘测设计院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遭铁四院的各级组织人员构陷,多次送洗脑班,二零零三年六月,李国华被冤判七年,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和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回到家。之后,又多次遭武昌洗脑班迫害。

李国华,一九六七年出生,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李国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毕业,原在武汉铁道部第四勘测设计院工作(简称“铁四院”,现中国铁建第四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李国华马上戒掉了抽烟喝酒的不良习惯,在单位是一个好职工、好干部,在家庭是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在社会是一个好公民。

一.“铁四院”不法人员构陷法轮功学员李国华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铁四院的各级组织的领导找李国华谈话,逼其放弃修炼,写“揭批”材料、交大法书籍等。李国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不动摇,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被铁四院免去李国华铁四院图文中心办公室主任的职位,同年四月,铁四院人员强迫李国华在法轮功与共产(邪)党之间做选择,李国华选择了法轮功,铁四院要求李国华写退党申请,李国华马上写了退党申请,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九日,铁四院下文批准了李国华退党申请,另外安排了工作。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间,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受到了很多不公正的对待。首先是很多人被要求不能与李国华接近;其次是工资、待遇下降;再三是定期有人找李国华谈话,一个是铁四院公安处、一个是铁四院图文中心的人等等。二零零二年二月,中共邪党要开“两会”,铁四院要求二十四小时的监控法轮功学员李国华,铁四院图文中心就安排其办公室主任与李国华出差,等“两会”开完后,才允许回武汉。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凌晨,铁四院公安处的李姓科长等二人与武昌杨园街派出所的吴姓副所长、靳探长一共四人闯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家,把李国华绑架到杨园街派出所滞留室,当时还有一名武汉铁路分局武北工务段的叫姜望仙的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在铁四院招待所四楼,杨园街派出所办了一个洗脑班,关押了五名法轮功学员:铁四院的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武北工务段的法轮功学员姜望仙、张琼、武汉铁路分局武北机务段的危姓法轮功学员、铁道部武汉工程机械厂的高姓学员。每天的伙食是五元钱,上午一元,中午、晚上各两元。收费是每天一百元。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非法关押十一天,抢劫人民币一千一百元。

二零零一年,铁四院要精简机构与人员,要裁人。李国华在强大的压力与不公中,被迫选择了买断工龄回家,时间是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铁四院图文中心的主任王云昌与邪党书记、教导员吴巧云上午来到李国华家,要求李国华到铁四院去一下。当时,李国华就与他们说:我已与铁四院没有关系了,你们找我干什么?他俩说:铁四院的领导要求他去一趟,有事找他。李国华没有多想,就去了。

到了铁四院图文中心,铁四院公安处的好几位警察在里面。铁四院图文中心的主任王云昌对李国华说:铁四院花三千元钱送你到湖北省去学习一个月,三千元单位出。李国华马上说:我与铁四院没有关系了,你们凭什么送我到湖北省洗脑班。他们要求李国华配合一下,李国华正念从单位走脱,流离失所。期间,铁四院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家人。

这件事的主要迫害人是:铁四院党委邪党副书记黄林祥、铁四院公安处的孙姓处长、铁四院图文中心主任王云昌、铁四院图文中心邪党书记、教导员吴巧云等。

二.流离失所中的李国华被绑架到武昌区青菱看守所 冤判七年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铁四院迫害的流离失所后,李国华的父母、兄弟、妻子都受到铁四院的威胁。铁四院图文中心主任王永昌受铁四院指使,对李国华的家人进行骚扰。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钟,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临时住所被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分局一科绑架,参与绑架的还有武昌区徐家棚派出所,同时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杜华初。恶人抢劫了李国华私人财物有: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录音机一台,还抢劫了现金二千余元钱,还有大法书籍、资料等。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直接人员有:武昌区公安分局一科胡姓副科长(现在臭名昭著的武昌区杨园洗脑班上班)、江姓科员、刚从部队转业的团长张某(现在臭名昭著的武昌区杨园洗脑班上班)等。

在武昌区徐家棚派出所非法审讯了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杜华初、张伟、郭凯、李姓女法轮功学员。当时,公安部驻湖北省专员、湖北省公安厅、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公安分局的不法人员,走马灯式的,又是摄像、又是照相、又是问话的,把此事当成了一个大案、要案而瞎折腾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钟才离开。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凌晨,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杜华初、张伟、郭凯被绑架到了武昌区青菱看守所。

一大早,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里面的在押人员“走过场”(挨打),打了几下,牢头张八斤就说:算了,他是法轮功,不打了。看守所在押犯人张八斤在里面呆了几年时间,听了很多真相,所以对法轮功学员都很照顾,说法轮功学员是好人。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武昌青菱看守所九号监室,一关就是十五个月。武昌区公安分局一科胡姓副科长、江姓科员、刚从部队转业的团长张某等不法人员,多次到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进行非法提审。他们采取欺骗、诱供的卑劣手段,罗列罪名、编造数量等,要李国华承认他们捏造的罪名。胡姓副科长说:顶多三~4年,还可以判缓刑,你放心。

李国华在看守所十五个月中,体重从180~190斤瘦到130斤。二十余平方的牢房经常关二十多人,而且饭经常吃不饱。当时,在看守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新异(非法判刑三年)、彭亮、周肖军(非法判刑四年)、石磊(非法判刑十一年)、杜华初(非法判刑八年)、张伟、郭凯、李国华(非法判刑七年)、冯震(非法判刑七年)等。二零零三年初,李新异告诉李国华,石磊内定十一年,是“六一零”人员告诉李新异的。

二零零三年五月,武昌区检察院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杜华初。同年六月,在武昌区法院非法庭审。同月,在武汉市中级法院公开非法宣判(三个不同的事)五名法轮功学员:李国华(非法判刑七年)、杜华初(非法判刑八年)、江文涛(非法判刑三年)、石磊(非法判刑十一年)、另一名女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审理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不法人员有:审判长黄源峰;审判员张伟;人们陪审员王健;书记员彭夙。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杜华初被绑架到了湖北省洪山监狱。

二零零三年八月一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杜华初被绑架到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迫害。

三.李国华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三年八月一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杜华初被绑架到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继续迫害。中午到达琴断口监狱十七中队(入监队),没有饭吃。首先面对着墙站着,向后退三步,头向墙倒,不让手动,就一直头顶着墙站着。稍微有点动,后面的犯人就动手动脚的打人。

法轮功学员杜华初当天就被恶人打手犯人杨梦祥(湖北武汉人,外号叫歪歪)殴打,随后几天被犯人打手梅建峰(武汉黄陂人)长时间的殴打。当时在入监队,共绑架了九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法轮功学员冯震(武汉武昌,非法判刑七年)、张璟(武汉武昌,非法判刑四年)、全东(湖北枣阳,非法判刑三年)、刘诗静(湖北大悟、非法判刑四年)、朱峰(湖北郧西、非法判刑四年)、陈佑鼎(湖北浠水,非法判刑四年)、周成建(湖北应城,非法判刑三年)、李国华(武汉武昌,非法判刑七年)、杜华初(武汉武昌,非法判刑八年)。

负责非法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是恶警刘文胜(外号叫“牛魔王”,武汉黄陂人),尖嘴猴腮,非常阴险毒辣,不仅要包夹犯人打法轮功学员,自己还经常殴打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入监队被非法关押了十九天后,又被绑架到了监狱的十五中队。中队的指导员狱警宋述云(湖北咸宁人)要求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转化”,李国华坚决不“转化”。李国华在十五中队的严管组呆了三个多月后,才允许分到其它组里干活。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严管组期间,只要有又脏又累的活就是李国华干,回到监舍不许出门、不许睡午觉、晚上九点后才允许睡觉、还要求每天写作业。当时十五中队还非法关押了法轮功学员彭闯(武汉蔡甸,非法判刑七年)、江光祥(湖北鄂州、非法判刑四年)、季协堂(湖北鄂州、非法判刑四年)、王林峰(湖北黄梅、非法判刑三年)、曾建新(湖北武汉、非法判刑二年)。

二零零四年上半年,恶警刘文胜调到十五中队当指导员,满肚子坏水的刘文胜就开始琢磨怎样整法轮功学员了。法轮功学员李国华马上写东西给中队,指名道姓的揭露恶警刘文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恶警刘文胜非常恐慌与生气,气急败坏的要求当时十五中队的队长陈金明(武汉新洲人,中队一把手)开大会批斗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狱警陈金明没有采纳,但还是找碴儿,想关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禁闭。

一天,针对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行动开始了,专门抄李国华的东西进行所谓的检查,其他的人都不检查。法轮功学员彭闯当时的强制劳动是打扫监室的卫生,彭闯当时把很多酒瓶子往地上一放,说:犯人喝酒,你们不管,专门整好人,恶人们一下子把矛头指向了法轮功学员彭闯。狱警陈金明马上组织十五中队的犯人回组讨论,说法轮功学员彭闯扰乱监舍秩序,要关禁闭。法轮功学员季协堂、王林峰、江光祥马上找狱警陈金明与赶来的监区黄姓教导员谈话,要求把法轮功学员彭闯接回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也找狱警陈金明谈话,被挡住了不让见。晚上十点多钟,法轮功学员彭闯接回来。在此期间,恶警刘文胜一直没有出现。

二零零四年夏天的一天上午,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卡车是装摆废铁,天气很热。李国华突然头昏站不住了,马上告诉狱警张绪权。恶警张绪权不让李国华下车,说装完了再说。中午,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头昏起不来了,恶警刘文胜不准李国华呆在监舍,强行要李国华出工,说要想休息,就在医院里开病假条。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二日上午,三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周建武(湖北武汉,非法判刑四年)、胡志刚(湖北鄂州,非法判刑七年)、张庆明(湖北武穴,非法判刑十年)、朱峰(湖北郧西、非法判刑四年),在恶警陈传红的授意下,很多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周建武、胡志刚、张庆明、朱峰等,打得他们头破血流,法轮功学员李国华马上写东西控诉他们的罪行,恶警刘文胜要包夹告诉李国华不要管闲事。

二零零四年底到二零零五年初,监狱要求每个人填写年终总结,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表中的罪名一栏填写的是“无罪”,包夹犯人邓会平气急败坏的在恶警刘文胜告李国华的状,说:李国华的胆子太大了,敢对抗政府、对抗改造,要求恶警刘文胜惩罚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恶警刘文胜要包夹犯人邓会平找机会打李国华。包夹犯人邓会平私下对其他犯人讲:李国华那么大的块头,要是李国华还手的话,我打不赢他。包夹犯人邓会平(武汉黄陂人)、杨昕(湖北武汉人)、吴斌(湖北武汉人)等人,始终没有敢动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手。

二零零五年正月间,恶警刘文胜要包夹犯人邓会平、杨昕、吴斌找李国华谈话,说:如果李国华不转化的话,就送沙洋的监狱。法轮功学员李国华义正辞严地让三个包夹转告恶警刘文胜:送我到北京去都不转化。

二零零四年到二零零五年初,又非法关押进来了几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法轮功学员吴志强(湖北武汉,非法判刑四年)、朱峰(湖北郧西、非法判刑四年)、王玉林(湖北武汉,非法判刑四年)、闵长春(湖北钟祥,非法判刑四年)。恶警刘文胜找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谈话说:李国华你不要影响他们几个新来的,如果有人搞揭批的话,你不要管,否则的话你要吃亏的。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没有理恶警刘文胜那一套。

二零零五年恶警刘文胜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向狱警打报告,把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转到监狱五中队继续迫害。

李国华在十五中队主要强迫劳动的项目有:搓石头、搬钢筋、以及建筑上的小工做的活,和一切脏、累的活。主要强迫的洗脑是:监狱每星期四组织的,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看录像,看转化的人在电视上的讲话,以及减刑的人的亮相,以此来打击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法轮功学员韩善河(湖北蕲春,非法判刑七年)在会场上,坚决抵制监狱的违法行为,当时在场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监狱副政委胡茂华吓坏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搞集体学习了。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到了五中队后,中队的指导员狱警陈勇(湖北黄石人)找李国华谈话,谈完后,狱警陈勇说:你还好啊(恶警刘文胜把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说成是一个很难缠的人、很不好的人)。当时在五队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冶民(湖北黄石,非法判刑三年)、吕睿(湖北武汉,非法判刑三年半)、方隽胜(湖北竹山,非法判刑四年),以及后来来的法轮功学员徐建军(湖北沙市,非法判刑十三年)。在五中队,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基本上不参加奴役劳动。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又被调到二中队进行迫害。二中队的指导员是恶警况敏(湖北武汉人),此恶警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太严重,遭报在家休息了半年(骑摩托车翻车大腿烧伤、擦伤)。当时在二中队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法轮功学员石磊(湖北武汉,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在二中队干活的外来工人给犯人带酒、菜,被监狱抓住。他们为了邀功,告诉狱警说: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石磊在传播经文,有电话、有卡、有Mp3、Mp4、还有DVD等。监狱在五中队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有找到。最后,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又被绑架到一中队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石磊被绑架到十二中队继续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到一中队后,一中队的队长文某某要求李国华参加奴役劳动,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拒绝。当时在一中队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法轮功学员徐建军。

二零零七年三与二十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与另外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湖北省范家台狱警继续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期间,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不到四年的时间,把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调到了五个中队,每个中队的人员都要重新熟悉、了解,环境要重新熟悉、适应。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正告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的狱警们,摒弃中共,“三退”保命,争取有一个好的未来。

四.李国华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中午,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湖北省范家台监狱的狱警李正良带领的两辆大客车、几十名武警、监狱的狱警,还有几辆警车与其他在琴断口监狱受迫害的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一道绑架到了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除衣物外,不允许带任何东西。下午五点钟左右,李国华被绑架到了范家台监狱三监区七分监区继续迫害。还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到了三监区七分监区。

李国华到了三监区七分监区后,当时分监区的八名狱警强行抄法轮功学员们的行李包,强行在衣物上印字,还抢劫了法轮功学员们的私人物品,如:Mp3、Mp4、大法书籍与经文等。

被绑架的二十名法轮功学员是:李国华(湖北武汉,非法判刑七年)、姚晓安(湖北麻城,非法判刑九年)、王业全(湖北红安,非法判刑四年)、张家英(湖北鄂州,非法判刑七年)、张庆明(湖北武穴,非法判刑十年)、黄若虚(湖北武汉,非法判刑八年)、姚永樊(湖北十堰,非法判刑七年半年)、徐国庆(湖北武汉,非法判刑二年)、谢银刚(湖北黄石,非法判刑五年)、朱定敏(湖北谷城,非法判刑七年)、吴明安(湖北麻城,非法判刑三年)、周光雄(湖北武穴,非法判刑三年)、余劲光(湖北咸宁,非法判刑三年)、蔡子东(湖北十堰,非法判刑七年)、钟长奎(湖北浠水,非法判刑三年)、曾宪其(湖北麻城,非法判刑四年)、徐长虹(湖北咸宁,非法判刑三年)、龚华涛(湖北随州,非法判刑八年)、张雨洪(湖北浠水,非法判刑三年)、王玉林(湖北武汉,非法判刑四年)。柳宁(齐齐哈尔,非法判刑五年)是后调入的,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范家台监狱三监区七分监区的狱警有:副教导员兼分监区长:王雄杰(湖北仙桃人);分监区指导员:李明(湖北大冶人);分监区狱警:程皓(湖北天门人)、吴光权(湖北孝感人)、吴青山(湖北荆门人)、曹琳(湖北荆门人)、吴光敏(湖北荆门人)、黎祖林(武汉江夏人)。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所谓分管狱警是:狱警李明,后来是狱警黎祖林;包夹是:张国安(湖北浠水人)、詹满红(湖北红安人),后来先后有近二十名服刑人员包夹了法轮功学员李国华。

当时的包夹服刑人员主要是:强奸犯、抢劫犯、盗窃犯、贩毒犯、杀人犯、诈骗犯等,大部份的包夹服刑人员有吸毒史。

狱警召集包夹开会,布置任务:严格执行互监组制度,要求包夹二十四小时跟着法轮功学员;要求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表现与包夹的减刑奖励挂钩(要求法轮功学员穿号服、戴胸牌、进门打报告、看电视“新闻联播”、写思想汇报等等)…法轮功学员李国华拒绝戴胸牌、进门打报告、写思想汇报等。

二零零七年四月后,监狱开始实施对二十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刚开始是采用写思想报告的方式迫害。不写思想汇报的,不允许看电视、不允许走动、不允许上厕所等等。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坚决不配合。由于李国华坚决不配合,狱警认为李国华是头。那天晚上是狱警吴光敏、程皓值班,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叫到狱警办公室,狱警吴光敏非常嚣张,嘴里在胡说八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说的什么。李国华当时正念十足的说:你是怎么跟我说话的,从来没有人这样跟我讲话。恶警吴光敏傻了,他没有想到李国华会这样与他讲话,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狱警程皓马上打圆场,说:算了,算了。并让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坐,让李国华在办公室上厕所。

李国华的妻子来监狱看望。监狱有两道门,都有武警看门,必须喊“报告”才能出门接见,李国华拒绝喊“报告”,一直僵持到下午,监狱就是不让李国华接见。后来狱警李明找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谈话,说:你配合一下子,不要搞得我为难。他们狱警之间也是乌七八糟的互相看笑话。后来狱警王雄杰与狱警程皓联合起来把狱警李明赶走了,狱警程皓当上了指导员。现在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厉害的恶警就是王雄杰与程皓。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包夹是张国安(湖北浠水人),虽然他不敢对李国华动手,却一味地听狱警的话,真是二十四小时的,只要是眼睛睁开就时刻看着李国华。自己肝炎很重却不听劝告,一味的干着坏事。

还有一次,恶人包夹蔡超无聊要搞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人,李国华马上与他的包夹张国安讲:你告诉蔡超,他要搞的话,现在马上到狱警哪里去,我奉陪。

三监区七分监区的恶警们为了迫害从武汉琴断口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白天包夹紧盯;中午休息时,安排包夹值房班,看着法轮功学员睡;晚上也安排包夹值房班,同样看着法轮功学员睡觉。要求包夹用本子记录法轮功学员几点几分上的厕所,外面还有专职的包夹值班。

在二零零七年五月,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迫害得右眼几乎失明,后来在湖北荆门检查眼睛两次,在劳改医院住院两次。恶警王雄杰、李明等还要李国华绣花,李国华与恶警王雄杰、李明讲过几次,说眼睛不行,他们不听,导致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右眼几乎失明。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沙洋监狱管理局劳改医院住院期间,主治医生是沙洋监狱管理局劳改医院的“杨教授”。此“杨教授”不知给李国华用了什么药物,出院后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右腿就一直不灵活了,走路有点跛。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监狱狱警汤瑞(湖北沙洋人)与恶警王雄杰在监狱里面伙同武汉市武昌区杨园街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人员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参与绑架的人员有:杨园街综治办薛主任等人员、有杨园街派出所的蔡警察、有杨园电力社区的张主任、杨园街协管人员彭玲(女),共九人。在监狱里,狱警汤瑞、王雄杰与蔡警察、张主任、另外一个是杨园街的人员。用了近半小时都没有把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绑架到车子里,恶警王雄杰马上打电话要武警来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李国华没有注意的时候他们五人把李国华推到车子边,李国华马上高喊“法轮大法好”十几声,有一些在监狱里做事的人员看到了这一幕。当李国华被绑架上车的时候,一个班的武警跑过来了。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绑架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五。 李国华七年冤狱后 多次被劫持到杨园洗脑班

1.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中午,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武汉市武昌区杨园街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人员绑架到了臭名昭著的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参与绑架的人员有:杨园街综治办薛主任等人员、有杨园街派出所的蔡警察、有杨园电力社区的张主任、杨园街协管人员彭玲(女)等,共九人。

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在杨园洗脑班非法关押五天后,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午回家。回来以后,杨园街电力社区的不法人员继续迫害李国华。他们采取的方法是,专人在李国华家的门口守着,监视、跟踪李国华。当他们知道李国华在武汉汉口开了一个广告店后,暗中又是照相又是摄像的。杨园街协管人员彭玲调到电力社区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关心为名,多次到李国华开的店里骚扰。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李国华上午九点左右,到了自己在汉口利济东街开的广告店里上班。马上有两个不法人员跟着闯了进来,一个是三十~四十岁的瘦男人,一个是三十多岁的一个高个女人,口里说我们是市局的。瘦男人冲上二楼,马上有一、二十人冲了进来。楼上楼下的乱搜。瘦男人还打了李国华,把李国华的嘴打肿了打出了血。瘦男人可能是公安分局或当地派出所的,不是武汉市公安局的。在李国华店里,他们抢劫了店里的电脑主机一台,联想笔记本电脑一台,以及手机、Mp3、Mp4、优盘等物品,现金二千六百元。

接下来武汉市公安局一帮恶人又到李国华的家里进行抄家、抢劫,抢劫走了硬盘、优盘、卡、光盘、大法书籍、资料等,六千元现金因李国华家人的强烈反对未拿走。此次迫害给法轮功学员李国华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两万余元。广告店也被迫关掉了,给李国华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困难。

2.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中午,法轮功学员李国华被绑架到了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同时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冯震、朱春莲、夏阳、韩淑华、熊伟明。都非法关押在江汉区洗脑班。参加绑架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武汉市公安局的不法人员是:黄晓哲、吴志国、一个女处长等。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武汉市公安局的不法人员是:黄晓哲、吴志国、袁泉等。李国华在江汉区洗脑班五天时间里,不能正常休息、手上戴着手铐。非法审讯采用的手段是:诱供、威胁、放假消息、给你希望让你主动配合他们等,他们没有采取暴力手段非法审讯,而是用软刀子杀人。整个非法审讯过程没有同步录像、录音。

3.又被绑架到杨园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午,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又被绑架到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同时绑架到杨园洗脑班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冯震、韩淑华。在杨园洗脑班,武汉市公安局的不法人员黄晓哲、袁泉,经常来所谓的提审。杨园洗脑班还配合武汉市公安局进行所谓的“转化”。他们后来提审的目的主要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张甦、张伟杰的。

二零一一年六月上旬,武汉市公安局不法人员蔡恒、黄晓哲、袁泉等人到杨园洗脑班,要李国华跟家里打电话,可以办取保候审手续,要押金五万元。李国华说家里没有钱,蔡恒要李国华马上打电话给家人,当时李国华的家人就说没有那么多钱,蔡恒要李国华家人想办法。事后,蔡恒与李国华的家人联系,李国华的家人说现在只有八千元。最后办理取保候审手续时,李国华不符合办理取保候审的条件,武汉市公安局只好对李国华办理了监视居住半年。要求李国华每天到电力社区签到,每星期给武汉市公安局打一个电话、每个月与武汉市公安局的黄晓哲等见一次面。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李国华回家了。

4.武汉市公安局威胁李国华做他们的特务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武汉市公安局不法人员蔡恒等要求李国华做他们的“线人”(特务),李国华一再拒绝。最后,他们威胁李国华,说:你的案子还没有完,你要考虑一下,你自己,你的生意。

二零一一年九月到十月,武汉市公安局不法人员黄晓哲与另一个肖姓警察,两次开车来到李国华的店里,说:马上要开庭了,你要主动一点配合政府。要李国华了解杨园法轮功学员情况,李国华说与他们不熟。李国华最后被他们逼的没有办法,只好违心的说了:武汉市汉阳区的法轮功学员江文涛找过他一次,湖北省浠水的法轮功学员钟长奎给他打过电话。

二零一二年过年前,武汉市公安局不法人员黄晓哲与蔡恒打电话给李国华,要李国华到武汉市公安局去一下,说:张甦的父亲去世了,让你去一下,看看有什么动静,再告诉他们。武汉市公安局不法人员蔡恒要黄晓哲给了李国华五百元钱,说:二百元送礼,三百元车马费,还写了张甦妻子程静的电话,还画他们家的草图。李国华到了张甦家,把五百元钱给了张甦的母亲。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对照大法,今后再也没有做这种肮脏的事了。

二零一二年四月,杨园洗脑班的不法人员冯某某、吕某某打电话李国华的家人,要李国华到杨园洗脑班去一趟,武汉市公安局不法人员黄晓哲到李国华的家里去找李国华,武汉市公安局不法人员蔡恒威胁李国华的家人,要家人把李国华交出来,杨园街电力社区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人员彭玲也到李国华家里找李国华。法轮功学员李国华坚决拒绝所谓的开庭,认为法轮功学员做的任何事都是合理合法的,法轮功学员没有错。

由于迫害,现在法轮功学员李国华的生活处于窘迫的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