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我出生在河北省的一个小城市里,于一九九六年新年前喜得大法,得法时自己十六岁,在一所省重点中学读高一。平时由于住校的原因,只能周末回家时才学法炼功。那时寒暑假是最开心的,可以每天早上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参加集体学法,还可以跟着当时的父母同修、叔叔阿姨同修一起参加洪法活动。那时,我和弟弟最喜欢扛大法旗帜和条幅,每次都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既开心又自豪。那时,由于我们一家四口都修炼大法,家庭环境是我们炼功点最好的,很多同修叔叔、阿姨经常来我家交流。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幸福的时光。

由于家庭环境良好,而且母亲那时由于工作关系,可以购买到正版大法的书籍,每次从外地请到大法书籍的时候,很多本地的同修叔叔、阿姨得到消息就会第一时间到我家来请师父的书。有时,父母上班不在家,他们出门前特别叮嘱我们:如果有同修叔叔、阿姨来请书,一定要按照标价收钱,绝对不可以多收一分,如果他们请的书多,钱带的不够的话,就让他们把书先请回去。当时的情况确实是这样的,每次有新的正版书籍到我家的时候,家里就特别热闹,特别是很多时候有很多叔叔、阿姨从乡下几十里路赶到我家,只为了请师父的一本正版书籍。每次见到他们,虽然很多都是第一次见面,但都是觉得特别亲切。他们有时来的时候计划请两套,但是看到正版书籍,都觉得太珍贵了,很多时候请的书都比计划的要多。因此,有时候就会出现钱没带够的情况。我和弟弟就按照妈妈叮嘱的,让他们先把书请回去,不久后,他们就会把钱带来。几年下来,从没发生过一次收到的钱和被请走的大法书籍有差错的情况。

我们一家四口自从修炼了大法之后,互相督促,我和弟弟冬天早上有时想睡懒觉,父母在这方面经常教导我们,让我们不要偷懒,要做勤劳的小弟子。父母有时候在单位里心性关过的不好,我和弟弟也都从我们的角度,以我们对法的理解跟父母沟通,交流。通过学法、炼功全家都受益良多,妈妈多年的高血压没有了,爸爸的老寒腿也好了,弟弟的后背上有几颗很大的黑色的痣,自从修炼大法以后,也渐渐的淡去没有了。自从我修炼大法之后,师父多次给我净化身体。下面我要详细说的是我一次头发消业的经历。

我十岁的时候得了一种怪病,就是掉头发,每天早上梳头都会掉很多,后来,家人发现这么掉头发不正常的时候,我头顶的头发已经很稀了,于是把头顶的头发剃光了,头顶又开始长了很多脓包,有的脓流出来,结了厚厚的痂,有的是鼓起来的包,一按就疼,当时头发已经长不住了。那时妈妈带我去各个大医院看,医生说是头顶的头发毛囊坏死。我当时各种方法都用过了,妈妈每天用酒精、碘酒给我在头上上药杀菌的时候,我都要疼的哇哇大哭。有时妈妈很惊喜的发现我的头上长出了几根头发,可是用镊子轻轻一提,就连根拔起了,而且我还不觉得疼。由于我的头发被剃光了,为了让别人知道我是个女孩子,我就戴了一顶帽子,帽子上有朵花证明我是女孩子。这顶帽子我戴了两年多,在我上初中前,终于治好了。

学习大法以后,九八年的夏天的一天,我发现我的左脚下结了厚厚的一层痂,象是那种脓流过之后没有擦干净而遗留下来的一样。我用手按也不疼,但是自己想把痂揭下来也揭不下来。我记得自己当时跟家里人说:“你们看,我脚底上也长了厚厚的痂。我前世肯定是个很坏很坏的人,做了很多坏事,不然怎么今生‘头顶长疮(小时候的怪病),脚下流脓’(我们北方用“头顶长疮,脚下流脓”形容这个人坏透了)呢。”家里人也说,幸亏有缘学了大法,师父在帮我消业、还债。脚下的痂,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在给我消业。大概一个多月后,脚上的痂不见了。我知道,师父通过这种方式,让我知道,我生生世世造了太多的业,今生只有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才能不再“头顶长疮,脚下流脓”。

九九年三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我在学校上晚自习,觉得头顶痒痒的,就抓了一下头发,结果一绺头发顺着我的指缝就给带下来了,头发的根部是一层痂状物,当时我心里一紧,想这头发怎么又长不住了,紧接着手又上去摸头发,发现其它地方的头发提不动,但是整个头顶都被一层厚厚的痂给覆盖住了,只有我刚才提下来的那一撮的地方没有痂,仔细一摸,那块头皮上已经长出了新生的短发,摸上去有扎手的感觉。我立刻想到师父讲的:“以前你有过病的地方可能觉的练气功练好了,也可能哪个气功师给看好了,但又从新翻出来了。那是因他没给你治好,只是给你往后推了,还在那个位置上,叫你现在不犯,将来犯。我们都得把它翻出来,都得给你打出去,全部从根上去掉。”(《转法轮》)这是师父把我以前从医院里治好的病从根本上给我去呢。而且慈悲的师父考虑到我是一个女孩子,没有让这层厚厚的痂一下子全部揭下来,而是在后面的几个月里,一点一点的,头顶这层痂就掉光了,每掉一小片痂,这块新生的头皮上肯定是已经长出了新的短短的头发,当新头发长的长一些的时候,又会有一块痂脱落。就这样,当这层痂掉光的时候,我第一次掉痂的那绺头发已经长到原来头发的长度了。我头上的头发虽然参差不齐,但是大家一看就知道我是女孩子,不用再特别戴帽子了,这件事情让我们全家和我们炼功点上的所有人都再一次的看到了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妈妈每次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都对我说:“师父多慈悲啊,给你消业的时候,连你是女孩子都考虑到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每次回忆起来,都深深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关爱。而我只有精進实修,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第一次投稿,回想起这些往事,内心总是不能平静,有不正确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