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和纯净的心态救人 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我是做美发工作的,接触的人很多。我的美发店附近工厂、饭店很多,一般人都上我这理发,美发。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讲了一拨又一拨。我是大法弟子,这就是我的使命。

讲真相前,我都求师父加持。两边饭店的老板娘都说:“谁来你都给人家讲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后来片警知道了,来这里说:“你再讲就抓你。”我不仅不怕,也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我们学大法的都按‘真、善、忍'的原则和要求做的好人,你们为何要迫害好人呢。同时我认真的向内找自己,找到了自己有欢喜心、争斗心、显示心等等。我悟到我有这么多人心,才招来邪恶钻空子,救人一定要用纯净的心态,用正念、用神念还要用智慧和理性。

我经常给亲属们讲真相,一天我带了一些水果来到亲家,见到亲家母,她问我怎么有时间来串门啊?我就开门见山的告诉他们,我是来“讲真相、劝‘三退’”救你们的。我给他们讲了半天真相,告诉他们为什么“三退”保平安。听了后亲家母高兴的说:“你快把我入的团和队给退了吧。”我又问亲家公是不是党员?他说:是。我说那你把它退了吧,用小名、化名都行。他很不高兴,也不搭理我了。于是我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铲除他背后的邪党因素。一边慈悲的继续跟他讲真相。过一会,他说:不就是退党吗?给我起个化名退了吧。

不一会,师父又给我送来四个有缘人,是他儿子的四个同学,是来他家吃烤肉串的。我想也一定要把他们救了。在我给他们讲真相时,亲家母也帮着我,说退了吧,“三退保平安”啊,还说要劝她儿子和儿媳也退了。就这样八个生命都得救了。我感到自己没白来,从心里为他们高兴。也感谢师父的精心安排,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就是跑跑腿、动动嘴。正如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现在我们家的亲属我都劝他们“三退”了。

二零零七年,我在家看孙女。我们小区很大,在外面看孩子的人也多。为了多救人,白天我一边看着孙女一边讲真相、劝三退。在讲真相时我牢记师父的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我经常用第三人称去给常人讲真相。我说:我有个朋友是学法轮功的,这个人特别好,他跟我说,他们师父要求他们做事先考虑别人,大法让他们做真、善、忍的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朋友跟我说:“你有好朋友,你一定告诉他们,现在灾难多,‘三退’保平安,用小名、化名都行,神佛只看人心,退了党、团、队神佛就会保佑你们平安健康的。”一般院里带小孩的我都劝退了。

二零零九年孙女上幼儿园了。我讲真相更有时间了,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我家附近的大街小巷商店、饭店都留下了我的足迹。碰到有缘人,我就这样讲:姐妹(或兄弟)们,我们好象在哪见过,这么面熟,或者说(我们面对面遇见真有缘啊!)你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搭上话了就顺着他们的执著讲真相。若遇见年轻人就和他们说,见面就是缘,阿姨告诉你好事,“三退保平安。”

我给众生讲真相、劝三退都是法中来的智慧。见到人都能很自然的跟他们讲。讲真相不能用人心,要用神念才能救了众生。有一天,我到商店讲真相、劝“三退”,给俩个有缘人刚讲完,就发现旁边坐着俩个便衣警察,帽子上还有个摄像头。当时我正念很足,师父的法立刻反映到我的脑海。“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马上发正念铲除便衣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俩个便衣警察动不了了。

在一次婚宴上,我遇到以前单位的同事,我俩关系不好。可是一想到师父的话,大法弟子没有敌人。他对我不好,我也得对他好,也得救他。给他讲了真相,并且把他和他的爱人及全家都劝退了。他很高兴,也很歉疚,对我说:以前我对你不好,你有好事还想着我,真对不起你。谢谢你,谢谢你。我说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别再提它了。我学大法,修真、善、忍的,对谁都得好。

有一次,我路过一个发廊见他们正收拾准备开业,我就進去了,拉近了感情之后就问他们:有没有人跟你们讲过“三退”啊?他们说:没有。那你们都入过团、队吗?入过。我说:那阿姨帮你们退了吧,你们入团队时被打上了兽的印迹,退了就去掉了,希望你们健康、平安。行啊,行啊。孩子们高兴的说。我还告诉他们心里诚心敬意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工作顺利,生意好,逢凶化吉。就这样,三个小生命得救了。我走了,孩子们用感激的眼神送了我好远好远。

十多年来,我讲真相几乎没有间断过,救人的例子太多了。讲真相、发资料、挂横幅……不论是风雨交加,还是酷暑严寒,不管是白天还是的夜晚我都用师父的“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来鞭策和鼓励自己。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坚定正念,大法处处显神奇

讲真相的过程中,也不是都讲的通的,也有不听的、不理解、不退的,我都慈悲对待他们,和风细雨跟他们讲,跟他们结善缘,为以后同修救他们打下基础。

二零零三年三月,有一天发廊里来了几个恶警,要抓我。我正给顾客烫发。他们進屋就翻书,我不配合他们,心里就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谁也动不了我,我是主佛的弟子,一会看着我的那个人也去翻书了。我悟到,我得走。刚走不远恶警就喊:站住,往哪走?在邻居的帮助下,我从邻居家后门走脱了。恩师又一次保护了弟子。

二零零四年,有一天半夜十多点钟,我突然大口大口的吐血,把口堵上从鼻子出。吐了一阵子,一看垃圾桶有半桶。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师父在讲法中说过:朝闻道,夕可死。通过学法我悟到:这是考验。用人念就过不去,用神念,想过就能过的去。我用很强正念坚定着自己,出了两次血我都没在乎。我想邪恶你不配考验我,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就信师信法。结果我就闯过了这一关。

有一天,我坐同修的摩托车去小组学法,不小心把脚伸到摩托车的车轮里。当时脚尖扭后边去了,停下车后,我自己把脚一扭就过来了。我用正念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五年,我和丈夫骑摩托车去弟弟家串门,回来的路上出了事故,把我撞出五、六米远。等我爬起来到丈夫那一看,他人事不省,脸当时看不出人样来了,围观的人说这人不行了。我说“没事”,心想有师父在管,不会有事的,这也是一大关。到医院醒过来,他说:我借了你大法弟子的光了。我说真是师父救了我们,你快谢谢师父吧。我丈夫九九年“七.二零”后保护大法的书和师父的法像。我讲真相,他也跟着讲大法教的做人的道理,为大法做了不少好事。他虽然不修炼,但他支持我修炼,所以他也得到了师父的护佑。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我的右边身子不好使,腿也没有劲。就象得了半身不遂一样,睡觉不能翻身,老伴和儿子都说让上医院。我说我是修炼人,这不是病,没有事,几天就好了。我想这是旧势力邪恶因素的干扰,不能承认它。通过学法,我真正体悟到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又一次用正念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路的正念走到今天,一切的关和难都是师父给承受了,谢谢师父。二零零九年开始,我与同一楼的同修在一起学法、切磋。学完法,一起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我俩配合挺好的,同修学法学的好,学的扎实,悟性也好,做的也好。我俩通过学法切磋,找出来不少人心和执著心、名利之心、贪心、急心、责怪心、显示心、求名心、欢喜心、还有争斗心。我原来还以为我修炼的挺好的呢!这些人心一定要修下去。我发现自己的空间场隐藏着许多不好的物质,所有这些执著心都来源于一个私字,为私为我,我要彻底修掉这些不好的心,听师父的话,一定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走好最后的路,完成我的使命。

这篇文章我写的很吃力,因我只念了小学二年级。写这个忘那个,也写不好,总问丈夫。丈夫叫我查字典,也查不好,拼音也不太会,查一个字要好半天,写的不好,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恩师慈悲苦度!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