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员:我的修炼机缘与亲身见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一九九七年我在美国的法会上第一次见到师父,而在一九九九年四月的时候,第一次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但是由于悟性不好,当时还在法轮大法和另一法门中徘徊着,一脚在门里,一脚在门外,没有真正走進大法修炼中来,而且也还没有开始学炼五套功法。

在我真正得法之前,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的一个在常人媒体中工作的朋友知道我在看法轮功的书籍与法轮功的资料,于是她让他们的媒体采访了我,问我对法轮功的看法。我回答她们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法轮功是好的。也许是我的那一个善念吧,师父没有因为我一直不悟而放弃我,一直都给我机会,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遇到法轮功学员,告诉我要我修炼法轮功。终于,在二零零四年《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之后,我真正得法了,我开始炼功了,我是大法弟子了。

不久之后,我参与了媒体的工作项目。在二零一零年的时候,由于我在常人中养成的一些不好的心还没有去掉,造成我不愿意再与其它媒体同修在一起,我离开了媒体工作项目。就在那时看到了,RTC平台向大陆讲真相的消息,我觉得这很适合我,于是我很快的参与了進来。我很喜欢这个平台,无论怎么忙,或过心性关时很难过,一上平台心里就会平静下来,就是觉得外面风风雨雨,一到平台就觉得回到家里一样。所以无论在什么魔难中,都想起平台这个家。我几乎整天都在平台上与同修一起学法、交流、打电话。

有一次电话平台上的同修希望我参与主持值班,但是我不敢,要我一个人打电话还行,但是在这么多同修面前做主持,心情就会很紧张。同修一直鼓励我说:你就把他们当作不存在就好了。归根结底还是要去自己爱面子的心,于是我尝试着去做,终于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值班主持当中,克服了自己在很多同修面前打电话会产生的紧张与怕心。

在打电话的过程也有很多的故事,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两个。

在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那天,我接通了一个电话,那边传来很嘈杂的声音,一听声音我就知道他们是广东人,而且人很多,于是我跟那人交谈了起来。对方说他们有七个人,他们是开车出来旅游的。于是我就问那人有无免提扩音可以让大家都听到我的声音吗?那边立刻有个人回答说“我这有”,于是我要了他的电话号码从新打了过去。这样一来七个人就都能听到我跟他们讲真相了。我告诉他们我从哪里打去的电话,他们为什么要三退,为什么三退能保命、保平安等等,但他们说:如果没有别的好处他们不要退,他们只要发达。我说你们不要为共产党背黑锅,要清清白白的才好。如果不退的话就算你们真发达了,你们也没命享受啊!我很耐心的解释,我前后讲了几十分钟,我也跟他们讲了大法真相,最后我说:你看,我整天都在半夜宁可少睡觉都要给你们打电话,告诉你们真相,劝三退,不就是希望你们都能够平安嘛。你们报上来吧,你们有多少党员,多少团员,多少队员,我给你们取名字都退了吧。最后在这通电话中七个人都退了党、团、队。

还有一次打电话过去,对方说他是律师,他问:你在国外多久了?我说二、三十年了。他说:我一直都在国内,而且我是律师,国内的事情我难道不比你更清楚吗?我跟他说:你是律师也不一定就比我清楚,因为国内的真实消息都被封锁了。我又跟他讲了共产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我说:你要去突破网路封锁看看真实消息,多看、多听、多了解,你才能做好一个好律师。现在我先帮你做“三退”好吗?他说:我不会退,但是谢谢你给我这些讯息,我会破网去看的。一个多礼拜后我又打电话给他,问他看得怎么样?他不再吭声了,我说那我帮你做“三退”好吗?他说:好!他得救了。

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小同修平台成立以后,我听了小同修们先学法再打电话,觉得他们很纯净我就很喜欢听他们学法打电话,每天我都去听,我也想要把我们当地的大法小弟子带到平台上打电话,救度众生。我就在家长带小同修到大组学法时把那些小同修组织起来,一起到平台上听其他小同修现场打电话。我们的小同修都很喜欢,也很开心,于是我就每个礼拜一次跟小同修一起学法、打电话。家长们都觉得很好。那些小同修都很主动的要家长同修每个星期都带他们过来参加这项打电话活动。我很高兴,一不小心生出了欢喜心。

不久后的一天,我爸爸的健康出了问题,使我无法再参与小同修平台了。后来我发现这也是因为我的欢喜心造成的这个遗憾,我也感觉到心里很不舒服。我就向内找一定是我哪里有问题才会发生这个干扰。

十二月二日小组学法之后,我爸爸回到家后突然间不自觉发抖,我和妈妈就帮他发正念,背《论语》给他听,他平静下来了,可是发抖越来越严重。到了十二月七日,他整个人就不会动了,就有点处于昏迷状态。我不晓得怎么办就与同修交流。有一位同修说:他主意识不清楚你还是把他送医院吧!于是我就立即通知我哥哥。我哥来了之后很生气,责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告诉他。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不出来他到底有什么病,就是缺氧。第二天我爸变成即使是吸氧也喘不过气来。医生要求要帮他插氧气管,我没答应。医生说若不插管他喘不过气来就会走的。我就跟我爸说:你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你还没有完成你救人的使命,你不能这样就走了。同时我妈一直在旁边背《论语》。此时我爸突然间跟我们讲了一句:“你大声一点,我想听。”这时我爸突然间又能自己吸氧了,稳定下来了。我哥与医生看到这个情景都很惊讶。这时我产生了欢喜心与显示心,就跟他们说:你看修大法的就是这么神奇。他们就没话可说了。一两天之后我爸又吸不了氧了,医生又建议插管。这次我常人的很多亲戚都很急要帮他插管救他。我还是告诉医生说:“不插管,有什么事情我承担一切。”我签了名负责。

这时我的心开始真正放下了,心里很平静,觉得他已经得法了,去留由师父决定,但是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继续发正念。经过很长时间的抢救我爸还是没有起色,又过了两、三个星期,一次医生建议插食管,我跟医生说:人出生跟死都是天定的,他要走或留由上天决定,我不想用插食管这种非自然的方式延续他的生命。医生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因为我爸现在吸氧少同时又吃不了东西,医生判定他是没得救了,就送他到病人最后等待死亡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我和我妈依然坚持着每天帮他发正念,读法给他听。

一个星期之后,也就是二月六日那一天,我爸突然清醒了,对我们说:“我想吃东西”。这时我跟我妈都吓了一跳。他问我们: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们跟他讲了这整个的过程。这时他很清醒的回答我们:“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送我去医院?”原本医生、护士跟我的亲戚都认为我爸的这个反应是“回光返照”,但是我爸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逐渐能够自己吃东西了,也不用靠医院的氧气了。他办理了出院手续,慢慢的已经也能自己活动了。很快,我爸现在已经能够自己正常的生活了,而且还长了两颗乳牙。医生跟我的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玄奥和超常,觉得很神奇,不可思议!他们现在也都很正面的肯定大法了。

在这里我首先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爸从新做好的机会,让他恢复了身体健康。同时我也感谢RTC平台在我爸的这次事件中给我的帮助。每次我只要一上到这个平台我的内心就感到很平静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所以我才能很平稳的用正念走过这个魔难。

以上心得为个人体悟若有不当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