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还红包的医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

红包的故事

我是一个医生。随着社会风气的日益下滑,红包已成为医生职业生涯中一种如影随形的东西。

想当年,红包刚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还有一点良心守着自己,多数奉还给病人。日复一日,随着观念的变化与社会整体道德的下滑,在不拿白不拿的思想影响下,再不拿也影响周围同事拿的顾虑下,在病人你不拿他还不放心的状态下,顺水推舟,随波逐流。不但拿了,渐渐的病人给少了心里还不乐意。情绪与情感开始被红包与利益左右着。而良心渐渐的被淹没在利益之中。为一点小利而乐而忧。但周围人都这样,也就习以为常了。

忽然有一天,我幸运的读到了《转法轮》,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的道德价值,明白了有得必有失的理。红包之于我,忽然变得没有任何的吸引力。《转法轮》让我放下了人难以放下的利益之心,解脱了利益的羁绊,不再为红包影响情绪。我开始还给病人我收到的每一个红包。

解脱了名利的羁绊,我的心又回到了单纯而快乐的状况。以常人的观点看,这人怎么这么傻啊,而法轮大法炼功人在《转法轮》法理的指导下做好人。没有良心煎熬的那份单纯的快乐是利益之中的人体会不到的。那种做好人的快乐,那份来自内心深处的快乐。

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中教我们做一个好人,更要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所以我还要让别人也变好,也得到快乐。所以我在佛法的呵护下,顶着周围巨大的压力,向人们述说着法轮大法让人道德升华,身体健康,心灵快乐的真相,让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至少让人们有点善心面对这些因做好人而遭受迫害与苦难的人们。给良心一个位置,也给他自己的未来积淀福份,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

有时,我会坦然的收下红包,过几天,我会在还红包时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红包成为我劝善的一个契机。我想这也许是红包所承载的真正的使命吧。在红包的收送之间体现了大法修炼者的心灵境界和道德水准。

还有一个故事,是没有红包的红包故事。一天,一个病人家属在手术前虽然与我交流过,并没有送红包。手术前,我面对病人时,病人用非常焦虑不安的眼光盯着我说:“我丈夫给你红包了吗?”为了她安心手术,我以肯定,关心的眼光看着她,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对她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关照你的。病人放心的收回了目光。手术后,她的丈夫给我打电话说:太感谢你了。我并没有送你红包,而我妻子在已经送了红包的安全感中完成了整个手术。

是的,要感谢的是李洪志老师,是李老师让我们做一个时刻为他人着想的人。

孩子的变化

我的孩子自小聪明伶俐,随着社会风气的日益下滑,孩子也在染缸中被污染着。在学校、班级活动中,能躲就躲,怎么偷懒怎么来。小学快毕业时,孩子的班主任老师非常气愤的打来电话说:我知道你们的孩子很聪明,但这样下去是没有出息的,等等。孩子的表现很让老师失望。伶牙俐齿的他与周围同学的关系也处的非常紧张。他说过曾有同学踩他的凳子以发泄愤怒。我当时很茫然,不知如何教育他。

上初中后的他沉溺于计算机网络游戏,成绩急剧下降。初中快毕业时,一次关键的考试前,活蹦乱跳的他病倒了,痛苦的躺在床上,体温高于四十度。既不愿打针也不愿吃药,无奈的接受了我的劝告,开始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后几个小时之内,他的体温一度一度的下降,全身大汗淋漓。第二天,他就精神抖擞的去考试了。过后他对我说,原来在疾病中竟也那么快乐。我知道那是大法的呵护带给一个生命的快乐,而没有一个平常人会在疾病中感受快乐。

得法后的孩子在紧张的高中阶段坚持每天学习《转法轮》,并按书中的要求修炼自己,变化很大。

有一次,他跟我说,他整个高中阶段在学校拖地都是两个拖把一起拖,别人搬凳子(大概是指在学校打扫卫生)是两个一搬,他是四个一搬。有一次,他将拖完地的拖把往水池边一扔就想离开,但想起《转法轮》中说:“一个尖滑人的悟性反而不好,因为过份聪明的人他会干表面的活儿,得到领导、上级的赏识。那真正的活儿不得别人去干吗?那么他就欠了别人的东西;因为他尖,他会来事儿,他可以多得到好处,别人就要多得到坏处;因为他尖,他也不能吃亏,他也不容易吃到亏,那别人就得去吃亏。”(《转法轮》)之后,转身去将拖把冲洗干净,放好。

作为一个家庭条件优越的独生子女,一次两次可以,十天半月也可理解。但三年下来,一如既往,这就不是一个普通生命能做到的。而且,他与同学老师的关系非常融洽。高考前的一次家长会上,班主任老师当着全班同学家长的面说:这样的孩子看着都是高兴的。后来,孩子以全市前十名的成绩考入一所全国重点大学。

与道德日下的社会风气相反,我们在大法中修炼着自己,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好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我们都感受到良心尚在的人对我们人格的尊重与理解。在佛恩的呵护下,我们快乐而健康。感谢李老师,感谢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